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我们国家缺乏信托责任《锵锵三人行》2008年7月14日,许子东,窦文涛|

郎咸平:我们国家缺乏信托责任《锵锵三人行》2008年7月14日,许子东,窦文涛

郎咸平:我们国家缺乏信托责任《锵锵三人行》2008年7月14日,许子东,窦文涛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年代久远,没有找到视频


 

郎咸平话你知:股市中的“大小非”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许老师,咱们现在这年头,都得向他学习,郎咸平教授,我跟你说我现在发现这时候你不管你懂不懂经济,你爱不爱好经济,你离不开经济,而且你最好能懂一点。

要不然你看现在这个股市,人人都聊呢,最近有一个股民们都在议论纷纷的,但实际我根本不懂怎么回事,“大小非”,什么叫“大小非”?所以一开始,我得跟观众们学习一下,不得不照本宣科的学习,大小非的“非”,是指的非流通股,因为股改呢,这个非流通股可以流通,叫解禁,对吧?

那么持股量低于5%的非流通股票叫“小非”,大于5%的叫“大非”。那么什么意思呢?原来不准流通的股票,如果解禁,你可以流通,那当然一下子就涨了嘛,那么这人就很有这个欲望把它抛售、套现,马上就拿到钱了,但是这样呢,好像会引起股市的混乱不平衡,是不是基本上这么一个?

郎咸平:没错,很正确。所以最近这几个月来大小非问题很严重,那就是上市公司它自己持有这种所谓非流通,它在股价大跌的情况下之下照抛,根本管都不管股民,中小股民损失太大了,就不管。

窦文涛:就是说一般这个“大非”超过5%以上,这一般大概是企业的高层。

郎咸平:通常就是企业大股东,国营企业或者是法人股这些大股东,他们所持的。

许子东:他们为什么要抛呢?

郎咸平:国家规定可以抛了,05年开始。

窦文涛:原来是“非流通股”嘛。

郎咸平:原来是法人股或者怎么样,不能流通的,价格比较低,现在都可以在股票市场上随意套现。

许子东:就是说没有信托责任。

郎咸平:我还没有讲到这个问题呢?

窦文涛:原来说的原始股有什么不一样的概念?

郎咸平:原始股,我们不扯远了,原始股就是你可以这么理解,不要这么理解,搞得复杂了。你原始股扯到法人股,不要扯这么多,没有这些。可流通跟不可流通,我们过去的上市公司,在06年之前呢,就是可能说25%的股票是给顾客流通的,75%可能是法人股,是机构所持有的,这么流通,你只能有机构私下来卖,但价格就很低。

比如说流通的股票是10块钱一股,非流通的呢?1块钱一股,我这个机构可以卖给你这个机构,你这个机构可以卖给别的机构,但是不能够卖给中小股民的,你不能卖出去的,只能在机构里之间流通,叫非流通股。

窦文涛:是这样?

郎咸平:流通股呢,就是我们中小股民买的股,就叫流通股,所以股改就是这些人可以说70%的这些不能流通的股票,全部都可以卖给中小股民了。

许子东:那价钱就上升了?是吧?

郎咸平:价钱就跌了嘛,你大量推出的结果,供给量增加,价格就跌了嘛。所以今年为什么遭到股市,遭到这么大的小股民的愤慨,原因就在这里,在股价这么跌的情况之下,这些上市公司大量推出他们的股票。

窦文涛:那这个股改就规定这个“大小非”解禁,这个对不对呢?

郎咸平:当然是错的了,我今天在这个节目里面呢,就要谈这个话题,证监会等等有关的机构。

窦文涛:他说“我说了多少回,证监会不听我的”。

许子东:我再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因为这个不怕笑,我不炒股,不是说那些国有的大企业,什么中石油、中移动,他们上市的只是百分之一十、二十,对吗?

郎咸平:对,这就是流通股。

许子东:80%是不能动了嘛,现在这个80%也能卖了。就是说中石油他全部的股票都可以拿出来。

郎咸平:基本上是这个样子。

中英股改对比悬殊VS英国股改中的三大定律

窦文涛:那冲击太大了。

许子东:那我再问一个简单的问题,那这样的股票上市,跟这个大公司的上层的决定都是有关系的。

郎咸平:这是政策的决定,政府让他开始卖,他就可以卖。

许子东:但是以后它这个公司里面,比方说我要跟谁合并,我要开什么厂。

郎咸平:也就是公司领导说,我就在08年3月份把它卖了算了。

许子东:比方说我在东海又发现了一块油田,那我什么时候公布这个消息,就会影响到它的股价,那么理论上它这个公司的上层,就知道他的决定,可以影响,那他要他的媳妇,或者是媳妇的弟弟去大量的买这种股票,没法避免的?

郎咸平:这叫内幕交易,理论上是禁止的,但是很难抓。

许子东:在美国有没有办法?

