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快递员涉嫌性侵,马未都:大部分送快递的人都不是终身职业,管理难《锵锵三人行》2013年12月26日,李菁,窦文涛|

中通快递员涉嫌性侵,马未都:大部分送快递的人都不是终身职业,管理难《锵锵三人行》2013年12月26日,李菁,窦文涛

中通快递员涉嫌性侵,马未都:大部分送快递的人都不是终身职业,管理难《锵锵三人行》2013年12月26日,李菁,窦文涛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百度网盘下载:中通快递员涉嫌性侵,马未都:大部分送快递的人都不是终身职业,管理难《锵锵三人行》2013年12月26日,李菁,窦文涛

核心提示:11月28日23点15分到11月29日22点多,23个小时。一份圆通快递从武汉到达潍坊开始卸货,同车快递又从潍坊发往东营,家住广饶县大王镇的居民刘兴亮29日收到快递,不足12小时后,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

凤凰卫视12月26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最近你是刚从空气好的地方。

李菁:对。

窦文涛:马先生即将要到空气好的地方去,是吧。

马未都:对。

窦文涛:一个从英国回,一个奔了加拿大,真羡慕你们?

李菁:那你怎么办呢?

窦文涛:我就在这儿与中国人民共存亡。

李菁:我们同事今天给我发了一个,那个在微信上发,说到了河北才知道北京人民多幸福。

窦文涛:我就是石家庄的。

李菁:是吧,然后我就想北京已经这样了,难道河北比我们还差?

窦文涛:其实我对这个雾霾完全无所谓。

李菁:因为你从小就这样是吧。

窦文涛:石家庄从小就这样,但石家庄当时,石家庄人还组织专家来研究过,跟我们那那个地形有关系,就是石家庄它那是个山窝,甚至当年有专家曾经提议过就炸开这个山口,就这个风过不去,最后忽起来又落到我们头上。

李菁:那喜马拉雅山这风吹过来。

窦文涛:所以我从小就灰头土脸,过圣诞节他们不是说那一个段子,说圣诞老人要空投口罩,在中国上空是吧,然后就往下看,看都看不见,说这投哪,就完全太严重了。所以说中国人民经济这么样的发展,好像是很幸福。

李菁:中国人民不容易。

窦文涛:但是实际上也过着,我觉得真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马未都:就是你最害怕的这个事终于来了,因为我们其实在改革初期的时候就有人说不要走那种污染的路子对不对,大家当时就不觉得。后来首先,我第一次觉得恶心是到农村去,到处都是垃圾,河道里,那个脏,就不能容忍,你能想象有多脏它就有多脏,但后来突然你说这雾霾一开始还没觉得什么,等后来知道有一个叫PM2.5的时候开始有点瞎,人家告诉你那东西吸进去永远出不来,这个比较讨厌。我听到这话的时候我才觉得恶心。

李菁:你知道嘛,像我去英国的时候,他们好多人都问我说,他们觉得那个东西是夸张的,就是天天看着拍的白一片,觉得是夸张的,问我说是真的吗?还是说是我们记者为了造成一种宣传效果特意制造的,不是说法门寺突然就消失了,西安那个,拍两张照片,头一张还能看见寺庙,第二张就不见了嘛,说一夜就给它发射走了,大家不也调侃。所以我去的时候他们都问我说,那个是真的是那样,还是说大家就是调侃、夸张?我就说是真的这样,真的很无奈。

窦文涛:英国人应该不陌生啊,他们历史上。

李菁:那问题是人家现在没活那么大岁数。

马未都:对,这代人给忘了,上一代人也这样。

李菁:所以我就没事,我就上人家公园里走一走,我就羡慕,我说咱们高楼大厦可以学人家盖,就是空气你真的是没有办法,你怎么办呢?

窦文涛:上海科研人员专门研究空气质量的科研人员,记者采访他们,他们根本不带口罩。

李菁:没用是吧。

窦文涛:他说我们都这玩意儿,你什么口罩,说口罩,如果口罩能够堵住PM2.5的时候,您那喘气也就困难了,它得多微细,根本就影响你呼吸了,吸不动了就已经。

李菁:所以基本上我们也就是自欺欺人带那么一下,给一个心理安慰是吧。

窦文涛:剧毒工业品污染快递 消费者被毒死

窦文涛:就是自欺欺人,而且就现在简直就是一个有毒的国家,除了雾霾里边含有不知什么之外,你知道咱们也给快递公司做做广告,我给你们看看他们门口,有个快递,就是圆通,这是最近,可能关门了。

马未都:有大事了。

窦文涛:可能关门了,你再看抓了一帮人,这个就是计件的工厂,湖北荆门沙洋的熊兴化工厂,我现在学会一种物质叫氟乙酸甲酯。

李菁:剧毒的是吧。

窦文涛:你看,这是闪动,太不幸了,网购,你说这网购,买双鞋,打开包,愣给死了。

马未都:这东西毒性这么大吗?

