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建英:乔布斯发明苹果满足了男人对色欲的想象《锵锵三人行》2011年08月30日,许子东,窦文涛|

查建英:乔布斯发明苹果满足了男人对色欲的想象《锵锵三人行》2011年08月30日,许子东,窦文涛

查建英:乔布斯发明苹果满足了男人对色欲的想象《锵锵三人行》2011年08月30日,许子东,窦文涛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百度网盘下载:查建英:乔布斯发明苹果满足了男人对色欲的想象《锵锵三人行》2011年08月30日,许子东,窦文涛

核心提示:苹果CEO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辞职了!虽然乔布斯与癌症抗争的消息让人对这一消息有所预感,但当消息真来到时,还是让人感到伤感和遗憾。再伟大的英雄也有谢幕的时候,而乔布斯无疑是这个IT和CT融合时代的标志性经理人。

凤凰卫视8月30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大家都是讲究的人,多年以来,查老师在咱们节目形成了她特的着装风格,被称为甘地夫人。

查建英:被操戈成为甘地夫人。

窦文涛:你今天是为了什么人披麻呢?

查建英:我这个其实都是中国的衣服,而且都是我住所的楼下小店里边的衣服。

窦文涛:哎呦,查老师能把这个穿出甘地夫人的感觉。

查建英:但你说,你这么一说还真的,这个围巾的确是我的一个澳大利亚的女朋友在印度的大吉岭买的,送给我的,这个的确是印度的东西。

窦文涛:你看,没看错。

查建英:你说的还对的。

窦文涛:我们许老师,那跟你也不输,许老师别看外表看着很低调,对吧,他胸怀伟人呢,许老师,拉开给咱看看,不是拉开裤链啊,拉开这个链,拉开给她看看。

许子东:行行行,刚才太冷了嘛。

窦文涛:哇,你瞧瞧。

查建英:拉链门里面是。

窦文涛:许老师看看胸口。

查建英:三巨头。

窦文涛:天天胸口都是谁,这个咱认识,丘吉尔,这个是斯大林对吧,这个是谁?

许子东:杜鲁门嘛。

窦文涛:杜鲁门这么年轻吗?

许子东:当时旧金山和会,50年,就是二战结束以后,决定现在世界时局,这三个人,下面是雅尔塔,还有那个。

窦文涛:罗斯福

许子东:丘吉尔。我莫斯科买的。

窦文涛:看出来了。

查建英:都是俄文。

许子东:买完了以后,俄国导游说叫我别穿。

窦文涛:为什么?

许子东:他说你现在穿斯大林的T恤不那么受欢迎。我买完了以后憋着不能穿,在那里。

窦文涛:他刚去了一趟俄罗斯回来,哎呀,真是寤寐思服,魂牵梦萦的。

许子东:对。我想俄罗斯那集还没播呢。

窦文涛:对。

查建英:俄罗斯美女是吧。

许子东:不是美女。

窦文涛:美女现在他还是困难一点。

许子东:东正教。

查建英:东正教。

窦文涛:我就说这个伟人啊,今天我们也要讲一位,我觉得将来在历史上也可称伟人了吧,伟人,而且某种意义上,你说这个伟大程度,跟他们不能比,但是也很难说不能比,是吗?

许子东:乔布斯是二十一世纪的达芬奇

许子东:千年的时候,人家不是回顾过去一千年,谁是最伟大的人吗?最后是两个人,一个是达尔文,一个是莎士比亚,但最后评出来第一位是莎士比亚。今天我们要讨论的这位呢,是21世纪的达芬奇,21世纪的达芬奇。

查建英:达芬奇?说了半天名字都没出现呢。

窦文涛:我不让你看名字,我让你看人,查老师,这位即将告别我们而去,是说他的,他还活着。

查建英:诅人。

窦文涛:不,他还活着,那你怎么都披麻了呢。他还活着啊,但是他是职业上来讲,可以说是告别我们而去,中国网友在微博上发出的哀鸣是什么?帮主走了。他在很多人心目中是帮主这样的地位,所以呢,让他亲口向我们发表一段告别演说,还是在美国的斯坦福大学的毕业典礼上,一段他有名的演说,咱们来看看。