郎咸平:非常严格。

窦文涛:怎么严格呢?那我问你这个股改为什么要让它解禁呢?

郎咸平:我这样讲好了,比如说你像国有企业,比如说在英国吧,英国也是跟中国一样,也是有国营企业,国有企业是国家控股,也是不流通的。那么股改,让国家控股的不能流通的股票卖给老百姓,所以英国也搞过股改,那我就拿英国的股改跟我们中国的股改作个对比,那你就知道为什么中国是失败的,英国成功了,一这样讲就清楚了。这个英国的股改是在撒切尔夫人时代,她找了一个叫罗斯查尔德家族帮她设计了一个股改的三个定律。

第一定律,大家请注意听好,这些国营企业要上市,就是要股改的国营企业,必须要具有信托责任的职业经理人好好经营,所谓信托责任就是职业经理人做好是应该的,你要替你的股东创造财富,做不到你就下台。

许子东:就是说这个国营企业用很高薪请来专业人士,他来把这个公司做的很好。

郎咸平:你存在的目的就是替你的股东赚钱,第一。

许子东:他不是为上级服务,他是为股东服务。

郎咸平:股东赚钱,对。定律二很重要,只有好的公司才能股改,经营好的公司才能股改。

许子东:谁来判断它好不好。

郎咸平:政府判断,什么叫好?就是你能改善你的业绩,坏的不能改,为什么呢?因为这是英国政府对英国股民的信托责任,因为坏公司股改的话,股价一跌就害了老百姓,老百姓会怨恨政府。因此英国政府规定只有好的公司才能进行股改,第二定律,就是英国政府对老百姓的信托责任,因为你是老百姓所选的嘛,你总要为老百姓赚钱而打算嘛是不是。

窦文涛:我插一下,他第一次从他嘴里听信托责任这个词,你知道是说什么呢?就说咱们这所谓企业家,做善事把钱捐款,他就是说这不光是一个道德问题,他认为就是你发了财的这个企业家,你不能光为自己赚钱,因为是不是你有一份信托责任。你给我们解释这个信托责任是什么意思呢?

郎咸平:所谓信托责任就是,你看。

许子东:所有买了股票的人。

郎咸平:我讲更广泛一点,你对你的国家民族,对你的股东有没有点信托责任,你的责任感在哪里?

许子东:邂逅的。

郎咸平:对,比如说国企老总来讲好了。你为什么做好呢?因为这对国家民族以及你的股东的信托责任,因为我把这个位置给你坐,我信托给你,让你去做,你当然要做好,就这么简单。

窦文涛:而且要为我负责。

郎咸平:为我负责,为我的股东负责,这叫信托责任。我们国企改革最大的弊病就是没有要求国企老总要有信托责任。

窦文涛:怎么没有要求呢?不都是。

郎咸平:过去没有的。

窦文涛:谁知道你好坏。

郎咸平:不是我自己的,是我干不好,过去不就这么想嘛。

许子东:咱们比方说一个领导,他欣赏一个下级,比方我是上面的领导,那他有个公司,那我觉得他这个公司做得很好,我第一我可以认为他是好公司了;第二我就可以支持他上市了。

郎咸平:英国他是有一个很严格的审计季度,不是凭个人喜好的,我把这个先讲完。

窦文涛:对,你刚才讲了两个。

郎咸平:第三个,就是股改之后的好公司,英国政府,注意他是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英国政府,仍然保有一股黄金股,什么意思呢?在重大决策上面,英国政府具有否决权。

窦文涛:一票否决。

郎咸平:一票否决,什么目的呢?保护中小股民,因为这是英国政府对老百姓的信托责任。

窦文涛:就比如说发现你的大非。

郎咸平:抛掉了。

窦文涛:他英国政府就可以否决。哎呦,这个制度真是。

郎咸平:你看,我在2005年就讲过这三个定律,没人听,如果当时证监会可以把这三个定律都加上去的话,今天没有大小非的问题,为什么?一票否决,就保护了中小股民了嘛,就这么简单。如果当时,我在上海的电视节目里面,我就讲了这个话,我们要学习,因为股改的国家很多,我们今天证监会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学习、缺乏研究。如果我们的股改,就是只有好公司可以股改,是吧,股改之后,我们政府还是保有一股黄金股,那么今年所发生的大小非问题全部都不会发生。

