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升级无法使普通工薪阶层受益《锵锵三人行》2011年01月03日,袁岳,孟广美,窦文涛|

产业升级无法使普通工薪阶层受益《锵锵三人行》2011年01月03日,袁岳,孟广美,窦文涛

产业升级无法使普通工薪阶层受益《锵锵三人行》2011年01月03日,袁岳,孟广美,窦文涛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百度网盘下载:产业升级无法使普通工薪阶层受益《锵锵三人行》2011年01月03日,袁岳,孟广美,窦文涛

核心提示:老百姓的2010年是郁闷的一年,房价涨了,物价涨了,就是工资没涨,甚至还有所下降。物价上涨对老百姓的刺激超过了金融危机时期,对生活的满意度逐年下降。中国贫富两极分化已经相当严重,而产业升级又可能将更多人排挤出劳动市场,造成更大的困难。

凤凰卫视1月3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这个是2010年即将过去,2011年已经到来,反正就是两位。

孟广美:老一岁了。

袁岳:老百姓的2010年是郁闷的一年

窦文涛:两位,一位象征智慧的光头,一位象征美女的美女。咱们就说说流年,袁岳老兄,你掌管的是零点民意调查,咱不为自己,您给我们报导报导,2010年,老百姓,你们最近做什么调查了?

袁岳:我们让老百姓盘点2010年,总体的感受是2010年是比较郁闷的一年。如果我们把2010年跟过去的几年,包括跟2008年,就是金融危机爆发的那一年比较,它的满意度都是比较低的。这个满意度突出的表现,第一是物价对他的刺激非常大,而且这个物价直接在比如说农村和小镇已经到将近一半的居民,他考虑说明年是不是应该要捂住钱袋子消费。另外一个,在物价往上涨的时候,同时这个收入是感觉平中有降的,就是他的感受是收入是没有提升,收入甚至是受到挑战,特别是有1/4的老百姓是觉得他的收入是有趋降的可能性。所以这个时候的感受是物价往上涨,收入是平的还有点降,这种感受就比较有问题。

所以今年是物价应该说是突出表现在影响老百姓看经济形势的一个因素,除此之外,房价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甚至我们说到,许教授说为什么北京治堵不用市场,北京治堵如果你用市场的话,再把一个停车价再往上涨的话,老百姓更觉得你动不动就什么都涨价。实际上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因为价格现在变得非常敏感。你知道前一阵子发改委推一个阶梯电价。

窦文涛:电价。

袁岳:就是说你们家用的电如果在某一个水平之下那就不涨,如果用得多得话呢,那你多点。其实本来是挺合理的一个东西,但是后来因为它也涉及到价格,这就不说了。所以现在这要说到价格就非常敏感,不管是合理不合理,只要涨,老百姓心理上就感觉到怎么什么都涨。他就变得非常得敏感。

窦文涛:所以我就明白了,怪不得政府的两难,他们搞经济的老在说什么市场经济,用价格杠杆。但是问题在于另一方面的民,感觉到的是你任何东西只要一用价格讲下去,疯了。

袁岳:这讲到是经济理性和社会理性不完全是同一个东西。老百姓有的时候他被一个因素刺激,他产生普遍的恐慌心理。

孟广美:我觉得涨价,一定要有一个基本的原因在,像今年开冬的时候讲说今年可能是世纪大寒,然后因为鹅绒。

窦文涛:叫什么千年极寒。

孟广美:千年极寒,因为什么鹅绒它的成本涨价了所以今年买羽绒服可能也会涨价。我觉得这个理由这个原因。

袁岳:今年最大的理由不是因为这个东西,就是我们一般知道的这种供需的问题。其实最重要的是国际的整个热钱到处流动,它在其它比如说股市不好炒,因为中国的股市是相对于封闭的,房价政府在调控。所以他主要可炒的,大概黄金是可炒的,除了这个之外,然后他没得可炒,所以他去炒大宗商品。所以今年的物价波动,就是资本,内外资本,都去炒这个大宗商品。跟以前是因为说大家都要穿衣服暖和,绒不够,绒价上升。其实这个是一种合理的市场波动,而这个大家如果去炒,把大蒜炒得很贵,然后炒辣椒炒得很贵,把糖炒得很贵。他挨个挨个炒过去,然后把乌龟王八都炒得很贵,你明白吗,所以他把市场的价格就。