乔布斯:有了这次经历之后,现在我可以更加实在地和你们谈论死亡,而不是纯粹纸上谈兵,那就是:谁都不愿意死。就是那些想进天堂的人,也不愿意死后再进。

然而,死亡是我们共同的归宿,没人能摆脱。我们注定会死,因为死亡可能是生命最好的一项发明。它推进生命的变迁,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现在,你们就是新的,但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也会逐渐成为旧的,也会被淘汰。对不起,话说得太过分了,不过这是千真万确的。

你们的时间都有限,所以不要按照别人的意愿去活,这是浪费时间。不要囿于成见,那是在按照别人设想的结果而活。不要让别人观点的聒噪声淹没自己的心声。最主要的是,要有跟着自己感觉和直觉走的勇气。无论如何,感觉和直觉早就知道你到底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其他都是次要的。

窦文涛:说得多好啊,“不要让别人观点的聒噪淹没你自己的心声。”我这一辈子就吃这个亏啊,被人忽悠到今天啊,真是,我要早一天听到这个演讲,我的人生少走很多弯路。

许子东:今天被他忽悠了一下。

窦文涛:是是是。

许子东:死亡是人类最大的一个发明,他说。其实是人类最公平的一点,要没有死亡的话,这世界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事了不起。

窦文涛:查老师,你从美国来,他这个事全世界轰动了,苹果的股价咵嚓啊就是。

查建英:对,咵嚓一下。他当然了,他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家,有人好像把他,比如说像艾迪逊比,或者是像和福特比,什么等等,都有道理。但是我可能是因为首先我就可能是受了他的这个影响,还是不知道,我刚听到这段话,我根据我的直觉活,我就是到现在为止,我从来没用过苹果,就苹果的手机,苹果的电脑或者是有朋友送给我苹果的ipad,就你桌子上这个,我都送给了。

窦文涛:那你真的是按照乔布斯的教导去做了。

查建英:对,我认为我是真的是同类。

窦文涛:坚持了自己。

查建英:对,这就是我的直觉,因为我不知道这一点上男女有没有区别,因为比如说一个送给我这个ipad是一个男性的朋友,对吧,他跟我说,他说会爱上它的,这个太漂亮了。然后可是呢,我转手就送给了另外一个男性的朋友。

窦文涛:男性朋友还挺多的。

查建英:我觉得这个是,真的是男人的一个对于科技和美的一个结合,它看上去像一个女人那样漂亮,因为有的人就会觉得他的发明,就是这个乔布斯苹果的发明,最关键的还不是在它的技术,最关键在它的艺术性,在它的造型,使得它不仅是一个,就是你的男人的这个想象的对象,这叫什么,你知道这个lust怎么翻吗?就是一个色欲的想象,拿在手里这个手感,这个视觉。

许子东:我女儿的概括,这个ipad,我当初最早要买的时候,她就说,好看没用It’s beautiful,but useless.

窦文涛:什么意思?

许子东:Mydadwant.好看但没有用。

查建英:没有用。

许子东:没什么用。

窦文涛:像我爸一样?

许子东:不是,是我爸喜欢的那个。

查建英:It’boys toy.就是说男人的小玩具。

窦文涛:但是查老师,我要纠正你,女人用的一点都不比男人少。

许子东:没错。

査建英:技术与艺术的结合是乔布斯的独特性

窦文涛:现在就人手一机啊,现在就是我跟你说,现在你看做节目,它这个审查也不会讲我们做广告了,因为它几乎成了手机的代名词,你讲iphone4,对吧,就是我还说给人家苹果收钱呢。你比如说,我要表扬我们北京的技术是吧,香港都没弄出来,我说能不能咱们在桌上,让大家看什么照片,我这一点就看得出来,结果这次他们跟我说了,咱们北京做到了,而且我一看。

许子东:先别吹。

窦文涛:ipad做到的,对嘛,所以现在我说咱北京的技术超过香港了,对吧,除了这个之外,香港的那个椅子。

许子东:不能升降。

窦文涛:连升降都不带能升降,北京这椅子,你别看,也不贵,但是咱一扳,它就起来,这玩意,这已经是了不得了,对于凤凰来说。来,我们来看看能不能看。你瞧瞧,你瞧瞧。是谁啊,据说这是他最近的照片,也是说猜测他辞职的原因,这是他盛年时候,他长的。你看这个人我才想到是个胖子原本。

许子东:因为胰腺癌是吧?

