窦文涛:商业能把世界变平庸《锵锵三人行》2010年04月02月,何东,孟广美|

窦文涛:商业能把世界变平庸《锵锵三人行》2010年04月02月,何东,孟广美

窦文涛:商业能把世界变平庸《锵锵三人行》2010年04月02月,何东,孟广美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百度网盘下载:窦文涛:商业能把世界变平庸《锵锵三人行》2010年04月02月,何东,孟广美

 

 

 

内容提示:阿Sa郑中基宣布离婚。前有“很傻很天真”,后有“四年瞒结婚”。不到劳燕分飞时,岂知私事变丑闻。阿Sa和郑中基爆出“隐婚4年”消息,着实让人感觉世界荒谬。此事引发的连锁反应,一方面是粉丝们高呼上当:“一个组合骗俺们两次!”艺人的丑闻怎么就那么多呢?原来这一切都是被设计的,丑闻也许有,内幕也许有,但更多是被包装出来吸引眼球的噱头。不管怎么演,艺人都由不得自己,因为他们都是机器上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凤凰卫视4月2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咱们把广美和何东老师请来了,何东老师是娱评界的老戏骨了我看是。

孟广美:大师,大师。

窦文涛:对,但是这个大师,我发现他对娱乐圈,了解的这么底掉。但是呢,让我感到很惊讶,因为本来呢,咱们就说,最近说点你们娱乐圈的事,在香港看着了,这个阿Sa和郑中基泪洒记者会现场。我真就是一个有点与世隔绝,我不太了解。我一看。

何东:特充满同情心。

该如何看阿Sa和郑中基泪洒记者会现场

窦文涛:我觉得这个阿Sa,老实讲,在Twins里边,咱单就形象上来讲,我还有点偏爱阿Sa,我觉得很天真,那么可爱型的。我觉得我说,哎呦,把人逼到这样,结了婚,还不能说,而且听说两个人共居爱巢的时候,开车回家,都得在家里附近绕一个钟头,确定没有人跟踪。

何东:13圈。

窦文涛:13圈是吧,打麻将,才敢回家。我说至于把人逼成这样吗?但是我要听何老师这么一讲,我就觉得很难相信。我觉得就是,黑夜给了你黑色的眼睛,你却用它寻找黑暗吧?

何东:少来这套。

窦文涛:你对这事怎么评论呢?

何东:我看,反正这种事,我就没有什么同情心,或者怜悯这种比较低级的情感。因为什么?我就觉得,所有这些艺人,就是一个大机器上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就是人家改锥这么拧你一下,或者这么拧你一下,就是说,日本有一个摄影家,就是他原来给王志文拍过一张照片,我说很好。后来我就说他,我说你原来是做什么拍照的?他说我是做人物的。但是他说现在很难做,我说怎么很难做?他说所有的艺人都在被包装,拿出一张照片,两个明星的照片,都是模特,这个剪一半,这个剪一半,然后把两张不一样的女的脸拼在一起,他说你看这笑度,那纹路,他说全部被包装出来的。

窦文涛:照他的意思,一切都是设计。广美,你也是圈中人,你感觉呢?

孟广美:我就觉得何老师,真的是,可能真的是去到大师级,他就有太多的阴谋论。对于阿Sa这件事情,我真的就是觉得,这个就是你用你的高知名度,所换来的一个结果,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你不用同情她,其实没有什么好同情的,我也是个艺人。我如果有一天要结婚,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交男朋友也好,我要结婚也好,我不会去隐瞒这些东西。因为我走的不是那种所谓的,我的,会喜欢我的观众,我的粉丝,绝对都是非常理智,他们都觉得说,孟广美你该结婚,你怎么还不结婚?他们担心的是你怎么不结婚,他们永远不会担心说,你怎么交男朋友了?你怎么嫁人呢?你懂我意思吗?因为她是那样子一个所谓玉女,偶像,而且她要永远不老,所以她不可以结婚,她不允许结婚,其实很多粉丝都已经默认知道说他们的关系,但是他们就是不能够接受。

何东:孟广美刚才说了,你知道吗?问题是你接受了这个堂而皇之的高知名度,高道德的那个位置,你别掉下来。现在还有好多明星也是,我多少年没有结婚,就是跟她说的似的,有一次刘德华?