中国股改 缺乏信托责任制

许子东:那我说一句悲观的话了,那要是公司的舅舅就是政府里面的高层,那他就可以判断你是好公司,他那一个股,他可以随时用来。

郎咸平:你需要一个具有信托责任的审计公司做。

许子东:这审计公司是我另外一个职责。

郎咸平:那你没有办法,因为我们这个国家就是缺乏信托责任的,所以你会提出这么多问题,理解我的意思吧。那作为英国人看起,在外国人看起来就是。

许子东:那不是我的职责,我根本不让他管这个公司。

郎咸平:因为我们国家缺乏信托责任。

窦文涛:信托责任的问题。

许子东:这公司就是说派他做的。

郎咸平:我这样讲好了,我们改革开放引进的资本主义,但是我想请问全国观众,资本主义的灵魂是什么?我会告诉你信托责任。

窦文涛:哦,不是市场牟利。

郎咸平:不是市场牟利,这一切市场牟利的行为必须在信托责任的基础之上才有价值,才能替老百姓传达价值。

许子东:所以我们现在要坚持社会主义就要去掉它这个核心。

郎咸平:那么你刚才讲的问题,都是缺乏信托责任的做法,我给我自己的舅舅,我做审计我也不按照自己的良心,你做我朋友给你,就是缺乏信托责任才会有你刚才讲的问题。

窦文涛:你的意思信托责任是不是有点类似于咱说的大局感、责任感。

郎咸平:良心的问题。

窦文涛:你比如说,你像大企业。

许子东:你靠道德责任、良心,那舅舅的良心哪去了。

窦文涛:你就说像这个大非,它自己把它手中持有的一下子抛出去。

郎咸平:是缺乏信托责任。

窦文涛:这本身他不考虑股东的利益。这就叫缺乏信托责任。

郎咸平:缺乏信托责任。

窦文涛:就是他自己为人就有问题。

许子东:有没有法律的东西。

郎咸平:听我讲完,信托责任怎么保证呢,要严刑峻法,所以美国的证监会,就是美国的宪法有非常严格的法律,来强迫你有信托责任,让你不敢不有信托责任,否则大刑伺候。这是美国。

许子东:它那个监察的系统,跟你上去指派的系统是另外一个系统。

郎咸平:它是这样子的,当然我不想美国制度也很复杂,美国制度,美国监察制度是环环相扣的,他每个部门都有制衡,比如美国证监会里面,他就有我们所谓的政治部,他自己会监察自己,他的上面还有联邦法院还有参众议员,他也可以监察他,他的监察是环环相扣的,目的是什么呢?保证每一个环节都具有信托责任的。

窦文涛:信托责任,这回我是学会这词儿了。

郎咸平:那没有怎么办呢?那就是严刑峻法,用非常严格的法律给你判刑。

窦文涛:没有信托责任能判刑。

郎咸平:刑法判刑。就像现在大小非的问题,如果放在美国去的话,那就是标准的犯罪。在中国无所谓,因为我们没有信托责任。

许子东:咱们有优越性。

窦文涛:我看最近不也说出台了一个什么办法,来制约大小非解禁的问题嘛。

郎咸平:如果你有黄金股的话,你又何必这么麻烦的呢?你看到最后不还是回归到我讲的问题了嘛,如果他们早两年听的话,不就没有这些问题了吗?

许子东:他没有在制度上想办法。

郎咸平:谁知道。

许子东:先再想别的措施来拯救。

郎咸平:所以为什么会这样?叫做远见。

许子东:咱们摸着石头过河。

郎咸平:这些问题,这些法定是不是我当时所谓的黄金股。

许子东:又吹、又吹。

郎咸平:对不对,又吹牛了。真的如果两年之前你就设黄金股制度,这些都是不用浪费时间的,老百姓也不用受这么多罪了,这制度的设立是多么重要。

许子东:资本主义的那一套,他有一套连环的东西。

郎咸平:就是这个问题。

经济改革中 中国需要同时引进“硬软件”

许子东:你不能单单拿其中的一部分。

郎咸平:你不能把市场化拿进来,民营经济拿进来,他的灵魂就不要了,什么灵魂对国家民族的责任感,这个不要,这个不行的。

许子东:资本主义他是假定,他承认你赚钱,有合法性,有合理性。但是他又假定你人是自私、贪婪的,没有东西监控你这个人,就是会害人的。

郎咸平:一定是大欺小,强欺弱。

许子东:所以他后面就跟着一套东西,咱引进,就好像引进一套设备,咱不能就买两个主机。把旁边附带的安全闸门什么东西都不买。

郎咸平:也就是说,我们把硬件买回来了,软件没有。

许子东:这个所以现在就讲,单单经济改革是走不下去的。

郎咸平:所以你刚刚讲的问题,都是非常深刻的问题,你的舅舅的问题,你的阿姨的问题都非常深刻的问题,因为我们就缺乏一个灵魂。

窦文涛:但是,像中国的形式也有中国的特殊性,你比如说现在的股市,大家都是议论纷纷,你有预测嘛,你觉得这会怎么样呢。

郎咸平:那我们可以下期再开个节目,就讲股市问题,可以讲得更清,好嘛,咱就不用花这两分钟讲,实际上股市的问题,它在某些程度方面,它已经反映出了我们经济上箫条的现状。

窦文涛:你觉得是这样的一种反映。那我们这个房市呢。本来我想听你讲房子的。

郎咸平:我们在下一期再讲。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