查建英:胰腺癌。

窦文涛:但是你再看这个,这个所以现在传言很多,也有人说,这是PS的,这是危言耸听,就是说这不是真的,这咱就不清楚了。就是说他是不是现在瘦成这么个样子。

查建英:它下面那个词都说不可靠嘛,是个tabloid,我看下面就是说,但是这胖瘦无所谓,我觉得我们刚才说的那个话题,我还愿意咱们继续深发。就是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个技术和艺术的结合点,是他的独特性,因为我说男女只不过是基于一个很,我不知道你们听说没有,就是说据说有一个测验,就是男婴和女婴生下来的时候,他在没有语言的时候,你放在他五米远的地方,放不同的事情,比如说放一个机械的图像,然后再放一个人像。这个男婴和女婴,很多比例上的,就是最后调查出来,就是说对机械图像马上感觉很有兴趣,马上眼睛不动的盯着它就是男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这个人像,或者是人体像,都是女婴马上对这个特别感兴趣。

窦文涛:是是是。

查建英:所以这个可能的确在男性和女性的天生的取向上可能是说,比如说男性对机械的东西,科学的东西,技术的东西有一种先天的。

窦文涛:你看这个小孩,男孩就是玩儿汽车,女孩就是洋娃娃,你说这个东西。

许子东:我要讲回来,这也还是有社会的训练,因为男孩让他整天拿一个小布娃娃,那父母就要管他嘛,说没出息,你老拿一个洋娃娃,像贾宝玉这样,拿口红。但是一个小女孩要是很喜欢,很小,万一她拿一个车、枪什么的,家里的人也会,还是有后天的训导。

查建英:这些都是先天和后天的。

窦文涛:你像福柯他们那种观点就感觉连男女都没有,人就是一种原形,他之所以是男人的样子,女人的样子,都是后天训练出来的。

许子东:但是看得出这个乔布斯是男女通吃。为什么呢?因为他发明的这些东西,都是既是机械又非常像人,又及其的人性化,它的性感、线条,虽然我要控诉。

窦文涛:你要控诉什么?

许子东:我控诉什么,我很早买了他的iphone3,后来它不是里边那个操作系统可以更新的嘛,一上网它就说我们有最新的啦,可以更新,我女儿帮我一更新,更新完了以后这个机器傻掉了,就像非洲那个《一千零一夜》里边那个小猪,知道那个小猪的故事吧?那个皇帝把那个小猪、小狗找来,说叫人讲故事,讲完了以后要是它们笑,我就不杀头。结果来了一个人,其他人都笑了,这个小猪不笑嘛,结果那个人就拿出去杀头了嘛,等到第二个讲故事讲到一半,那个小猪就笑了。刚才那个故事真好笑,它说。

那个人已经杀掉了。现在它就是这个小猪,慢了很多,什么事情打进去,就停半天,然后我找到它的专门店,他们搞了半天以后告诉我,就是说iphone3的机器不能装4的脑子。

查建英:你的意思就是它华而不实,样子很好。

许子东:不是华而不实,它那个更新的策略太坑人。

窦文涛:那你要说这个,那我也有投诉,就是说,这个玩意,你只能从卡里边把这个通讯录,电话号码本倒到手机上。

许子东:但不能从手机倒到卡。

窦文涛:但是为什么这么一个显而易见,你为什么不发明一个从手机能倒到卡,要不然你苹果手机换卡怎么换。

许子东:而且我那个系统一出毛病,我的几百个电话号码全不见了。

窦文涛:对。

许子东:这当然是我事先也不对,我没有把它放在电脑里,但是它这个后来,我就问他,他就说是这样,他说这个硬件就不能容纳新的软件,还没有,但是就此而言,我吃了这么大的亏,我还是佩服乔布斯。他的名字很好玩儿,他的名字英文啊,J-o-b-s.

