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货访华了,大家应该知道他什么目的,窦文涛:只有委内瑞拉人会选癌症患者当总统《锵锵三人行》2013年03月08日|

这货访华了,大家应该知道他什么目的,窦文涛:只有委内瑞拉人会选癌症患者当总统《锵锵三人行》2013年03月08日

这货访华了,大家应该知道他什么目的,窦文涛:只有委内瑞拉人会选癌症患者当总统《锵锵三人行》2013年03月08日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内容提示:本期节目主持人窦文涛,嘉宾许子东、马家辉,节目重点:窦文涛:委内瑞拉选美出名但街上全是胖子,只有委内瑞拉人会选癌症患者当总统,查韦斯得民心因其擅于说老百姓的话;许子东:委内瑞拉油价世界最低令我触目惊心,拉丁美洲的“人妖”比泰国还要多,拉丁美洲的民族性与西葡两国有关。

凤凰卫视3月8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委内瑞拉选美出名 但街上全是胖子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是一个大日子,录完了今天的节目,家辉就要给他的女儿过生日。

马家辉:终于20岁了。

窦文涛:对。我对你女儿是很有感情的,就是曾经是我们节目年龄最小的女嘉宾,而且是坐在我大腿上的女嘉宾。

马家辉:对。所以我刚跟文涛说,请有耐性,再等一年,再到明年21岁,我就管不了她了,现在还在我的管下面,所以你现在先不要动。你的女儿不止21了吧?

许子东:不止了。

窦文涛:许老师那个小美女,那我们组里面的男孩子都动心的。

马家辉:也来过的。

窦文涛:但是远在美国,我们也够不着。

马家辉:就是怕你,才把女儿送去美国的是吧。

窦文涛:对,反正今天就是女儿的一个节日,而且是三八妇女节,所以在今天,我们就讲一讲查韦斯。

许子东:这哪和哪啊。今天应该女人吐槽男的,应该集体骂男的,这样的时候。

窦文涛:没有,男的都在捧女的。

马家辉:女人骂男人骂了太多年了,所以应该倒过来,我们在妇女节来骂一下女人。不要谈查韦斯,谈他的老婆。

窦文涛:可以,查韦斯身边的女人。我现在可以给你看看照片,我们有的,你看,这是查韦斯当年坐牢的时候,我说这不太像坐牢,他发动政变,曾经坐过牢。你再看下一个。这是他身边的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呢?我们也不认识。再看,这是好像当选总统。查韦斯到中国。这个人的性格,咱们待会儿再说。我再看下边,卡斯特罗,关系特别好。然后这个是我们记者周轶君从加拉加斯带回来的照片,就是说委内瑞拉首都超市实际货架上没有东西的。你看。然后你再看下边。这个街上的小标语你看,俩小人冲着麦当劳撒尿,这是反美的痕迹,你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你看。

许子东:我们的记者?

窦文涛:这不是。这是我们的记者在街上找到的,他们认为最美的一个,就是我这次通过查韦斯的事,我也算看了一眼委内瑞拉国家的美女情况,我觉得胖子居多,没什么好看的,这跟选美,选美委内瑞拉是非常出名的,环球小姐、世界小姐、委内瑞拉小姐,但是在街上一个都没有,这次看出来,他们那么多人全上街了,没有什么像委内瑞拉小姐这样的美女。

马家辉:美女就不上街了嘛,而且你看我不晓得你是怎么看的,你看图片,图片看你解读,像我刚刚看到一张,好像超级市场货架上面什么都没有的,我感觉真是天堂,大家都有钱去抢购东西,可能是非常有购买欲的地方,都把货品抢光了,买光了。

窦文涛:他们没准还真是有点,顾的这顿,不管下一顿的意思。你看,老是说决定一个国家的情况,大家爱说政治、经济,对吧。其实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气候、地理关系很大。你比方说我们去海边,或者是去热带,好比说去三亚玩,我们同行的朋友总会说,这要是个作家,我得在这包一个房间,我写小说,我过两天我发现,这完全不可能,就像是你知道嘛,人们去海边的时候,有些人总带着本书,想躺在那看书,天知道他看过几页。你知道后来我三亚的朋友讲,说这是醉氧,你发现没有,你真到了这种地方,或者是热带的地方,其实你就懒懒散散,你离你的世界,离什么政治经济很远、很远,你甚至努力想,费脑筋去想,想不下去,你甭说写小说,你什么事都干不了,他们说这就是一种富氧的现象。

许子东:还是冷的地方反而容易思考。

马家辉:海明威离过多次婚 或因性功能障碍

马家辉:那最好的写作的地方就像海明威说,最好是白天给我一个有冷气的书房,去多热的地方,其实都无所谓,你可以躲在有冷气有空调的书房,晚上海明威说,最好晚上要去旁边,我的书房旁边是一个妓女户,左边是一个妓女户。

窦文涛:妓女啊?