孟广美:所以成本提高了,我觉得它的羽绒服涨价,我觉得这是可以接受的。

袁岳:对,这是合理的。

孟广美:但是,你知道最近不是咱有两个著名的白酒。

窦文涛:茅台。

孟广美:不是,之前五粮液先涨,后来茅台也跟进,而且一涨涨20%,然后我就想那什么原因呢。

袁岳:粮食价格。

孟广美:不是。他还是说粮食价格上涨,他说为了要符合我们消费者的身份象征,所谓我们比较把价钱抬高。

窦文涛:这也是一种营销方法。

袁岳:假定是你物价往上涨,我的收入也跟着往上走,那么这个其实,这个之间有一个冲抵效应。但是如果说物价往上走的时候,老百姓的收入其实,尤其站在普通工薪族的角度来说,他的收入增长是不明显的,一方面我们现在经济活跃度很大一部分,实际上是投资拉动的大型建设,他跟普通人的收益之间的关系比较。

袁岳:产业升级无法使普通工薪阶层受益

窦文涛:你知道中国是一个发展很不平衡的一个国家,我现在已经见到有的人,爸爸要放弃,咱们很难想象,爸爸要放弃每天的一个苹果,就是爸爸原来要每天吃一个苹果,但是现在为了让孩子能够吃两个苹果,就已经涨价了,涨到这种程度。可是另一方面,怎么全世界都觉得最有钱的都是中国人呢。你比方说这个圣诞假期,减价啊,你知道在香港看到。

袁岳:包括美国、包括巴黎。

窦文涛:广美,我跟你讲,尖沙咀,他们指给我看,我真得见着排队了,现在买什么LV这已经OUT了,全是大陆游客,是不是有一个牌子叫爱马仕。他们说现在你们都买这个了对吗?

孟广美:我没有。

窦文涛:反正是最贵的一个牌子吧。真是店只能容这么多人,其他人在那排100多米长,里面卖完一拨又进去一拨,全都是我大陆同胞啊。你说他们是先富起来的那一拨人吗?

袁岳:实际上这个社会是两极化。我们现在看到的,你比如说我们从普通老百姓,无论进城民工和普通的打工族,比如像我们现在有很多的企业,所谓的叫做产业升级,产业升级是什么意思?产业升级了,原来那些工人不能简单的升级的,所以这个时间意味着产业升级以后对于一些社会良好教育的或者是某一些群体来说是受益的。

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你产业都升级了,但是我们普通的老百姓希望你有更多的就业机会,或者在原来的普通就业把这个薪水能够涨上去,所以这个时候他的机会就是不够。但有的地方,比如像北京,其实我们北京像总工会什么的,他就积极通过集体谈判以后,比如说这么把保安的工资算出来,你要提高他的最低薪水,然后把家政的算出来,他实际上的收入是多少,他明显的比如低于最低工资了,或者把这个群体的最低工资来提高。

但是我们可以意识到一个问题,大部分人想工作的普通的工薪阶层,他面临着国家整个产业升级的要求的时候,其实他既不能增加就业机会同时在原来的就业机会上不能够增长收入水平。但是你的物价往上涨,那我就有问题了,我不涨钱光涨物价。这个时候他不能承受。说实话,文涛,你说你涨不涨钱,你涨了一点钱可能有点压力,但是对你日常生活的影响是有限的。

窦文涛:我还饿不死。

袁岳:但是对于普通的工薪族来说,他立马就能感到。

窦文涛:而且今年就是说他们讲,你要真说涨价水平,2008年也很厉害。

袁岳:是。

袁岳:穷人没人管导致公务员最受追捧

窦文涛:但是为什么就像你们这个调查,2010年成了群众生活满意度,好像最不高的,涉及到比2008年涨价的范围广。而且涉及到了,你看咱用的这些词什么“糖高宗”、“蒜你狠”、“豆你玩”,这些多个生活必需品都涨了,当然广美这生活,你很难想象,你不了解。