查建英:工作的意思。

许子东:job加一个s,就是很多工作。

窦文涛:连我们的这个投诉,也像是跟Jobs教主在幽怨,是一种怨妇,就我还是爱你,但是能不能解决点这个。

查建英:活该。

许子东:乔布斯既是艺术家又是科学家

窦文涛:这个最近医生不让我多说话,可是我说我这个嘴要不说话也得吃饭啊,可是我吃饭就得靠说话啊。你知道限制,你像乔布斯,我当然没法跟他老人家比,我是说这个限制,你发现没有?这个天就不能让你好了,你看那个霍金,那么样的聪明。你知道古代很多洞晓天机的人,一般都是瞄一目,就是瞎一只眼睛。霍金就是让你得这么一个病。你像乔布斯,就弄成这么一个,而且还是在他跟胰腺癌斗争的同时,他做出了这样创世的这种发明。

许子东:年纪并不大,50多岁。

查建英:56岁,就是叫什么天忌英才,红颜薄命。各有各的,就是上帝是公平的到最后,他给了你这么强的天赋,可是就是要有,你时间是有限的,所以他那个说的话,我们刚才看的,为什么感觉像对自己命运的预言一样。就是那个时候他已经知道了,而且他多活了7年,在胰腺癌上,已经是很少见的了。

就是斯坦福那个讲话很有名,他说他早上7点半去做这个检查发现,他是胰腺癌,马上被告知。这中国医生就不会这么直,但美国医生当场告诉他,这是胰腺癌是几乎是你在三到六个月之内,你就要死的,你赶快回家处理后事。然后之后,他夫人陪着他,又做了一个细的检查,用那个什么长镜还是什么,就从他喉咙里掉下去,一看,当时说医生一片欢呼啊,因为是乔布斯啊,是个天才,说发现他得的这种胰腺癌是非常罕见的一种胰腺癌,这个癌细胞是可以通过治疗手术治愈的,结果他就治愈了,所以他到斯坦福去讲话的时候是带着这种心情,我是。

许子东:死而复生的。

查建英:死而复生的。

窦文涛:所以就说天忌英才啊,这个胰腺癌,你说你手术啊,他的肝又移植了,你说肝他也不行,你说这个。

许子东:我为什么刚才说他达芬奇呢,我们现在大家都知道达芬奇是一个艺术家,《最后的晚餐》,其实达芬奇是一个科学家,他在那个时代,他花了更多的目前心思来关心航海、人体什么什么,他是我们这个时代,你刚才讲的爱迪生什么什么,他们都是科学家。真的只有这么少的一个人,他真是又是艺术家,又是科学家,这是很少,你现在仔细想想。而且他还不单是科学家,他还是老板。

查建英:对。

许子东:他是CEO,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窦文涛:对,对。

许子东:就是一个艺术家,就是一个business,又是一个art,他居然可以搞在一起,所以变成了这个时代的教主。我们刚才你看,我们被他“骗”了,我们被他“害”了,我们还苦苦,而且大家都在等着他。你现在想想这个世界多么奇怪,吊诡的一件事情。

查建英:我就对这个有异议。

窦文涛:你甘地夫人嘛。

许子东:再过一两个月iphone5就要发行了,大家都知道。然后iphone5的这个制造,牵涉不是几个人啊,那就算在中国,它也可能牵涉几十万人啊,你明白没有,因为它在富士康。现在但是我别的不佩服,我就佩服它一点,你现在往上什么国家机密,个人隐私,什么图都有,你有iphone任何的痕迹吗?你看看你有任何的消息吗?它可以封闭做到这么一个地步。

查建英:非常保密。

窦文涛:就iphone5?

许子东:对啊,他们都说几个月以后美国的几大电话网就要共同推出,它这个东西又在中国制造的。他怎么能够把一个艺术跟商业搞得跟军队一样的这么有序,你看看,这难怪富士康的人要自杀呢。

查建英:我觉得很恐怖。

窦文涛:可能是谁要是泄密就把谁从楼上推下去。

许子东:你想想公司里总有人炒鱿鱼吧,总有人离开吧。

查建英:很恐怖的一件事越说,因为你们学哲学的,你知道那个时候很有名的叫什么海德格尔的一句话,他是很早的预见了,从西方的希腊传统一直他很早就整个从这个源头上,他就说必然要发展到科技制载人类,而且他认为,这个技术发展到后来对人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有一种完全不可避免的改变和统治。然后他有另外一个,当然这种哲学家的说法叫“诗意的栖居”嘛,就是说诗歌怎么现在衰落了呢,对吧,可是你现在就出现了这么一种人,乔布斯这种人物。

