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是否已死?《锵锵三人行》2010年04月12日,许鞍华,马家辉,窦文涛|

香港电影是否已死?《锵锵三人行》2010年04月12日,许鞍华,马家辉,窦文涛

香港电影是否已死?《锵锵三人行》2010年04月12日,许鞍华,马家辉,窦文涛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百度网盘下载:香港电影是否已死?《锵锵三人行》2010年04月12日,许鞍华,马家辉,窦文涛

 

 

 

核心提示:黄百鸣在谈到香港电影时表示,他并不认同“香港电影已死”的说法,更认为合拍片的磨合一定会越来越好,“这是一种趋势,也是中国电影市场的一种新形式的发展。”许鞍华、马家辉就香港电影的话题展开讨论。

凤凰卫视4月12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我跟马博士,咱们来会一会许鞍华导演,咱们的香港金像大导演。

马家辉:而且金像大导演,变化多端,现在又有新的作品出来,我可以公开的说,我们许鞍华导演,现在正在拍一部,有可能是色情电影,我不知道内容,因为我只知道电影的名字,我是听说,那个电影名字叫什么,广东话,是什么意思?

窦文涛:有空就炒饭。

马家辉:炒饭在台湾,是台湾的流行用语,时髦用语,是要做爱的意思,他说有空做个爱吧,是这样,所以我一听这个电影名字,我说你怎么搞的,刚拿到奖怎么跑去拍成人电影。

许鞍华:我没有,这个比较轻松的片子。

马家辉:这跟炒饭有关系吗?

窦文涛:炒饭比较轻松。你看大陆现在的流行用语像“我先脱了您随意”,多开放。

马家辉:我还听说大陆流行一句说什么?我先洗澡你洗不洗没关系,好像是这样。

窦文涛:对,而且现在的新女性叫回床率,就说这个男人怎么样,回床率高不高。

马家辉:反而香港这方面,流行用语比较小变化,不像台湾经常有新的用语出来,说炒饭,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香港来来去去都是几十年前那一套。

窦文涛:你说都是几十年前那一套,我倒想起一个题目来,咱们可以聊一聊,尤其是许鞍华导演,您可以聊聊,最近很多人在争论“香港电影已死”,有人考证是1996年,最早《明报月刊》有人写过一个文章,这个“香港电影已死”,前一阵又说什么尔冬升讲“香港电影已死”,但是黄百鸣又出来说,香港电影没死,我不还活着嘛,就等等,反正关于这个话题讨论的比较多,您是经历了香港电影这么多年,您觉得呢?

许鞍华:我觉得其实只是变化很大,我觉得没死了。比如说现在大部分的演员,都是到国内去拍合拍片,合拍片也不能完全叫它是香港片,可是也有香港人参与的嘛,如果是说谈本地题材的戏,就拍得比较少,而且是小规模的,可是还是有人拍,本地市场是不能支撑这些电影的,如果成本低一点就可能,我感觉这个方式还是生存着。

马家辉:不止生存,我感觉到,一直在变化,因为我感觉那个变化,其实应该是往好,在我看来是往好的一方面变,怎么说呢?1997年以前的香港电影,就是香港电影,我觉得1997年以后的香港电影一变就变成说中国的香港电影,不一样了,整个坐标放大了,回归了嘛,香港是中国嘛,中国的香港电影,然后合拍什么,它随着整个香港跟中国的关系来变化,来扩大,以前很多香港的导演,因为市场的关系,只能拍,而且被逼着拍本土的电影,因为回收很快,甚至电影不用拍,我先写一个企划书,导演是许鞍华,演员是窦文涛,已经给卖给南洋,东南亚了。

许鞍华:还没拍就赚钱了。

马家辉:对,然后就乱拍了嘛,坦白讲,所谓香港的,有人从数量来说,所谓香港的黄金年代,比方说80年代,一年拍几百部片。

窦文涛:说那说时候郑裕玲,有一个外号叫郑九组。一天跑九个摄影组。

马家辉:可是我们摊开来看,那些电影是什么电影?90%,95%可能是根本不能看的电影,坦白讲,作为一个比较认真的观众,可是现在我们开始可以期待了,我告诉你可以期待说香港哪些导演,哪些演员,他去大陆,跟哪些制片合作,跟哪些内地的演员合作,我们可以有一个期待,我觉得是完全把香港的游戏放大了,我觉得是好的事情。

