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火车艳遇片《爱在黎明破晓时》|1995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日出之前(before sunrise)台词翻译
男主角:Ethan Hawke
女主角:Julie Delpy
导演:Richard Linklater

一、 在火车上相识

(一对中年夫妻在用德语吵架,声音越来越响,坐在过道对面的女主角看不进书,皱眉,拿包离开,来到男主角过道的对面,瞥了男主角一眼后,坐下看书。男主角很想搭讪,但没有勇气,在那里犹豫。这时中年夫妻从过道中走来,男女主角同时抬头注视这对夫妻。中年夫妻走过后,他们对上了视线。男主角终于搭讪了。)

 

男:他们在吵什么?你会讲英语吗?
女:会讲。抱歉,我德语不行(听不懂他们吵什么)。
你听说过这样一种说法吗,夫妻到一定年龄,就丧失了互相倾听的能力。
男:没有,
女:据称,男人会失去听尖高音的能力,而女人会失去听低音的能力,这时他们就完全无法理解对方了。
男:我想老天让夫妻一起变老,并不是让他们互相残杀。
你在读什么?
(女给他看书封面)哦
女:你呢?
(男犹豫一下给她看书封面)嗯

(中年夫妻又从过道回来,还在吵)
男:我想去餐车,你愿意与我一起去吗?
女:好的
男:太好了

(在火车过道上)
男:你英语怎么说得那么好?
女:我在洛杉矶上过一个暑期班。
坐这里好吗?
男:好
女:我也在伦敦住过。
男:哦,
女:(很郑重)那么,你英文为什么讲得这么好。
男:我?我是美国人。
女:你是美国人?
男:是
女:你能确定?
男:是
女:(笑)我是开玩笑。我知道你是美国人。而且我还知道你不会说其他语言,对不对?
男:哦,哦,我明白,我明白。我是野蛮、愚蠢、粗俗的美国人,不会说其他语言,也没有自己的文化。但我试过(学其他语言)。我在高中时学过法语。我第一次去巴黎时,我在地铁口排队时一直在练习(说法语买票),但,轮到我时,我看着那位妇女,头脑一片空白。我说“我买张去”(英语),所以……
你去哪里?

女:我回巴黎。下周我开学。
男:你还在上学?哪个学校?
女:索邦大学,知道吗?
男:当然。你从布达佩斯来?
女:是,我去看我外婆。
男:哦,她好吗?
女:她很好。
男:很好?
女:对,很好。
(试探)那你呢?你去哪里?
男:我去维也纳。
女:维也纳?你去干什么?
男:(很为难)我也不清楚。我明天从那里坐飞机离开。
女:你在度假吗?
男: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你明白吗?我只是随便玩玩,坐二、三周的火车。
女:你是访友还是一个人玩?
男:我在马德里有个朋友,但……
女:马德里,很美。
男:我买了张欧洲铁路通票,这就是我所做的。
女:很好。这次环欧洲游很愉快吧?
男:哦,确实,它是……,它很糟糕。
女:什么?
男:它……。(转换话题)我告诉你,坐几周火车看着窗外,是很美妙的事。
女:什么意思?
男:哦,你知道,比如你会产生你平时不会有的想法。
女:什么样的想法?
男:想听一个吗?
女:讲讲看
男:好。
我有个关于电视节目的想法。我的一些朋友是做有线电视节目的。你知道有线电视吗?人人都可以制作真正便宜、而别人一定愿意付费观看的节目。我的想法是,制作一部24小时不停的节目,连续播一年。你要做的是在全世界不同城市找365个人,来做这个实播的24小时节目。捕捉那些真实的生活。你知道,节目开始时一个小伙早晨醒来,洗个长澡,吃点早饭,煮点咖啡,读报。
女:等一下,你想拍摄那些平淡无聊、每个人每天不得不做的事?
男:我会说这是诗意的日常生活。你有你说法,我有我的说法。
女:想想,谁会看?
男:这样想想,为什么一条狗睡在太阳底下是美丽的?是的,这场景是美丽的。但一个小伙从取款机上取款,看起来像个傻瓜?
女:这像“国家地理杂志”,但是关于人的。
男:是的。你觉得怎样?
女:哦,我可能要说它是无聊的24小时,对不起,三分钟性交后,马上昏昏大睡。(女主角对日常生活的看法也是没有诗意的)
男:对,那会是一段很棒的情节。人们将会谈论这段情节。你和你的朋友如果愿意可以出演在巴黎的部分。
女:哦。
男:我不知道,关键是,困扰我的是节目分发,这些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获得的录像,如何分发才能使得节目继续。因为它必须全时播放,否则它就不是24小时直播了。