刚才我们说的他讲话里边,他还讲到一个就是说,根据你的直觉,他自己的经验实际上是什么呢?就是他在上大学的时候,他其实没上完大学,因为他们家很穷,他觉得这个钱这么贵的学费不值,他就干脆休学了,半年之后休学他就随便,他说因为我休学,所以我可以对我感兴趣的课程去选,他选了什么,他选了书法,就是这种这个字形怎么能让它特别漂亮。

许子东:他信佛。

查建英:这佛倒在其次了。这个书法直接跟他后来的商机有关系,就是他这个最初,那时候还不叫苹果,就是刚推出的时候,他以什么领先呢?不是以技术,就是你刚才升级什么都有问题,那不是他的特长,特长就是说,他突然想到了他当年修的那个书法,那讲的那种印刷术,这个美感在字的字体上做文章,就把所有的人都盖过了,在这一点上,所以当时没有人看得出来。那个时候,这个比尔盖茨这种人很得意的说,他们出了这个,除了在颜色上面比我们略有领先,我们很快就会赶上他们,没什么了不起的。

窦文涛:是。

查建英:他完全没想到,这么一个就是color,就是颜色就是所谓的美感,这个东西移进了技术以后,它变成了这种几何技术,就是说它这个爆炸的征服市场。

窦文涛:我还真是,我长期双机,两个手机,一个是另一个,也很先进,一个是苹果,我一开始,我也是很讨厌苹果,一开头,因为那个它那个我不大会用,就很烦,但是呢,一段时间经过了这个过渡,过渡下来,这么半年下来,我跟你讲,它不是说吸引男人还是吸引女人,优胜,就是优胜。

查建英:没错。

窦文涛:你那个玩意啊,那个破玻璃板,我就觉得按上去这个感觉不行。

查建英:我完全理解,我们家说实话两口子,我女儿,我先生全都是多年的苹果用户,我们家唯一我一个保守的堡垒,就是我还是在用PC,所以不分男女这件事,这我懂。

窦文涛:咱们去苹果店领钱去。

窦文涛:许老师。

许子东:乔布斯就是一个悖论的最典型的例子,就刚才讲,以前我们讲悖论就是说有个人说,千万别信别人的话,那你要是就不信了呢?那他这句话你信不信呢?要是你信了至少你信了这一个人的话了,要是你他的话也不信,那你刚才一样,乔布斯说,你们都要跟自己走,那你听了他这句话,你就跟了他走。

查建英:我为什么就听了他这句话呢?我听了我自己的声音啊,他自己说的那句话就是说每个人要听你的心声,这绝对,说实话,他刚才说的这些话,我说句不客气的话,都是陈词滥调,就无数的以前的先哲,先人,艺术家都讲过,要听到你内心的召唤,不是他一个人说。大家这种势利眼就在于他是乔布斯,所以大家突然觉得他说了一个新的事情,然后我们是不是要听他的话。

窦文涛:不是,这有点什么呢,对板的意思,他做到了呀,别的那些大学老师,你是假的呀,你这个话你做不到。

许子东:从美学的大家全世界跟从,造成了这种美学,我跟你讲,我是觉得它的iphone的3比较漂亮。我刚才问你了,你也觉得3比较漂亮。

窦文涛:那见仁见智。

许子东:但是时间一久,没有多久,一年,大家都喜欢iphone4了,连我都觉得,我就在发现。有人跟我说过一句话,汽车这类的东西,工业品的这些东西,你一开始新的你不喜欢,过一段时间你就会被它改造。

窦文涛:没错。

许子东:这很可怕,它这艺术就不一样。

窦文涛:你知道你说艺术,这个毕加索有个著名的画,他画一个人,旁边的朋友说,这怎么一点都不像查建英啊,毕加索说,不要紧,查建英会像它的,会慢慢像它的。

查建英:对,这就是他牛的地方,这个乔布斯也说,他说,我不是要设计,他们苹果是最特殊的一点,就是他从来不做市场调查,我不要去调查你的客户可能喜欢我这个下一款产品,我就要把这个全部抛在一边,我要做的是你们将会喜欢的产品。

许子东:就是打冰球的时候,我球不是打给运动员,我打到它滑过去的地方,他引用了这么一句话。但其结果就是我们平常一直很害怕的教主,这个似的所有的行业都在等他,iphone5是怎么样的。

窦文涛:我跟你说,高手就是不是落你一步两步,是落你一条路。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