马家辉:不仅没有死,我想起贾樟柯一部电影,那个电影好像叫做《世界》,最后一段,男女好像要自杀服毒,结果死不了,两个人醒来之后,女的就问男的,我们死了吗?男的就说还没有,还早呢,我们才刚开始,我觉得香港电影才刚开始,黄金岁月还在前面。

窦文涛:像我们大陆人,为什么我们都爱聊港产电影,因为在我们成长记忆中,那真是有过黄金岁月的。

许鞍华:我觉得,因为他们也老是在讨论为什么香港身份,一定要保留一下香港电影片的特色,可是现在如果我们回去拍八、九十年代的那些喜剧,枪战片我会觉得很旧,因为你的身份其实是不停的在变的,根据那个状态,所以你还是拍,那些所本土电影,受到欢迎的那些东西,你会回到旧的东西,现在可能香港人的想法也不一样了。

窦文涛:怎么不一样了呢,你觉得?

许鞍华:有一个很大的变化,我感觉1997年以前,我也是不停的想着移民的。

窦文涛:移民到哪里?

许鞍华:去美国,去英国,去新家坡,我觉得都可以,问题是我的朋友全都是移民,然后又回来,又走,然后我认识的人都是这样,有能力的人都会移民,我上一代也是移民的嘛,我一直好好的在工作跟生活,可是我从来没想过我会久留的。可是我现在会想我不会走了,因为一个是我年纪大,另外一个我也没有什么理由要走,我就想如果你想着你要留下,跟你想着随时会走,是两个不同的心态,现在我感觉大部分的香港人,是没想到要走,一个是他们会特别安分。另外一个他们会特别激烈,那两个极端都会发生。因为以前香港人的身份跟电影好的地方就是它随时在变,我记得杨昊,开始的时候到嘉禾是个大公司,他就说这个公司好像随时会关门,会走的感觉,因为他们就是没想到长远计划,我所认识的所有香港电影公司,都是没有把这个看得很重要,这个公司,然后只是拍个片就行了,拍了就跑了,像打游击战一样。

窦文涛:所以他们政界都有人说,说香港人过去有成功经验就是香港人从来都跑到那儿去,看那儿有机会,啪,跑到那儿去

窦文涛:我记得我看过你讲过一句话,给我印象很深,她说这个香港是华人的码头,就是历史上,比如说你到外国,你也是在香港住一住,或者有些人在香港住了几年,又回到了内地。但是现在看来这个码头,它也需要一个固定不变,所以就变成,就像你刚才讲的,它找一种什么身份,还是认同感,因为大陆的词叫什么?核心价值观,过去香港的电影感觉就是,我觉得那就是拍什么好,啪,大家就去拍,反映是相当得快。现在反正你看,北京那边聊《十月围城》这部电影,认为是香港电影在新时期找出路的一个很重要的尝试,开始与大陆历史上,甚至是中华民民国的历史上,孙中山,找到一些勾连,但是又能跟它香港本土的一些草根,甚至是一些武侠,这些东西找到一种相结合的点。

马家辉:我觉得说,坦白讲,你刚才说的那些对于香港电影的感觉,我觉得很多是从内地的观点来看的,其实香港一直说对于自己身份的模糊,变化,一直都习以为常,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地方,反而很多内地朋友,就说你看变了,你们香港失去了所谓的本土性,可是站在香港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本土性本来就一直在变嘛,没有说失去嘛,所以不会担心,至于说,你说《十月围城》,比如说跟中国的历史接轨这个,以前香港的电影一直都有吧,而且把香港的观点放进去,我印象最深刻的一部接轨的电影是什么?周星驰的《鹿鼎记》,因为《鹿鼎记》的故事我们都知道嘛,讲反清复明等等的故事,其中当时不断的重复来强调一句话,就说只要老百姓生活的好,我管他谁当皇帝,管他是外国人,还是汉人,还是什么,这种就是香港的观点,放进一个大历史里面。另外我记得好像有一位导演陈嘉上,他好久以前十多年前拍得一部片子叫《精武门》里面也是。