孟广美:谁很难想象,因为我觉得北京的高物价是从我一般进北京来,我就有感受的。我就觉得为什么首都的什么东西都比较贵,后来我还问朋友,我说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多有钱的消费群体呢。他说你想想看吧,你们台湾2100万人,就是说他即使所有的有钱人集中在一起。

袁岳:总量。

孟广美:它的百分比,它的总量只有那么多而已。你要想到在北京,所有的有钱人集中在一块的时候,它的总量可能就超过2100万人了。

窦文涛:没错,而且我就觉得现在就是有没有人管穷人,真是个问题。因为商人的利益,就是追逐利润,我现在跟这些商人们在一起,我经常听到的是什么。就是这个东西,穷人永远不会买你的东西,他们做得都是一少部分人,甚至你看我跟一些商界的朋友,我现在发现他们根本不管穷人的,他们现在要弄的那种特牛的营销策略叫定点营销。什么叫定点营销。你比如说它可能说会买我这种化妆品或者是什么保健品。一个城市里,甚至他们不知道是哪侵犯来人的隐私,买来的这种信息,把一个城市里的有钱人,我都不上什么电视做广告,我不需要。

袁岳:他直接手机信息发给媒人。

窦文涛:我给他们办PARTY,到一个城市里,这个城市里有钱的人全来了,甚至抽奖抽宝马轿车,进行一天长达8个小时的活动,请很多明星,连轴转。他说的很清楚,就这个城市,我就专逮这些有钱人,穷人伺候他们没有用。

袁岳:这个本来倒也是正常。因为针对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需求,这个是无可非议的。但问题在于什么呢,就是原来我们考虑发展的所谓民生政策,它大部分人考虑什么,解决比如说养老,解决医疗,解决失业保险,是解决这些所谓基本的保障。但是现在这个物价上升以后,可能对于那个人来说,我是有养老金,我是有医疗保险金,我这些都有,但是它物价涨了。这件事情不在原来你建设的保障网的范围之内。

窦文涛:没错。

袁岳:但它危机到我现在的生活,那个东西实际上一定程度上是将来的,而现在这个是威胁到现在的。所以这就给民生的政策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你说用什么方法呢,你说给大家发补贴金,你还是用什么样的方法,当然如果对公务员,如果是体制内的群体来说,他涨一点工资,实际上他涨工资了,涨工资了好涨,但是问题是,比如说其实用北京为例,70%的员工是在新企业工作的,涨不到他们那。所以对他们来说,就是随着市场随波逐流的,那涨了就涨了,这个物价涨了,它就涨了我没办法。这也是为什么就会客观上会促使了那么多人愿意去参加公务员考试。我们在今年的调查中可以看到,每年都做一个职业声望和职业追求的这个,就是公务员,今年是遥居第一位,大家认为最理想的职业。

窦文涛:姑娘现在最爱嫁的第一位公务员。要不说我得改行。

袁岳:中国遇到越来越多的民生问题

窦文涛:咱们也不要讲很多糟心事,讲讲个人感受,广美你看2010年,我记得年初咱们在一块讲的时候,还说今年是什么年来着,今年是属什么的?

袁岳:是虎年吗?

窦文涛:虎年,今年是虎年。就是说你今年活下来感觉怎么样?

孟广美:今年活下来感觉怎么样,就是今年觉得特别快,你说特别苦吧,其实日子都差不多就这样,今年多了个身份。

窦文涛:什么身份?

袁岳:什么身份?