马家辉:对,他说可以去放纵一下。因为海明威觉得生理的欲望跟他创作的灵感挂钩的,然后右边是个酒吧,因为你去妓女户,顶多去个几分钟。

窦文涛:那是说你呢吧。

许子东:海明威哦。

窦文涛:海明威是阳痿的,很长一阶段很痛苦的,因为他“战争”的时候受过伤,受过伤就伤到那个神经了,所以他为什么自杀呢?当然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

马家辉:可能是。所以说他结过很多次婚,离婚又结婚,有一个说法,不是他不要老婆,是老婆不要他。

窦文涛:是。

马家辉:嫁给他就觉得哎呀,不行了。

窦文涛:性生活是比较麻烦的。

许子东:作为佐证,上海以前的四马路,就是书店跟妓院最集中的地方。不过这跟查韦斯有什么关系吗?

窦文涛:只有委内瑞拉人会选癌症患者当总统

窦文涛:我就说这个查韦斯,我老觉得这个国家的人,会不会是比较热的地方,他实际有一种虚头巴脑,就是说,我给你读一段这个报道,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是说你是他选举,只有这种地方的人,国民会选一个癌症患者,他不管那么多的,就是他活不了几个月了,但是大家一高兴,一有激情上来,就选他。你看,这就牵扯到包括委内瑞拉在内的拉美政治的一个显著特征。就为什么会出查韦斯,他还特别得人心,因为这个地方的民众有民主热情,却无民主修养,他们毫无耐心,只要生活水平稍有下降,立即上街要政府下台,无视法定程序,一切全凭感觉和一时的冲动,没有人去考虑某项政纲是否符合民族的长远利益,一切以当下的心情和需要为念,这种叫什么?民意如流水。所以在这种民意如流水的情况下,出现这种政治家,就是他应和民意,而且必须是短平快的迎合民意,否则他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

许子东:但是数据说明,他过去10年失业率从百分之二十几降到百分之七点几,他们的委内瑞拉很多民生的数据是的确显示是好的,医院、公共交通,有一条最叫我触目惊心。你知道它的油多少钱吗?我们一公升是9块多人民币,它是0.05美元,折合人民币3毛几分,3毛几的油,你就是一辆大的SUV,我们这里加油1000块人民币,它那里30块。全世界最便宜的油,就是委内瑞拉,比沙特阿拉伯、比科威特都便宜,它的油田都收为国有,你不要笑,这个查韦斯,我对他印象一直不是很好,我现在反省,主要是因为我们看新闻,主要是BBC和CNN。

窦文涛:西方的。

许子东:因为BBC和CNN印象里边,他是一个制造麻烦的人。而且他不大像一个政治家,他有点像一个演员,你知道他开一个电视节目你知道吧?

窦文涛:我知道。我今天正要准备讲一讲这个问题。

许子东:其实不得了,讲得比你还多,每天讲很久,所以给人一个感觉,他不像一个严肃的政治家,但是这次他一去世,第一是他老百姓这么多人对他的怀念,水晶棺材这些先不去讲它。第二,拿出来一大对数据,这些数据就不是脑袋一拍的,是过去十年来,他们中下阶层实实在在得到的。所以我们就是说,我有时候在反省我们真的不要完全被美国宣传机器,这个世界上完全有不同途径在看。

窦文涛:而且有跟美国干的这个人,我觉得就是总体斗争上,其实你知道,南美拉美国家独立跟美国,差不多同时,都是19世纪初期。

许子东:18世纪。

窦文涛:18世纪初期,都是200多年,但是200多年发展下来,差别还是很大的,可是我这里边出传奇,就是说他跟你美国干,就像你刚才说的一样,他还把幸福,其实就是臊美国人呢,把幸福带到美国。你说他们国家油这边便宜,你知道他白送美国两个州的贫苦人民,有两亿桶之多,取暖的油。你说查韦斯就干这事。而且我这才知道,原来委内瑞拉是石油储量第一的,比沙特还高,它石油储量是第一的。