窦文涛:你想李小龙的那些电影。

马家辉:对,日本人里面有好人,华人里面有坏蛋,香港人从来看事情不会黑白分明的,所以我觉得不必太担心香港电影的变化。

许鞍华:对,我觉得现在是自己理一理,理顺了以前什么是好的,比如说那种包容性,各种多元化,再找一些比较基础的核心价值,两个一起就会好了。

窦文涛:其实现在说这个核心价值,大部分背后,还是个商业,比如说人们之所以认为香港电影已死,有人有这种论调,也就是说你六百万的人口,这个小的电影市场,光靠这个市场,而且北望神州,这个诱惑没人能够抵挡,就说明显的票房,多么大的利益在这里面,所以你的价值观上也必须是不是有所认同呢?

许鞍华:因为大家,我觉得除了非常少数的人,人家都是想拍一些戏,完了找生活,赚钱,那你跟大陆合拍也能做这个,你何必一定要拘泥于说,这是一个很有本土意识的香港片,以前本土意识就是因为它只有这个意识,它卖座,能找生活,我觉得问题是怎么样把这个东西做好,而不是想着一个这个身份的问题来拍戏,当然你要认识你的身份,可是我觉得不用拘泥于是不是一个香港的故事。

窦文涛:没有身份,也不是就活不下去,对吧?

许鞍华:而是这个身份变的。

马家辉:身份变这个很重要了,文涛我们想一下,我们倒过来,从香港的人眼光来看中国人的电影,像冯小刚,最近几年一些电影,我觉得好像没有中国身份的,我印象中的中国电影都讲很伟大的理想,讲什么爱国等等,可是我们看到冯小刚一些城市喜剧,比方说《非诚勿扰》等等,我觉得以前这种电影应该是由我们香港人来拍才对,怎么现在中国大陆也处理了很多城市的题材,说活在都市里面,男女什么,男欢女爱,或者说种种很有幽默感的题材,我觉得以前这种非常香港的嘛。后来除了冯小刚的电影,我也看了不少的内地的电影,都是处理的非常港味十足,香港味道,后来我注意到原来看他们幕后工作名单,很多编剧,什么导演都是香港去的,所以说从香港的角度来看,假如内地觉得港片变了,港片已死,我觉得中国片也变了嘛。

窦文涛:变得太大,比如说像是冯小刚的,他很多北方人的这种幽默,这也有文化因素,在香港好像大家不大能懂得笑,也是有个文化的差别,你看当年,脑子里这个港产片,所谓黄金时代的记忆,对于大陆人来讲,有时候对周星驰,比如说也存在误读,就当时他在香港怎么样。但是莫名其妙大陆的大学生突然间就觉得周星驰是文化偶像,所以有的香港影评人就在讲,说你周星驰之前,你们没有看过许冠文,就所谓这种无厘头,不是说周星驰石头里蹦出来的,它是有渊源。

再有一个我觉得大陆的这种印象,比如说当年最早我青春期,性萌动的时候,我记得我是看一个《三笑》港产片,是谁,给我一个小时候的性幻想对象,到后来呢,还有一个什么《巴士奇遇结良缘》,我们知道港裤,那时候我们高中生,就学香港的喇叭裤,绷着屁股,甚至男的穿高跟鞋,从那儿给我们带来的印象,到后来再看就是那个《英雄本色》,吴宇森、周润发,那种热血激荡,甚至到后来来了香港,有些北方人还说,说香港这个地方不讲义气的地方,他们怎么拍了最多的这种哥们义气,兄弟情深的这种电影呢,说真的是没什么拍什么。

马家辉:我经常感觉,不是香港电影退步了,当然香港电影根本没有死,而是中国观众进步了,而且整个中国社会变化了嘛。

窦文涛:有点有点,那个时候我们看香港电影有点像看西洋景。因为是闭关锁国多年,一打开。

马家辉:而且是别忘了全球化的问题,特别在中国大陆,可以到处很容易看到那个翻版光碟,不管全球的艺术片,商业片,什么片,现在的80后,90后的观众都看的,整个眼光,整个视野格局大了,回头再看港片,就觉得没什么,小了,所以港片没有死了,是内地进步了。

窦文涛:所以许鞍华导演,就拍了个更小的《天水围的日与夜》,微观世界。

窦文涛:许导演你看,现在说香港电影金像奖,每年得奖的,好像大陆的演员越来越多,你觉得两地有什么不同吗,在这个演员方面?