窦文涛:这就是沾染的,后来说怎么回事?就说他在一个卡车上,你网购你这双鞋,和他那几个化学桶放在一起了,沾染了,实际到最后发现这一路上,好家伙这玩意儿到快递公司分检的时候就有几个晕过去了。

李菁:那时候已经有了。

窦文涛:就不适,呕吐,就不行了,到这家,打开之后,很快,他老婆也差点不行了,就是说老婆也不舒服了,随后送到医院,老公抢救无效。

李菁:你知道我看这个新闻我第一反应是什么吗?我第一反应以为是那个鞋有问题,因为你知道咱们生产各个环境都充满了这种毒,鞋的胶味。你知道吗,有时候去那个小商场,我都想跟那些工作人员说,我说你们不能再干这行,那个味道全部都是劣质胶水的味道,我也承认我有过一次,就是那个样式好看买了一双鞋,觉得还挺便宜的,买回来真的一个月那个味道都没散掉,给我恶心的,我就干脆给扔了,我就说那个浇水多。

窦文涛:可以跟马云谈一谈。

李菁:我不是网购,我是自己跑到那,所以我看这个新闻我第一反应我说这个鞋,肯定这个胶水太毒了,后来看结果是速递的问题。

窦文涛:氟乙酸甲酯。

马未都:中国人都是靠人家死一个人命来源普及化学知识,上回知道那个东西叫铊是吧。

李菁:铊中毒。

马未都:全是靠这个。你硬是觉得你在家里买个东西突然致死,这事怎么都贴不上,他就生生的发生了,发生以后一调查说这事很正常是吧,经常地去寄这种很混乱的东西。

李菁:这让我们多危险是吧。

马未都:毒快递已成化学武器 监管在哪里

马未都:关键是,如果我接收就这一桶化学的东西我死了我得认着,是不是,你买双鞋,所以老百姓今天就是觉得内心的这种不安定感就特别严重。像这个事理论上讲就这一单是吧。

窦文涛:不止一单。

马未都:他就这一个桶,熏的这些人就是这一个桶,是不是。

窦文涛:坏了一个桶。

马未都:然后我们这么剧毒的东西,他散发出毒气,那你说这都叫化学武器是不是,一熏就死,这不就化学武器,怎么就没有监管,我就很奇怪。

李菁:对,然后我回到家,我从英国回到家一看,圆通速递,我当时还说你们怎么还敢用他,然后给小孩寄了一个圣诞节礼物,然后我就说这个事情跟马老师的感觉一样,就是这么剧毒的东西怎么用社会上的一个车去运它呢?你是不是应该有一个专门的运载化学武器。

马未都:它就是化学武器。

李菁:是应该有一个专门,按我们对社会的管理的一个理解,像这种剧毒的东西不可能交给社会的一个车辆去运,你肯定是要有一个专门的我们经常来路上也看到那种运什么油的车,运什么燃气的车,那都是特殊车辆,挂的拍子也不一样,我觉得这种东西完全是应该一个特殊行业才去应该是有从事资格的。所以我真的是觉得这个快递也太成问题了,而且化工公司也太不靠谱了。

马未都:我认为快递公司特无辜,他就是挣着钱的,对不对,他就是给你送东西的,他也不愿意送这个,是不是,他现在他有的都不知道。

窦文涛:当然你快递公司肯定你是有责任的,就是你有责任的,但是问题在于咱中国人多糙啊,他就问你这是什么东西啊,这有毒吗?计件的人,说没事,我们都寄好几回。

李菁:他是说这个公司找过好几个公司都被拒绝了,就圆通不拒绝,他就这样的就让他们发了。

窦文涛:你不是说你们杂志。

李菁:我们六一儿童节之后的某一天,然后我们一个很著名的一个娱乐记者,就受到了一个快递,打开一看还有一个定时器,还有他查这个单子,就查不到寄单子的人的电话,然后他就给110打电话说有一个炸弹,然后那天我们单位特别壮观,平时没有那么壮观,好几个特警的车就来了,来了然后围的密集,周围人群,就是大家所有撤出办公室。

窦文涛:就引爆吗?