马家辉:所以大家现在特别美国才关注他死掉之后,下来谁来管,谁来管,就直接关乎美国对于石油的控制情况,所以你刚刚说到反美,所以我们注意到,很好玩,他去世以后,他的副手第一句话就是说,是美国人让他的癌症发作的,就把罪名安在美帝上面,他经常用这种戏剧化的方式来反美,我们看拉丁美洲的小说,魔幻写实,觉得蛮好玩的,但是每一个国家的那种做法,包括比方说乌拉圭的总统,是每个月把所有薪水捐出去,他自己住在贫民窟里面,每个月靠多少钱,300块美金来过活的,这样非常戏剧化的,所以拉丁美洲他们的做法是很不一样。

窦文涛:是。其实宣称他们的主义之外,你得注意这些地方,他的民间信仰,他还有这么一个成分。所以你刚才提到一点,作为同行,我最大的兴趣当然还是研究查韦斯的电视节目,你知道这个节目播出很多年了。

许子东:叫《总统!您好!》。

窦文涛:或者叫《你好!总统先生》这个节目当然他自己就是主持人,然后每个星期天上午11点开播,至于播到什么时候,不好说。我就给你讲一个,在2007年9月23号这一天,他这个节目场景选在哪,不像我们在演播厅,很少的,大部分都是工厂、学校、乡村,大型剪彩仪式现场,等等,那天他是选了一个石化中心,在那,下边都是打着小红旗的,他的支持者,那场节目从上午11点开始,最后到晚上的7点10分,在全场观众喊着,纪录、纪录,终于宣告打破了,创造了这个节目有史以来8小时10分钟连续播出的纪录,就可见这个节目的播出时间,平常是没准儿的,他要多长就多长。但是这个东西真的是非常有意思。

许子东:中间也没有什么广告之后见之类的?

窦文涛:广告不允许的。

马家辉:重点在于说第一个收视率比我们高吗?第二,他有这个赞助吗?

窦文涛:我跟你说,收视率比这个赞助的《中国好声音》高不知道多少倍,收视率高达29%,29%的收视率,全国人民真的就去看,因为你不看不行,包括记者也很烦,他好多个小时,但是记者,但他很多国家政策就是那现场决定的,你要是不看,你明天报纸。

许子东:他的“国八条”“国五条”就在谈笑中间就出来了。

窦文涛:几个亿的,他就是主持人,所以我就说它算热带吧,热带国家就全场一弄,咱们花几亿,投资几个亿在这盖一个学校,好不好?大家说好。行,就这么定了。然后甚至有些军事机密,他也不在乎,他的内阁,就是他的最高部委领导不得不坐着飞机去开,因为不开也找不着他,就在那开会,曾经有一次是真的,有一个记者就说,就指着武装部队的那个最高负责人,明天派10个营的部队到哥伦比亚边境,好不好?大家说好,就派去了。他就是这样子执政。

许子东:公开化、透明化。执政为民,这太好了嘛。

马家辉:而且有清楚的记录。我觉得拉丁美洲的人蛮好玩的,非常戏剧化。

窦文涛:就是很戏剧化,他狂欢,他有一种狂欢的味道。

许子东:拉丁美洲的民族性与西葡两国有关

许子东:你知道什么道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西班牙跟葡萄牙人。

窦文涛:有关系,拉丁的。

许子东:你看现在整个拉丁美洲,他们是西班牙语跟葡萄牙语,当初就是他们这个半岛上的两个国家发现的那边,所以他们的民族性完全有关,原来南美洲有民族叫印加帝国,很大、很强,人也很多,秘鲁现在山上,智利还是秘鲁,秘鲁吧,山上还有它的遗迹,印加帝国,被西班牙人几千人就把人家几十万打掉了,后来历史上搞不懂,说西班牙人哪有这么大的力量,后来现在的研究才搞清楚,什么把人家打掉了,他就是把这边的病菌带过去了。

窦文涛:梅毒。

许子东:不是梅毒。

窦文涛:梅毒是这边传过去的。

许子东:天花啦,什么这种祸乱了,因为我们都有抵抗力,随便一个感冒,一个喷嚏,我们都抵抗,可是跑到那边,印第安人纯洁,印加帝国,就几个喷嚏,几百上万的人就死了,一死他们不知道,以为是那个人有神功。

窦文涛:以为是神。

许子东:所以你看北美,你看美国那边,那就是德国、英国的移民,所以作风完全不一样,一直讲到今天,太好玩了。

马家辉:他们那种戏剧化,也有了这样的总统,还有我们以前谈到拉丁美洲都说,有一类人最多了,就是所谓的人妖,第三性。

窦文涛:不是泰国吗?