窦文涛:太太的身份。

孟广美:对,当贤惠妻子的身份。

窦文涛:阔太太的身份。

孟广美:你别这么讲,我今天就知道你肯定要盯着这个。

窦文涛:我要哭我。

孟广美:没有,其实都是一样的。其实我还要讲那个糟心事。我跟你讲,那个物价上涨即使数字不上涨,我再给你讲我深切体会的一件事情,我从离开台湾已经10几年了,我一直很迷恋台湾的两个东西,一个是台湾的供盐醋,还有一个就是台湾的苏打饼干。所以我每次时间到了我就托有没有人回台湾或者人家帮我寄过来。你想想那苏打饼干个都这么大,很厚,嚼起来特别有感觉。前两天我又收到一批新货,它的包装变了,全部都是包装袋、塑料袋,那个饼干变得这么小一块,然后塑料袋一堆一堆的塑料袋在里面,它没有涨价,但是饼干明显少了1/3。

窦文涛:没错。

孟广美:这个比涨价还狠,我觉得。

窦文涛:我跟你说就是包装,这个年代我就觉得这个虚头巴脑的东西越来越多,要不说你看三连的年度的汉字。

孟广美:胀。

窦文涛:胀,通货膨胀的胀,或者你说涨价,甚至它用来指有些人的这种自我膨胀,就一切的都是在涨,然后呢,我的感觉就是一年比一年喧嚣,可是一年比一年这些大声公,这些喧嚣的背后,是什么都没有。

袁岳:但是还是有一点东西的,我还是说一点好消息。比如说像今年的医疗费用,其实医疗费用是今年老百姓感觉到在总的负担上面觉得是有下降的,大概有40%几的老百姓跟以往相比较,他到医院里去的整体的医药费用的负担感觉是在下降,但是也有40%几的人说没有什么改变。像以往大家觉得不明显的,像去年的话大概只有10%几的人,前年的话大概只有7%-8%的人认为是有下降的,但今年是显着的数字来增加,但是也有将近50%的人说没有什么太大变化,甚至有5%、6%的人说是上升的。这个我们看到在这个领域的话,我们就是老百姓他在感受的时候,觉得这个是有所下降的。

再举个例子。现在环保问题,跟以往相比较,觉得这个环保问题被重视的程度高多了,它各个地方是什么呢,因为政府开始把这个东西当做一个政治任务,无论是节能减排,包括排污这些东西,其实前几年的污染的发展在有些地方甚至已经演变成为社会不稳定的事件了。因为它的污染排放的,旁边的老百姓根本没法活下去了。但是这个问题现在重视的程度明显有很大的提高,所以这些领域中间我们看到的是有进展,但是在另外一些领域中间,现在出现了一种什么情况,就是这个问题,公共政策开始出现了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说不管你做左边的选择还是右边的选择,你都是有问题的。

举例说今年讨论房屋拆迁条例,这个拆迁条例意思是说,现在我们像最新的一个讨论稿就是说不归行政拆迁了,要充分考虑到拆迁居民的需要,你通过谈判最后来解决。其实他跟另外一组居民对于房价的期待是有矛盾的。对房价的期待最好你拆得快一点,成本拆得低一点,然后我们不是有希望就是可以稍微便宜一点的住房嘛。如果一个像我们有的地方看到的一些案例,他按照纯粹市场化的谈判方法解决的话,他的时间会延伸到3-4倍,他的拆迁成本上升4-5倍,然后你说房价能降吗,那显然就很难降了。

所以也就说两组老百姓,一组是被拆迁户,还有一种是等待新住房户。这两组都是老百姓,但是他们的出发点是有不一样的,这样所谓一个政策,你说偏向于这边,这边不爽,你偏向那边,那边不爽。我们会碰到越来越多的公共政策,它陷入到一个两难境地,今年我们很多地方建了很多垃圾厂,就是焚烧厂。这是一种新的解决方法,因为以前垃圾填满,填埋的遗患很大,但是垃圾焚烧的事就碰到这个问题,就是谁都不希望你这个垃圾焚烧厂建到我们家小区旁边。但是这个问题越要建,谁都不允许建,那怎么办?这就是我们会遇到越来越多的所谓的民生问题,它不是一个什么你干和不干,你干了以后老百姓都叫好,你干了以后这帮老百姓叫,那帮老百姓说不好。

袁岳:房价要达到“合理水平”很不容易

窦文涛:对,所以中国的这个路我觉得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一件事。人是这么样的挤,这么拥挤,每个人的利益,要不说总理什么心痛,我都替他心痛。我觉得实在很多事你得觉得投鼠忌器,这弄一下,又按一下葫芦扶起瓢,然后呢,都管吧,又有人说这怎么能都管呢,什么大政府。