窦文涛:但是没有结婚怎么就是高道德呢?

何东:不是,那些女粉丝就是说,哎呀,就是说,你没有看到,我去采访了,就是比如说我采访的一些,就是超女的那些,前几名的时候,哗就来了,就到凤凰网来了好多人。或者《士兵突击》火了以后,就拿了很多那种礼物,你知道吗?那个眼泪流的,给他照了一张相,我说这人还能结婚吗?就是完全失去自由了。就是你在公司和粉丝这种夹击之下,你就被控制掉了。

孟广美:你别只站在艺人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情,我认识一些小女孩,说小女孩,也不是那么小,都是快奔三的,还没有结婚的女孩。她们跟我说,你有见过某某偶像的艺人吗?我说我见过,那你觉得你对他什么感觉?有时候我可能会说出一些我真实的感觉,然后他们就会觉得,真的吗?好失望啊。然后呢,我就说,我说这些人的好跟不好,跟你真的有这么大的关系吗?最后总结出来的,这些女孩子,无论她们的长相、工作,还是什么东西,她们觉得,只要我继续当你的粉丝,我有朝一日,有机会可以嫁给你,她真的觉得有朝一日,我就有机会,只要你一天不结婚,我真的有机会嫁给你。

窦文涛:会那样吗?

孟广美:当时我也很惊讶,但是后来。

窦文涛:我觉得,我可能是四十几岁的人了吧,我觉得我不能明白,就是很难明白,我现在简单武断的说,我认为理性的思维能力,就是什么呢?能把一件事和一件事分开的能力,非理性的,就是这件事和这件事分不开的这种能力,成分很大。而且你知道,你刚才讲的老虎伍兹,我就说这老虎伍兹一下就撤掉很多广告,就少了上亿的收入。这个事,其实让我有一个联想,我就觉得,现在是宗教也不牛,政治也不牛,商业最牛,Money最牛。然后你知道吗?这个行业,我发现它的本事太大了,它能把整个世界,要照我的词,能变得平庸,就是我说这个平庸是什么意思?你比如说咱过去说做人,有些人,咱们讲特立独行,对吧?我想怎么活我怎么活,或者说道德多元化的世界,比如有些人认为结婚道德,有些人认为结婚不道德。

那么可是你发现没有?在商业面前,这些没有争议,你一旦出了这个事情,你想到没有?这个广告商,对于广告商的这个老板来说,其实他自己并不在乎这个事道德不道德,但是对他来讲,市场就是大多数。那么这个大多数你发现没有?就是说,我发现有这么一个逻辑,就是说,你没有结婚,是吧?总好过结婚。这个结了婚,总好过离婚。然后这个不搞婚外恋,总是好过婚外恋,就是你明白吗?从商业销售的角度来讲,照顾最大多数人的价值观。那么你只能所有的人都装得,你比如说就像他们那天讲,我们说为什么我就觉得这个世界被商业有可能弄的平庸?就是说?

何东:已经弄得平庸。

何东:网络改变造星效果 反面宣传更有效

窦文涛:对,你比如说我们希望他是个高尔夫球手,他是一个好父亲,他是个好丈夫。没有问题,这当然很好,但是我也要说,如果你按照这个标准选拔人才,那最后剩下的人才,可都是?

何东:没有了。

窦文涛:是吗?你觉得?但是像你这么说,更有一重不明白了,就是说,连丑闻都是设计出来的?

