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文涛:网络流传的骂人语言是受革命电影影响《锵锵三人行》2011年3月11日,何平,孟广美|

窦文涛:网络流传的骂人语言是受革命电影影响《锵锵三人行》2011年3月11日,何平,孟广美

窦文涛:网络流传的骂人语言是受革命电影影响《锵锵三人行》2011年3月11日,何平,孟广美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核心提示:电影分级制在国内是个老话题,每当银幕上出现有关色情、暴力、恐怖的“现象级”影片时,在禁与不禁、剪与不剪的口水战后,“电影分级制”话题就会被重提。《色-戒》《唐山大地震》《让子弹飞》等都曾引发过此类讨论。

凤凰卫视3月11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广美,咱们何导代表导演协会也来参加咱们这个论坛,两位都算电影界人士吗?

何平:我算,广美是涉及的面太广。

孟广美:我还是属于广大观众群。

窦文涛:广美演过好莱坞大片呢,《神鬼传奇》中国翻译叫什么,金字塔那个。但是你可是演的可是挺被暴力的,广美演的那个女军官脸上斜横着一个刀疤。

孟广美:是,她希望看出被虐待过的那种痕迹,我是军人呐。

何平:电影暴力的最高形式就是战争片

窦文涛:没错,为什么真正要在影片里,如果你严禁了暴力、凶杀之后,电影就没有什么可看了。

何平:暴力是电影很重要的元素,表现暴力的。

窦文涛:所以这个话题最近弄得我就很糊涂,聊得还很热,就是有代表、委员,都是你们专家,什么院长讲的提案,就是说我们是不是要立法,说你看那个《让子弹飞》了吗,说有没有吃这碗粉,把胃剜出来看看,太血腥了,我就说我觉得他这个提案很有意思,说是暴力血腥场面很多成年人看了都会感到不适。

我知道你们原来在聊分级,但是现在像有的政协委员都讲了,说电影要立法,规定写到什么程度,炸到什么程度,不能有凶杀,不能有强奸,不能有暴力,不能有变态,不是像有些人说的电影要分级,而且要立法,立法是大概念。

这个话题弄得我很糊涂,怎么理解呢?

何平:这个事最近在微博上讨论得非常厉害,就是掀起了一个事件,因为电影的立法也确实电影界呼吁了很多年,因为电影只有立法才有分级嘛,因为分级是电影法当中的一部分,其实更多的是考虑到不同类型的影片,给不同年龄层的观众,比如说像那种比较血腥暴力的战争片,那在国际上会有很多的规定了,就是说要在家长陪同下观看等等,有很多级,中国电影一直没有分级。

中国电影没分级就变成什么呢,在美国是18岁以上才能观看的电影,成人电影,但是在中国老少皆宜,都可以买电影票进去看。这个事情可能很多普通观众和我们老百姓不太知道这些事情,但是这个分级确实对中国的青少年是很重要的,因为确实有些成人的题材里面,成人题材不光是那个。

窦文涛:不光是暴力。

何平:不光是色情,但是很多的领导或者是有些机构就可能,你们要拍成人电影,成人电影就好象变成了要拍色情了,其实不是,成人电影里面也包括暴力部分。

窦文涛:恐怖。

何平:恐怖部分,包括过分的悬疑,这些都属于成人电影,所以成人电影是很广泛的,那电影的暴力的最高形式,就是人类的最高形式,就是战争。战争片永远都是票房最好的,电影史累计下来的。

窦文涛:我就说如果是说严格,你说人性里面为什么,好莱坞电影,咱就说《变形金刚》,《变形金刚》青少年可以看吧,但是《变形金刚》里面也没有暴力呢?

何平:多了,我们小时候看那些片子不都很暴力吗。

窦文涛:《大决战》有没有暴力呢?

何平:那很多了,那南征北战,那些战争片都一定要有暴力了。

窦文涛:《阿凡达》呢?