马家辉:泰国当然多。可是比不上那边,因为第三性从巴西一直阿根廷什么,整个拉丁美洲很多的人妖,你去的,你假如真的好好研究,你不说你研究了图片嘛,可能看到很多都是人妖。还有我知道在美国听一个朋友说过,他跟拉丁美洲来的同学吵架,他说吵完架之后,后来那个对方觉得自己做错了,怎么样道歉呢?是全家人来你家门口来道歉,来送礼。我们经常说敢爱敢恨,我们就从查韦斯,我刚刚不是说了嘛,连他死掉,他的副手也二话不说,把罪名丢在美帝头上。

窦文涛:而且老百姓还真相信。他因为这个还真是。当然香港今天有一个医生说了,说拉丁美洲的首脑确实都是死于癌症,他说但是这一点都不奇怪,因为癌症三个人里死,也就有一个人是因为癌症而死的,癌症是人类现在第一死因,所以他说这个不奇怪,而且他就说,癌症这个玩意儿,就说能不能下毒,下癌症给你,香港医生就说了,不是不可能,但是难度相当高,甚至不是说把癌细胞注射到你体内,你就能得癌症的。

许子东:打一针也没有用的?

窦文涛:哪怕是放射,那还得放射你十年差不多给你弄出一个癌症。

马家辉:那根本不用医生来说,我们看回查韦斯最近几年的照片,你从他40岁以后的照片,突然爆肥,香港是说中间肥胖,他不仅是肥,还是肿的,整个人肿的,还有一个,眼睛是凸出来的,两个眼球凸出来的。

窦文涛:什么问题?

马家辉:表示你身体出了很大的状况。可能肝、可能肾,是表示说我们现在太多的人,突然一些我们中年人最注重健康,一看就是精神病患者,一看就是什么,就看他这种肥肿,眼睛凸出来,通常过不了60岁,真的。

窦文涛:查韦斯得民心因其擅于说老百姓的话

窦文涛:我们这也出一个巫医。

所以这种人有一特点,你知道有些上流社会的人,就很反对查韦斯,你在联合国大会上,你怎么能那么讲话,小布什总统刚讲完话,他就说,魔鬼刚从这走,怪不得我鼻子里全是硫磺味。他说这种,其实这个话,最近郁钧剑聊草根嘛,这个话是很草根的,很委内瑞拉草根的,这种领袖人物,他能得民心,有一个特点,他说老百姓的话,你别看这电视节目八个小时,谈笑风生,又讲笑话,又唱歌,又诗朗诵,他善于讲老百姓的语言。而你要注意,我就觉得像你刚才讲的,这个有些国家,比如说拉丁美洲是不是,其实它民间还是有一种泛神论,万物有神,就像你去过印尼,巴厘岛或者是印度,到处都是神,所以这个人很容易是神,而且你看他讲的这种话,是美国总统是魔鬼,然后魔鬼就有硫磺的气息,硫磺味,这多形象的草根泛神论,然后就是包括现在他把癌症种给我,这像是下蛊,你看咱今天讲科学、医学不可能,但是老百姓一听,这很有道理,这就像是那种下蛊一样,美国把癌症下下来。

许子东:而且他好像也爱读毛主席的书。

窦文涛:他崇拜,他也是激情洋溢,到中国,中国说要不我们给你点贷款吧。中国万岁,就这样。

许子东:几十亿,那一万岁是几十亿。

窦文涛:没错,但是下一站跑到俄罗斯那,跟普京说,我觉得卢布应该成为全世界的货币。

马家辉:所以听起来文涛当时应该去那边跟他来竞选了,打对台,你也会讲话嘛,会草根语言。

窦文涛:我没有他那种巫术。

马家辉:没有,主要我们都知道,刚刚子东说到,他推行的,他的那一套社会主义政策,教育、医疗,失业率低,整个福利提高,还有军方,当时他下台两天48小时,马上跟军方谈判,当然也因为你所说的,会用草根的语言,爱尔兰有做过一个专辑,叫《风暴48小时》,其中谈到一点,就是他的语言,他去跟人家谈判,完全就把人家从黑的说成白的,从反对他支持他,所以他军方还有他懂得利用他的国家的资源,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出英雄了嘛,当然英雄也造时势,整个拉丁美洲。

许子东:很热情、很浪漫,当然背后政治还是很多操作,很多策略,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次去世,人家对他的印象是变好了,这是有一个变化。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