何东:现在,我觉得就是说,你比如说我知道的,在内地有很多的,除了艺人待的那个公司,还有很多公关包装公司,很多牌的明星,非常大牌的明星,就是你注意下,有些人在网上,就跟腊肉似的,过去就给挂起来,过去就给挂起来,每年投资几十万给这些公司,然后你必须在一年以内,我这不是阴谋论,给我制造多少起新闻。他也是为了商业,然后有的人,你就看,他演戏演的很好,所有大牌导演都得找他,就跟做一盘大沙拉似的,做一个大泰坦尼克号似的,猪肝我得搁这儿,就是这个人得进来。然后他的粉丝就来了,而且像孟广美说的似的,公司也知道这个事,就是说,他必须按照粉丝的要求,和这个新闻的要求,我去包装他,因为他可能得到商业利益的最大化。正面宣传,现在有反面宣传的快吗?什么犀利哥啊,还有那个叫什么?说把自己说成一个仙女似的,我觉得网络的介入以后,把新闻操作全部都给改了。

窦文涛:这玩意儿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是吗?

何东:你一个博客,我今天,如果孟广美默认一个东西,我回家写篇博文,你看明天,13万点击量。然后各个报纸给我打电话,统统统统,这不是阴谋论。

窦文涛:但是我始终不明白的就是,出坏名对他的事业或者说挣钱有帮助吗?

何东:现在什么叫好名,什么叫坏名?

窦文涛:分不清了。

何东: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

窦文涛:哎呦,聊的高。

被包装 被限制 艺人没法说真话

窦文涛:你看他们找一些资料,说这什么玉女工业,日本起的头。然后呢,我看了看,日本有个最牛的,说是男偶像的制造厂,这个品牌啊,叫杰尼斯,不是吉尼斯,杰尼斯。哎呦,我看看这个杰尼斯,对他男艺员的原则,我有一个感觉,就是说什么联合国人权公约咱们不是签署了嘛,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那些公民的最基本的权利。

何东:还有一个,保护动物公约。

窦文涛:我看以后,是不是后边都得加个括号,就是名人、偶像除外。这他们不算人的,你看看杰尼斯的内部,你要当男偶像,十不原则,不准结婚,不准谈恋爱,在公共场合严禁跟异性走在一起,不准骑摩托车,不准发福,不准不听话,不准收礼物,不准休息,这说的是像有一个什么V6,就是6天连开十一场演唱会,容不得你休息啊。这个违反《劳动法》嘛,对吧?然后不准签名,不准抽烟喝酒。你知道吗?到日本就严格到连签名都是资源,就是比如说他们日本的偶像到台湾演出,随便给本子就签名,哗这身边人就上去了,这个签名要由公司来经营的,你不能随便给人签名。我的天哪,这造出一种非人吧?

何东: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艺人能说真话吗?就针对每一句话。你包括咱们?我最喜欢的偶像,我觉得事最少的,过的日子最安宁的,费德勒你知道吗?每回先拿起一块劳力士,先给戴上了。

窦文涛:就像你,把自家水表带上了。

何东:就是先得把这个表戴上,他马上在哪一分钟,然后他拿那个杯的时候,你肯定拿了大钱了,和窦文涛说的,和她说的就是说,你一切一切的,现在有什么钱做不到的事吗?就是在这个运作之下,那么就是说,我觉得就是没有什么实话了。

窦文涛:我觉得咱从另一个角度讲,我们说不准不准不准不准,我们至少可以知道那肯定是假的,因为人不能不谈恋爱,不能不结婚,不能不跟异性在一起,对吗?那么就是假的,那么就是骗子嘛。但是另一个问题是,怎么就有那么多人愿意受这个骗呢?

何东:刚才孟广美说的高知名度,被人家就是说?有多少?

孟广美:这是一种交换,真的就是一种交换。

窦文涛:怎么交换,交换什么呢?拿什么换什么呢?

孟广美:如果今天我们这么多的观众,有人可以坐在你的位子上面,你告诉他,可不可以遵守这十条?