何平:那更暴力了。

何平:武侠片是暴力美学的典型代表

窦文涛:所以现在怎么理解这个事呢,广美,你看你拍暴力电影的,你怎么看,拍过。

孟广美:我觉得暴力两个字是不是太笼统了,就是什么叫暴力,什么叫暴力,到底是意识的暴力比较可怕,还是画面的暴力比较可怕,可能我们想到暴力就觉得屠杀、血腥,然后残害,这种叫暴力,但有时候我觉得意识形态的那种暴力其实是更吓人的,你整部片里面可能没有见血。

像之前可能好多年以前我记得有一部电影,让我现在印象很深刻的,叫(英文考配凯次),就是连环杀手,你可能根本连他怎么作案你都看不到,你已经有那个结果在那里了,在美国很多人在研究连环杀手是怎么作案的,所以美国政府也很担心说,我们是不是不应该去拍这些连环杀手的纪录片,因为很多人会研究他们的轨迹之后,重复去作案,但是政府又觉得说,我不把这个凶手的行凶的方式跟他的一些惯用的手法跟技巧公诸于世的话,那很多无辜的受害者不知道怎样防范,所以这个就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了。

窦文涛:而且我不知道,何导,为什么电影里面又有一个暴力美学这个概念,这人真是很奇怪,为什么爱看的电影里面都有暴力呢,而且你看像马丁.史高西斯,像昆顿塔伦天奴,日本的北野武,甚至中国的吴宇森,大家就在讲是暴力美学,甚至你知道吗,所以我老觉得有时候,道德问题应该把它当成学术问题,就是它需要平下心来去研究,它很具体。

比方说你知道近些年有个电影叫《斯巴达300壮士》,然后延续的那种风格,后来出来了个电视剧,叫《斯巴达克斯》,老实讲,这个《斯巴达克斯》血腥到一个这样的程度,可是我看却没有血腥的感觉,为什么呢,它是作出一种什么影像风格,是故意做假,比如说一刀下来,血从斯巴达克斯的背后就出来,而且那个血被电脑做得都闪亮,闪光,它就是让你看出来是电脑做的假的,它的这么一种画面风格,甚至所以我看着都不血腥,跟电脑做的游戏一样。

何平:所以暴力美学除了血腥的表现的那种美感以外,其实中国华语电影里面,在全世界唯独我觉得最牛的,代表性的符号就是武侠片。很多武侠片就是建立在暴力美学基础上,如果没有暴力美学,武侠片打什么呀瞎在那。

窦文涛:我也真奇怪了,为什么每一个男导演好像都有拍暴力片的梦,动作片吧或者叫,连贾樟柯最近都要拍武侠片,是不是?

何平:对,像王家卫这样的文艺片导演也一直在追随武侠片。

窦文涛:但是你说这个暴力,过去也有人说,为什么我说是个学术问题,对孩子肯定看来是影响不好的,所以要分级,但是对成年人该怎么看,你比如说对于我来讲,它不会把我变得更暴力,我也看过一些心理学的研究,就是说人这种动物,我们的老祖先都是攻击的,那么你的这个攻击是你的本能,有一种心理学叫带场说,看见屏幕上杀人,你的某种欲望被转移了,被外置了,所以你就不会去暴力,但是这种学说也有争议。

何平:看电影的过程,很多观众是一个宣泄的过程,比如说你看了一个很感人的电影,流眼泪感动的,因为很多比如我从男观众角度上讲,生活中流泪哭的机会不多,跟女生可能不太一样,但是当你关到一个黑房子里面,你去看那些很感人的电影的时候,你看那大老爷们都哭得不得了,这是一种宣泄,就是你生活中不常见的。

其实暴力也一样,暴力就是说你在生活中有法律,有道德等等的社会的关注和你自己的被教育的成长的过程,所以你自己的暴力行为是不可能产生的,但是你并不是你的人性里面没有暴力的因子,那你到电影院里面以后,你的所有暴力的欲望在电影院里完全的被宣泄出来,等你走出电影院的时候,你心灵很健康了,你并不是一个暴力的人。

窦文涛:人都给别人杀了。

何平:电影里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得表现人性的东西,人性就有好的一面和恶的一面,好的一面也可能就是好的暴力,恶的一面就是恶的暴力,人性都是很多面的。

窦文涛:武装分子杀人质的视频最暴力

窦文涛:你看,广美,我一直有一个偏见,我脑子里,你看按说观众一半是女的,但是我也发现我理解女性爱看的电影是爱情片、文艺片,这种没有打没有杀的,可是为什么这种片子从来就不会是票房的王中王,世界性的大片子里面,那就说明肯定女观众也进去,对吧?