袁岳:包括你管的时候怎么一个管法。我们过去有一些比如说地方领导人,说话开始的时候,因为他刚刚上任,他说说话,说完之后,其实这事他搞不到那么满意,因为你话说得很满。结果呢,多多少少也做了一些工作,其实人家对你就很不爽。为什么?你看把大家胃口吊得很高,所以就比如像这个房价,房价到现在为止,老百姓政府其实原来是说,抑制少数地方的这些城市的物价、房价过快增长的势头。他是没说要让房价往下降,但是老百姓的期待是房价正好往下降。我们总理最近也说了,他说有信心把这个房价调控在一个合理的水平上。这个合理总理说得合理和开发商说的合理和老百姓心里想的合理,老百姓中间的那个中、高、低不同老百姓想得合理,其实是不一样的。但总理说完合理这句话,每一个人都在想,好,总理说得,你要达到合理水平。其实它是不容易达到的。为什么呢,因为大家的利益多元化。

孟广美:落差比较大。

窦文涛:这真是利益诉求多元化。

袁岳: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将要进入到一个就是说一方面你看那么多人想做公务员。另一方面,说实话,公务员也要做到公众对你很认可,难度越来越大了。

窦文涛:我觉得这是我要当总理,但是我也当不了总理。

袁岳:中国人的匆忙与内心的信仰有关

窦文涛:所以他们讲北京堵车,我觉得北京堵车很有象征性,它简直是象征了今日社会的这么一个情况,你看,一方面就像你说的,每一辆车都是一个诉求,这些诉求之间有矛盾,有大流有小流。然后呢,谁都不让谁,然后你到最后就变成你在这个社会里生活,你需要调动12分精神,你需要变得特别聪明,有空你就钻,要不你就倒霉,对吧。你说你让,这一让就让出十万八千里,完全没有你的办法,要不一个擦枪走火,就出事。这个车擦撞了,而且就说这种从整体上,从天空上往下看。

袁岳:比不撞还有人撞你呢。

窦文涛:对,我觉得你看他很象征今天中国的这个情况。

袁岳:节奏很快。

窦文涛:大家又着急。

袁岳:大家都着急。

窦文涛:谁也不肯等。

袁岳:这种机会,竞争都很强。然后呢,其实对机会的把握的技能都不是很成熟。所以他的摩擦力就非常的高。

窦文涛:我就觉得真的是争先恐后,每个人现在有了种心理,他们讲,美国人讲,北京人开车跟我们习惯完全不一样,这是你要并道一打转向灯背后那人那反应,美国人说停啊,你们这踩油门啊,就是唯恐让你爬了我的头,怎么着我也得先过去。

孟广美:前两个月好像在国际间有一本非常着名的杂志的封面,它封面开头写的就是“全地球最着急的人类,就是中国人”。然后他还附了一张图片,就是有一个穿了裙子的老太太正在翻那个马路正中央的那个很高的围栏。咱真的有这么着急吗?

袁岳:我觉得这个跟信念有点关系,就是跟内心的信念有关系。我们其实做了一个研究就是现在老百姓信什么,至少有40%的老百姓说什么也不信。然后3%多的老百姓说他相信命,还有3%的老百姓他相信运,就是真正信这个宗教的老百姓大概就是20%左右。那大部分的人就要么什么也不信,要么就相信命运这样的东西。

窦文涛:相信钱的多。

袁岳:这个钱不跟这些东西不简单的一致。但是我们来问他们,你真的碰到了事,你觉得谁最可信。最高的相信自己,只有自己最可信,然后家人。他没有第三者,所以我们就遇到一个问题,今年其实中国社会有一个新东西,就是各个地方都可是建设所谓叫幸福城市,我们都要幸福,但是其实我们这个幸福,我们研究一下,这个幸福中间有三个关键因素,我们很难做到,第一幸福你首先要抑制自己的物欲,这个物欲没有限制的一个机制。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