何东:二十个都可以。

窦文涛:就这么交换。

孟广美:不用去到杰尼斯这些偶像,就是能坐在你现在坐的位子上面,拿这个十条换,真的二十条都换。

窦文涛:对,这是说他有了动机。我的意思是说,比如说我作为观众,我为什么管这事呢?你比如说?咱就说,当然Twins的歌我也没有听过,我也是看她们俩形象。我觉得她结婚没结婚,阿Sa在我眼里,就是个天真少女的形象,对,我可能欣赏这个形象,我管她结婚没结婚?

孟广美:但是一旦她结婚了以后,如果她五年前,她公布说我结婚了,你可能再也不会关注她长得可不可爱,长得天不天真了?

窦文涛:是吗?

孟广美:这是人很微妙的一种心理变化。

何东:我觉得窦文涛,就是观众和粉丝,有两种很奇怪的心理,你知道吗?第一等着你犯错误,我回家吃饭,茶余饭后,或者坐在卫生间,跟老公,家里说,你看,又出事了。

窦文涛:有得聊了。

何东:还有就是他说的,他的标准又设的很高,你不得怎么样怎么样,所以说群众特别好,有时候我也不信,有些人写博客了,你知道吗?我有时候发表点个人意见,比如说对某某某某偶像,发表点意见,你看那底下。

窦文涛:那就不干了。

何东:就把我家祖坟就要给拆了。

窦文涛:哎呀。

何东:拿棺材当劈柴烧了,就能这样,你知道吗?然后他都有一种,就是你说这种心理,很奇怪,第一说,窦文涛出事了吧,他这种笑,是非常的舒坦的,你知道吗?同时又给你一种标准。

孟广美:我觉得你属于那种非常理性的人,我们可能都属于非常理性的人,我们可能从小到大,没有真正去崇拜,或者说迷恋什么偶像。但是可能就是因为现在所有东西商业挂帅,这些偶像被制造出来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被人拿来膜拜,拿来崇拜,拿来当成一个信仰的。所以他们的魔力散发出去之后,你要知道他们那些粉丝,就是说,他的偶像一举一动,你有没有看过李宇春在现场的时候,她的那些粉丝,所有的,对我而言,她的粉丝有很多行为,是真的非常非常的疯狂。但是我告诉你,那个绝对不是做出来的,我相信那个200%绝对不是做出来的。我如果有这样的粉丝,我真的是?我遵守一百条,我也心甘情愿了。就是说你的粉丝愿意为你做所有的事情,你在上海举办一个小小的活动,他千里迢迢从新疆,他从蒙古,坐火车,坐三天两夜的火车去看你。

何东:我告诉你窦文涛,李宇春去年年底在五棵松最大体育馆做了一个演唱会,那是真的,我去了,我往后边一看,那是山,山那种,大连,长春,还有北京的,就是李宇春的真粉丝,就是真崇拜她的,已婚的一个女的,每年给她印一本书,因为我采访了李宇春,我们关系不错,何老师,这次采访的照片,能给我一张嘛,每年出一本书。她跟她丈夫说什么都行,别说这个,说这个就离婚。

窦文涛:说这就离婚?

何东:说这就离婚,少废话,然后我采访李宇春,她说,给我买了一件很高级的黄的背心,T恤,你知道吗?就是说她是真心真意的。

窦文涛:哎呦,我真是跟这粉丝们学习的少啊。

何东:你得出门啊,另外,窦文涛我跟你说件别的事。这个东西在中国,是有传统的,你知道吗?你现在在有些商场,或者药铺旁边,都有一个房子,有很多老年妇女在那儿,前门有一个医师,就跟做法似的,你知道吗?你把手抬起来,底下这些人就把手抬起来,你知道吗?这些东西跟粉丝很有相近之处,他会有一种就是说什么呢?叫偶像催眠。另外有一个事,是我们家门口,前些年有一次刘德华,就是来北京开演唱会,就住在那个楼里。我7点去了一趟,比如我约窦文涛在那儿见面,我说这怎么有好多小孩蠢蠢欲动,这是7点的时候的行为,11点,我从外边回来,你知道吗?四捆人,就把这围起来了,然后警察就来了,因为这点的秩序已经出现问题了。这边就是说还有好多出租汽车,在等着他们,就是替这些孩子的父母在这儿等着他们,然后他们一会儿还得打车回家。到了12点,我就在那儿观察他们,刘德华因为没有露面,这几千名青年在底下就喊,“刘德华,你丫下来”。