孟广美:那当然。

何平:有一个电影是恐怖片,日本拍的叫《午夜凶铃》,其实我跟你讲80%喜欢看的是女性观众。

窦文涛:你可以讲讲女性观众。

孟广美:恐怖片是绝对挣不到我一毛钱的,我没那个胆,也没法看恐怖片,但是刚才你举的几部什么《阿凡达》、《变形金刚》、《杀死比尔》,我是那种超级的粉丝,那你刚问我说里面有暴力吗,我怎么就想不起来有任何的暴力场面,因为对我来讲那些画面根本就不叫暴力。

窦文涛:那叫什么?

孟广美:我不知道,所以我就觉得,那你现在问我说,其实可能我们的领导们不希望拍有暴力的电影,是希望对我们的生理卫生造成不好的影响,但是我觉得一个心理健康的人,我觉得进去电影院里面看一个所谓有暴力画面,像《阿凡达》、《变形金刚》这样子的电影的时候,我觉得它的娱乐性远远超过说它会带坏我,或者是说引起我身体里面的什么暴力因子。

窦文涛:我理解能够触动我的暴力是哪种东西,我可以给你举个例子,网上有,我觉得那玩意真是不能传播,就是真的大概在车臣那边,东欧那边,网上就有那个视频,就是怎么杀他们绑架的一个人,你知道吗,大皮靴就把俄罗斯士兵脑袋在这,然后一把刀毫无预警的,毫无准备的从脖子中间插进去,然后往外划,一下就死了,那个东西我觉得是。

何平:其实一样,比如说萨达姆被处死的绞刑的过程,全世界的电视台在转播,大陆也播,所以这种一个犯人,无论他曾经的对与错,一个人是有尊严的,被处死的过程这样被直播。

窦文涛:那个看着就闹心。

窦文涛:你刚才讲什么恐怖片,讲《午夜凶铃》,我看很多人到今天还在聊《午夜凶铃》,听说最近好莱坞也要拍这个《午夜凶铃》。

何平:好像已经拍了。

窦文涛:你知道我们还是三个男的去看《午夜凶铃》的,好莱坞拍的恐怖片我倒觉得不可怕,因为它是假的,你知道它是假的,再恶心再怎么的都是假的,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么,日本的这个跟你的生活细节密切相关,你回到家就觉得一个女的从你们家电视里爬出来。

何平:“人之初 性本善”只是美好愿望

何平:其实我觉得人的心理内心都很脆弱。我也特别同意广美刚才说的,举那个例子,就是说有时候的电影表现的行为暴力,其实远远对观众的影响不如表现心灵的暴力,那个能记一生。

孟广美:我想就暴力来讲,血腥来讲的话,很多年前一部《杀死比尔》,还拍续集,那个血流成河,我想是我看过所有电影里面出血量最大的一部电影,但是看完之后回家,你在戏里面看的时候觉得说那还有一个,你快过去砍他呀,因为那个感觉你像在打游戏机的样子,你心里完全把它当作一个卡通片、动画片在看,你都不觉得说这是否会在现实生活当中出现,你看之后还是会很开心的,不会让你心里面有什么很压抑,很黑色,很不舒服的感觉。

何平:每个人心里都有暴力的渴望,怎么叫暴力渴望,因为暴力能够特别简单的解决特别复杂的问题。

窦文涛:但是从另一方面说,他们就在讲,会不会让大家看得有样学样,或者受伤害。

何平:我个人觉得,好的东西,就是正面的教远远大过于负面的教育,在电影里面,所以我特别反对什么呢,一有什么事是看了哪部电影,从哪部电影里学的,我觉得这是不对的。

窦文涛:那你说这个是有公论的,当年刺杀里根的总统的叫辛克利,他不就是说他是看了出租汽车司机的电影,那个电影罗伯蒂尼.路和朱迪.福斯特演的,他爱上朱迪.福斯特,他就说电影里为了吸引女人的注意去刺杀总统,所以他就去刺杀里根,这个例子又怎么解释呢?

何平:我觉得这个就是属于找不到自己的动机了,然后去找很多借口,你比如说小孩子,没有看到电影的小孩子,有时候会说一两句谎话,难道说谎跟社会的教育有关系吗?

孟广美:他可能还会去残害一些小动物,那个其实就是他本身本能。

何平:对呀,他那个是一个本能,他那个时候还没有学会看电影,根据没看过电影,他就可能会去弄死一个小蚂蚁,或者是怎么怎么样,这个东西跟电影有关系吗?