李菁:他要查啊,那个防暴警察就来了。

马未都:他看着是个定时炸弹。

李菁:对,实际上后来打开一看是一个玩具,是一个很不靠谱的一个南京的一个搞创意公司的,说是要给记者维持关系,然后叫儿童节快乐,然后我们偏偏那天又不上班,然后等上班的时候是一个很敏感的,然后大家都很警惕地,然后一排查,但问题是我后来看到我又觉得有问题了。为什么?这个哥们已经被拘留了,因为他在南京发的时候。

马未都:他发了10个。

李菁:不止发了10个,说发了60个,然后在南京就被抓了,然后我说你在南京被抓,说你不赶紧供出你的名单,你把这些排查,他也不说。

窦文涛:说明南京方面警惕性很高啊。

李菁:南京人家也报警了,他发给人家,人家也报警了。

马未都:人家那个本城的收的早,他们收的慢。

窦文涛:60个定时炸弹。

马未都:他们从来没那么受社会关注过,都来了。

李菁:然后我们前台小姑娘就说,那个特警身材特好,忙了半天,后来说你们回来上班吧。

窦文涛:虚惊一场,这叫摆乌龙。

李菁:当然最后也是说快递公司也有问题,就说你们也不查,什么东西也不查你们就送过来了。

窦文涛:但是其实我私下里想,他们查我也挺不乐意的,这次就说,我觉得如何公民隐私和安全之间找到一个平衡,你比方说,要是说按照规定,他要是怀疑,你要打开,你要检查的,可是我又不太愿意我的邮件让快递公司。

马未都:他查也有个问题,你比如说我就寄一个羊绒毛巾,不是毛巾,围巾,我一打开,让他一看,他一看这牌贵。

李菁:你怕他调包了是吧。

马未都:对,好多这问题,这东西没有伤害,但是我也不愿意让你看见,对不对,是不是这意思?

窦文涛:没错。

马未都:你说我寄一个便宜的白毛巾那倒没事,他调不了包,这个人调包,或者他丢了,丢了以后呢,他不愿意赔你,你可能花好几千块钱,他说我赔你几百块。

李菁:我觉得快递这些年来这么繁荣兴盛就是因为它方便,给大家带来很多方便,比如我要给别人送个文件,送个什么,我就不用自己去,自己去一出就一天。但是现在最近接连的出现这些事就发现这个行业暴露出很多很多管理的问题,其实调包也好几次,快递手机什么的。

马未都:因为它这个门槛是最低的。

李菁:对,你只要出点力就可以了。

马未都:竞争惨烈,比如好一点,大一点的公司,顺丰吧,他收费高,但是他服务相对就好很多,因为越大的公司管理成本越高,他的成本就一定高,那么现在这种小的,就是同城的,又特别多,各种公司,有的公司一开始还挺负责的,给你弄个东西,你让他当天送,他当天到,有的一弄突然就好几天。

李菁:前日说那个床垫是两年前买的床垫,两年后才送到。

马未都:那这人还是很有信誉的,就两年后还给你送来。

李菁:两年后才把床垫送到,搞到家里还误会了。

马未都:两年后送过来这是一个误会,但是我觉得在未来我们这个社会中的快递是非常重要的,物流非常重要。

窦文涛:太重要了。

马未都:尤其现在叫网购,就淘宝,好像昨天还是前天,我看报纸上说,是北京地区还是哪,已经是网络销售的总额已经超过了零售额了,那这个就很大了,就是变成了一个,过去是整体物流,比如说这一车菜全运到菜市场去了,对吧,今天这一车菜全打成一个一个包,分发在各个用户,所以他都变成这种零散的,都是游击队,蚂蚁搬家式的,所以这种管理确实很难。再加上大部分送快递的人都不是终身职业,就是这日子找不着工作,先送这个,这个还挺赚钱的,快递员挺赚钱。

李菁:还有另外一个,比如说不好的新闻就跟这个快递有关系。我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前些日子出了一个新闻,就是那个快递员总给一个女的去送货,那个女的是一个单身,然后她很喜欢网购,然后这个人就老给她送,送了他就觉得这个女的很有钱,后来他不就是假冒去送快件的时候把那个女的给杀了,抢劫杀人嘛,因为你那个单子上有明确你的地址,然后你的电话,而且我记得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一个快递公司他承认,他所有的这些信息都是,他留存的,他没有销毁,我觉得这也很可怕,你的地址,你的电话,你是干什么的,他全部都有。