许鞍华:我觉得好的演员其实都差不多好吧,不过国内的演员科班训练,台词什么的都比较讲究,比较讲究方法,就是这样。

马家辉:合作的态度了,因为我听过一个说法,就说内地的演员,不太受导演控制的,或者说内地的演员需要分,假如他一看你是他佩服的导演,他就听你的,全部听你的,可是对其他,他不觉得佩服的导演,他完全不听他,甚至倒过来控制导演,有这个说法。

许鞍华:我觉得其实是个人的问题,我觉得在香港有些比较大牌的演员也会,如果他不服那个导演,我觉得不是大陆跟香港的分别吧。

窦文涛:我觉得像当年的冯小刚,冯小刚口出狂言,他说现在这个大陆的演员,还没有一个说是真正有票房号召力的,他指的那种恐怕就是像好莱坞那种,票房巨星,就说因为他演我们就能进电影院,他指的说现在还没有。但是有些人反倒觉得呢,当然大陆演员有大陆演员的魅力,但是这让我想起一个什么呢?他们在聊香港电影的时候,就讲说过去大陆导演虽然也拍城市生活,但是缺乏城市感,但是香港电影它比较拍出城市感,比如说《重庆森林》,甚至像旺角、尖沙咀这些地方,它给你一种城市感,那相应的,咱们说演员,比如说梁朝伟、张曼玉这些会让你想起某种调调,我觉得是不是比如说张爱玲小说里的味道,或者他们有一种这么一种味道,你觉得这个跟香港的这个城市味道是不是很有关系?

许鞍华:这些演员的调子。

窦文涛:是吧,为什么像有很多大陆影迷,他都会很迷梁朝伟,张曼玉觉得他们身上有那么一种魅力,有那么一种味道,我也不好形容是一种什么味道。

马家辉:星味嘛,简单来说就是明星的味道嘛,那个星味是要在城市生活里面,懂得那种生活的仪态,穿同样一件衣服,怎么样个穿法,怎么样个做法,怎么表情法,我觉得可能是城市人不一样。那大陆你刚说的,文涛说的,让我想到说贾樟柯,他以前有一阵子,好像跟冯小刚,我忘记是谁了,假如讲错不好意思啊,有过一些争论吧,争论拍城市电影,我记得贾樟柯讲了一句话说“别装了,我们谁不是农民啊,你以为你拍了城市电影啊,里面都是农民的土气”,好像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说法,就说假如你没有那种成长的城市生活经验,而且很长期的,就算你去拍城市的题材,也很容易来漏底,把底漏了出来,是有这个说法。

窦文涛:但是我注意到最近许导演,好像流露出点黄昏之感,说是我都过六十了,难道我拍电影能拍到九十岁吗?

许鞍华:是啊。

窦文涛:你是觉得什么感觉呢?觉得香港电影?

许鞍华:跟香港电影没关系。

窦文涛:那你现在比如说拍的这个电影,你要不要考虑大陆市场呢?

许鞍华:现在我觉得我个人是这样,就是我觉得我能拍我就拍,有喜欢的题材,如果这个题材不能来大陆,可是老板肯投资那我就拍,我也不是赌气,我是想拍一些我喜欢的,比如要合拍的话,那个题材我不喜欢,我也不会因为有人投资。

窦文涛:票房回报什么的。

许鞍华:对,我是能拍什么我就拍什么,赶快拍这样。

马家辉:有没有一个题材,我听说每一个艺术家,不管是作家,还是导演,到了一个年龄,比方说六十,心中有一部电影,有一个题材你觉得你一定要拍完,你才甘心去的。

许鞍华:我很想拍一些故事是讲香港的历史的。可是没有人投资,比如说香港跟澳门有些古装的时代,比如说有些西班牙装啊,清朝的装,在一起的,我很想拍一拍这种戏,因为我是殖民地的时代长大的人,我很想拍一部这样的电影,可是我就是找不到投资人。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