男:谢谢(接过侍者的菜单)
女:谢谢(接过侍者的菜单)
男:你知道这叫什么?这叫非导向性服务,仅是我对欧洲的观察(大概是指侍者没有介绍菜单)。
女:我父母从来没有谈到我恋爱、结婚、生孩子的可能性,甚至在小女孩时,他们就让我考虑我未来的职业,你知道,像室内设计,律师之类的。我对爸爸说“我想当作家”,他说“新闻记者”。我说我想为流浪猫找个庇护所,他说“兽医”。我说我想当演员,他说“电视新闻主播”。不断地把我爱幻想的雄心变成实际的赚钱职业。(父母的导向式控制)
男:我小时候就能洞察谎言。父母向我撒谎时,我总能马上识破。高中时,我老听到人们说他们将来要做什么,而实际没有做。没有人在乎这一点。我从来对周围人的雄心壮志无动于衷。
女:你明白吗?如果你父母在任何事上从不完全反对你,并且表现得友好、支持性的时候,你就很难公开抱怨什么了,即使他们错了。这些屁话是消极侵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恨它,我确实恨它。(反对父母的温柔的导向)
男:哦,你知道,除了这些屁话,还有另一种……,我记得孩时的奇迹时刻。我记得母亲第一次告诉我死亡的事。我的祖母死了,我们全家到弗罗里达去看他们。我大概三岁到三岁半。不管怎样,我还是在后院玩耍,我姐姐刚教会我用花园的浇水管。我在玩浇水管,水喷向太阳,出现了一道彩虹。这时通过薄雾看我到了祖母。她坐在那里,向我微笑。我拿着水管看了很久。我看着她,最后我放开管嘴,你知道,然后放下水管,她就消失了。我跑回去告诉父母,他们让我坐下,给我讲了一通大道理,什么当人死后,你不能再见到他们,什么这是我的想像。但我知道我确实看见了。我很高兴我看到了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场景。但我不知道,是否是这些事件,让我觉得所有事情都模棱两可,即使是死亡。(父母对儿童感觉的否认)
女:你很幸运,能对死亡有这样的态度。我觉得我一天24小时都在恐惧死亡。我发誓,我的意思是,这正是我在这个火车上的原因。如果不是怕死,我现在已经飞到巴黎了。
男:哦,接着讲。
女:我无法克制,我知道从统计上说,坐飞机是安全的。然而当我在飞机上时,我可以看到飞机爆炸,我可以看到我坠下云层。我太怕死前几秒的意识,你知道自己要死了。我无法克制去想这些,这使人疲惫不堪。
男:对,确实,
女:真正的筋疲力尽。
我想这是维也纳。
男:哦。
女:你在这里下车吗?
男:哦,真倒霉。我早点遇到你就好了,我真喜欢与你聊天。
女:哦,我也是。你真很好。

 

(旅客下车,男主角返回车厢,向女主角走来)
男:我有一个我自己也觉得非常疯狂的想法,但如果我不告诉你,我会一辈子后悔的。
女:什么?
男:我想继续与你聊天。我不知道你的情况怎样,但我觉得我们有某种相似,是不是?。
女:哦,我也是。
男:好,很好,
这是一个建议,在维也纳下车,看看这个城市。
女:(惊讶)什么?
男:来吧,这会很有趣。
来吧
女:(笑问)我们做什么?
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乘明天九点半的飞机离开。我没钱住旅馆,所以我准备到处逛逛。如果你与我同行,会非常有趣。如果我是一个精神变态者,你就乘下班火车走好了。
好,好,这样想想。跳到十到二十年之后,好不好?你结婚了,只是你的婚姻不再有原来的激情,你开始责备你的丈夫,你想起你生活中遇到的所有小伙子,你想如果你当初选择其中一个的话,你现在会怎么样?我就是这些小伙子中的一个。我就在这里。你这样想,你通过时间旅行从那时回到现在,看看你失去的东西。当发现你没有失去任何东西,这对你与你丈夫会是一个极大的安慰。我与他一样是个失败者。没有上进心、无聊透顶。你作了正确的选择,你是幸福的。
女:让我取下包。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