窦文涛:已经有这样的犯罪分子了。

李菁:而且他们卖啊,他在网上给你卖信息。

窦文涛:就是杀了人了,就是快递员,但是他因为这种你的个人信息。

李菁:对,他了解的一清二楚。

窦文涛:现在有人都掌握,然后就上门送快递,家里只有女的,家庭主妇。

马未都:还有的人是,他可能生活状态,一开始还不错,所以他在维持着,然后突然有时候生活状态不好,比如他陷入赌博,有人追债,那么他就起杀心的时候他一定在他熟人里。

李菁:他寻找目标的时候。

马未都:那时候你就倒霉了。我们过去听的这类故事都是美好的故事,现在老听到这种不美好,过去我到最美好的故事就说有一个人不停地老给一个女孩写情书,每天写一封,每天写一封。

李菁:就爱上邮递员了。

马未都:一年以后那邮递员跟那女孩结婚了,多美好的一件事,今儿没有了。

李菁:爱上速递员了。

马未都:对,就是每天你写信就给他们俩一机会。

窦文涛:没错,我听到,我还听到有个邮递员后来逮住了,在家里发现了多少信啊,他都没送,他爱看,全自己家里,放床底下自己看,你说这什么邮递员。

李菁:就没当废品卖掉还不错,还有文化,还愿意看。

马未都:有意思,那就是看人隐私。

窦文涛:对,这个邮递员其实挺需要。

马未都:中国人爱用手机瞎侃 电量肯定不够

马未都:他有一个这样,这么一个调查很有意思,就说中国人的信息传递中80%是无用的,无用是干嘛呢?是联络感情的,说西方人传递信息中80%是有用信息,20%是联络感情的,所以中国人的短信就特别多,中国人短信中实质上说实质话的少,大部分是瞎侃,来回聊天。

李菁:发段子是吧。

马未都:有的是调情干什么,你仔细想,他不是必发的,必发的反而占的比例非常低。

窦文涛:是。

马未都:所以你看西方人,你比如苹果手机,外国人从来没有说这手机电不够使,中国人都反映电不够使,为什么?你使太多,外国人说我使一个礼拜挺好,中国人一天弄两块电池,这么老厚全插在上头,就没闲着过。我见过很多人一天眼睛就不离手机你知道嘛。

窦文涛:真是,最近我初步治理我自己有点效果,我前一阵儿觉得就崩溃了。

李菁:天天忙不过来了。

窦文涛:对,你不能被微信所治,你不能成为他的努力,就大早上起来,他在那咯噔、咯噔。

马未都:你不能看。

李菁:就开始刷了,睡觉前也得刷一遍。

窦文涛:它乱心,因为咯噔一下你就得看一下,但是我就是说,人的状态比如说你写文章你是知道的对吧,你大概可能需要10分钟左右的时间你才能慢慢地集中到你要写的。

李菁:10分钟太短了,还10分钟,一个小时还差不多。

窦文涛:然后一进入一个写作状态你就需要保持一定时间的注意力才写,但是这玩意儿,咯噔一下看一下,你这个心分心了,回来又得半天时间又进入。

李菁:对,就像那个机器你要半天才能给它热起来一样。

窦文涛:后来我就发现这玩意儿是魔鬼,就是说它使得我这么一个中年人,就是一事无成。

马未都:你是青年人。

李菁:碎片化,什么都碎片化。

窦文涛:从早到晚你一事无成,你这一整天,一页书也没看下去,一页纸也没写出来。

马未都:所以我现在手机上不看,没有微博,没有微信,就什么我都不要,我就一个短信,你愿意发就发一个。所以这短信现在还竟有垃圾呢。

窦文涛:所以就说你一定要自制,这就让我想起一个老和尚整天给人讲经,这老和尚讲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他就说,说你现在的这种科学技术的发展是什么,过去佛教就讲就说,五欲六尘,就是说修行的人得定了,心定了你才可以出去接触这些个东西,你不怕受诱惑,你把得定。但是现在的人是什么?你这个等于自己心还没定呢,可是你的这个技术手段已经让你,铺面而来,你怎么能保持你心的安定和专注。

李菁:我刚才就说我还注意到一个很好玩的现象就是我很多朋友在微信上发誓我再也不刷屏了,我再也不看了,然后是我自己戒网,戒什么一个月,过一段时间你看又在上面刷了,就好像已经形成了一种精神依赖。

马未都:对。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