何东:在内地只要问女星恋爱、结婚的事 能躲就躲

窦文涛:哎呦,真是,但是我还是不明白。我能理解说崇拜,但是你看咱说美国,美国人这个性观念,一般来说他们讲,美国的高中生,16岁差不多都有过性经验,相当一个比例。那么我不太明白,我可以崇拜他。但是你要崇拜他不跟人上床吗?崇拜她不找男朋友,你崇拜她不结婚吗?

何东:这个文化好象不太一样。

窦文涛:就是一种什么感情呢?

何东:我觉得内地,我采访的女星,只要问到她恋爱和怀孕,或者结婚这些事。

孟广美:能躲就躲。

何东:勃然变色啊,就是脸色进入另一个程序。后来我就想,一个女人,怀孕,谈恋爱,生孩子,这不是很美妙的事吗?把这事藏起来,能藏多久藏多久。

窦文涛:你看我就想起来,早年我爸他们出国的时候,刚刚改革开放,就是那时候我们对外国不了解,出去的时候,要有外事纪律的,都跟你说,比如说教你礼貌,比如说见到外国的女人,第一不能问年龄,第二不能问婚姻,这是人家的隐私。

孟广美:还不能问收入。

窦文涛:不能问收入,这都是在外国人看来,不太礼貌的行为。但是现在看来,人真是要求不一样的,是吗?

孟广美:其实你如果要用这些艺人,所谓把艺人分不同的等级,就是说,我们讲美国好了,他们有那种,就是专门青少年,十几岁小孩看的那种偶像。那些偶像,真的就必须要遵从这些不要谈恋爱,不要结婚,不要抽烟,因为这个是做一个不好的表率,你早恋早婚,然后抽烟、喝酒,骑摩托车,可能都是不好的,造成不好的影响。

窦文涛:所以说一切后头,都有不同人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在作祟,文化不一样。

窦文涛:何老师总结一下最后。

何东: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好多八卦,窦文涛看的,我不看。

窦文涛:谁说的,我也不看。

何东:包括,她天真嘛,她说她自己。我就没有什么感觉,然后就是说,你爱有没有这个事,叫我来做节目,我到网上先去看看去,至于在这种系统以下,我念一段郭德纲的话,做一个结尾。

窦文涛:还带稿来的。

何东:他在博客里自己写的,行内俗谚:艺人的嘴,澡堂的水。其意为不可听不可信,因其无洁净可言。包括很多极亲近的同行,言语中也有三成虚谎,不见得要害人,就是说惯了,不骗人难受。

窦文涛:这个还真的是,我原来跟他们开玩笑,就是说,这个美国什么FBI测谎器,我说你给我弄这个测谎器,你测不到我的,我说真话我才脸红心跳呢,说假话咱都不打结巴的。这也是文化嘛?

何东:为什么窦文涛?别人跟我说的,就是说他做节目,一看就是一个书生,就是看的出来,他不大知道这些阴谋啊,包装啊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如说今天做完节目,如果孟广美出一些钱,或者默认,我去找人去,能把它操作起来。

窦文涛:说什么?

何东:操作起来,在网上突然就出来了一个滔天巨浪,你知道吗?

窦文涛:不是,我不信的关键原因,是因为我觉得一起又一起的事啊,对当事人好像是伤害吧,难道他能觉得是占便宜吗?

孟广美:你别说你不相信,我在这行干那么久了,其实今天何老师的阴谋论,我也不太相信。但是因为我害怕他回去写博客,把我写上,所以我觉得还是?

窦文涛:装作相信?

孟广美:对。

窦文涛:这也是舆论圈霸权主义,是吗?他有话语权,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