窦文涛:没错,所以说过去我们有一种道统,不喜欢看到,承认人性当中这种攻击行本能,包括性的本能,不喜欢看到这些本能的呈现。

何平:所以有时候讲,过去的讲人之初,性本善未必,值得怀疑。这是我觉得也是理想主义的愿望,其实我觉得当DNA转移给我们所有人的时候,通过我们的父母和祖先,这个DNA一定有祖先的,那一定是好的和坏的同时都带来了,什么叫传统,传统就是传而统之,把好的坏的一起从历史贯彻到今天。

窦文涛:而且这次还有人聊,我觉得也是个很有意思的文化上的问题,就是说有委员就讲了,为什么当年我最爱看的电影就是《董存瑞》,说当年我们的革命战争电影为什么我看了没有暴力的感觉,你们台湾小时候是看什么电影长大的,你记得吗?

孟广美:琼瑶,好多琼瑶的电影,然后也有好多武侠片,古龙。

窦文涛:有没有什么800四行仓库?

孟广美:有。

何平:柯俊雄演的那些军队的国策电影。

窦文涛:所以为什么我问这个问题,其实这个委员提的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是对于当年咱们小时候看的这些,我们小时候看的几乎全是革命电影,那家伙《英雄王成》,向我开炮,全是这种。就是他说我没有暴力的感觉,可是对这个问题我要说它实际是个学术问题,现在有些人说,那个时候的革命战争题材电影特别真诚,有诚意,很多人怀旧、缅怀,甚至也有人说那个时候激励了革命的斗志,这都是也有的。

但是我要说也有一种研究,这种研究在说,当然不见得是定论,当年我们这一代的孩子,60后、70后看这种电影长大,那么培养的一种骨子里的一种情节,就是有个敌我概念,对待敌人要像冬天一样寒冷,对待什么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动不动就把人民内部矛盾上升到敌我矛盾,甚至有的人说这种流风所及,你看咱们小时候这个小孩其实都是挺暴的,包括现在今天网络上,骂人的语言好多时候是受当年的电视台词都差不多。

孟广美:正义对付邪恶有时需要暴力

窦文涛:刚才去广告的时候广美深有感触的说以暴治暴还是很有必要,最近碰到什么家暴了吗?

孟广美:没有,我这样讲,90分钟你要呈现一个完整的故事,刚才何老师讲了,电影都是反映我们现实社会里面,你要有很多很多的元素,你要有正面就要有反面,你要有英雄就要有邪恶的一方,要有对立才能够,总不能永远只有邪恶的人用暴力暴力,那你正面的那方永远挨打,有的时候正义的那一面还是要用暴力才能够打击暴力,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那部电影Diehard,就是死的很用力,我不晓得内地翻译成什么名字,布鲁斯.威利斯拍的,他连续拍了三集还是四集的续集。

窦文涛:《虎胆龙威》。

孟广美:他到了50几岁的时候还拍了第四集,他就是最典型的在电影里面用暴力来制服暴徒,但是那样子的一个电影给我们学会的是什么东西,邪永远不会胜正,好的人可以牺牲自己,用暴力的手段去拯救那些无辜的人质。

何平:其实吴宇森导演的电影里面也是充满了,就是在暴力中体现男人之间的情感,兄弟之间的情谊,那种友情,而且这种其实给我们的看的并不是血腥和暴力,枪战的那些瞬间的画面,给我们的教育或者给我们的影响,就是给观众的影响是情感的力量远远大于画面表现的东西。

窦文涛:没错,战争当中为了朋友牺牲,那让人眼泪就流下来了,而且你看中国武侠片这个算不算路子呢,它这个暴力的背后表现的基本上就像中国人唱的什么歌,就是忍无可忍的时候,我会挺身而出,这是不是制定了一个潜规则,你看中国的武侠片都是给人欺负得我实在不行了,用尽一切和平手段。

何平:成龙就是典型的。

窦文涛:我忍啊忍,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打你丫的。

何平:该出手时就出手,名言。

窦文涛:打得我都不行了,我该打你一下了。

何平:暴力的极限是他反抗的,那就是电影的高潮,就是给你欺负的小人物不行了,反抗的时候就变成暴力的极端手段。

窦文涛:暴力片都是正当防卫。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