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为什么没有高速公路《锵锵三人行》2008年9月16日,王蒙,査建英,窦文涛|

俄罗斯为什么没有高速公路《锵锵三人行》2008年9月16日,王蒙,査建英,窦文涛

俄罗斯为什么没有高速公路《锵锵三人行》2008年9月16日,王蒙,査建英,窦文涛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王蒙:很难的。美国有一任大使,有一次他请我一块吃午饭,后来就说起这个,我们就说我们都用电脑,都用网络,他说美国有一种观点,就说一个允许老百姓使用电脑上网的国家,这个国家,不能算极权国家。

窦文涛:对,我在书里看到过这个。

王蒙:我也引用了这个。他有这么一个话说的更高。他说不管你对中国有多少看法,中国进入了他的近代史了,他说甚至是更古以来的,更长的历史当中,发展得最好的阶段,最好的时期。

查建英:这个真的是有,现在有这种看法的越来越多了,因为其实在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有一段时间,我觉得其实西方的媒体很多人对中国是比较悲观的,他觉得这个阶段以后,会越来越坏,没想到经济也起飞了,而且个人的空间、政治的文明的也在朝一个好的方向发展,所以这种观点,我觉得人数在越来越多,就是像您说的这种对中国怎么定性,好象也在改变,包括前段时间,就是在奥运期间,我还看到一些大的媒体,比如说《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就说,你看中国现在他在奥运期间有一些特别的,比如说三个公园开放,可以大家去自由请愿,他就报名说,我也请愿,我要求保护北京的文化遗产。

结果他就被接待了,但是手续是实在太繁杂了,最后他就放弃了,不过他得出了一个结论,他就是说你看硬件首先已经很漂亮了,接待的人员态度也很友好,虽然这个事情最后没做成,而且好象也确实没看见有被允许请愿和发生,但是他觉得这是一个社会总的来说,是进步的,所以不能叫它就是极权国家,因为个人自由的空间和文明的程度,是在增加的。他就变成这么一个种态度了。

王蒙:不是,如果要是批评中国的,太容易了。用不着他们万里而来批评,从早到晚都可以批评,是吧,我们在段子上有各种的讽刺,那个短信段子。

窦文涛:没错。

王蒙:我还听过几个现任的文艺界的领导在那而议论,说得还挺损。

窦文涛:说什么?

王蒙:说这个中国自古以来,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说以后要是记咱们这一段人,咱们主要的文学形式是什么呢?另外一个,也是一位领导,那咱们就是,一个是小品,一个是段子呗。这个是讽刺的,实际上是一个讽刺。但是他们换一句话说呢,你回想一下,中国它是怎么发展过来的?

从我个人来说,我生下来3年,日本侵略军就打进来了,然后我整个小学阶段是在日军的控制下的。没事突然,我们小学几年级啊,让我们背第四治安强化运动的这个口号。

我头一回听说,治安强化运动,然后又是内战,这个“四五”年日本投降了,然后是内战,这个解放了,1949年以后,有几年特别高兴,然后运动、运动、运动、运动,所以说,你什么时候过过一个连续的,二三十年的,相对比较平稳的而且是向上的日子,你什么时候过过?

可是这个问题,我就要请教你们一个问题,因为不管怎么说,你们二位比我年轻一点,因为最近我和一个80后作家有一个交谈,他就让我谈这个80年代后的作家的看法。我说我这个看法,我这个的话,可能有点得罪人,有点刺激人,我说他们写的都非常好,你们的文字,你们的语言,你们的观念都给我很多的启发,我向你们学到了很多的东西,但第一没有昨天,第二竭力使自己不像中国人,让你看着它像在瑞士,也不像美国的,绝不是反共国家的。

查建英:你是说这些80后出生的作家写的作品?

王蒙:对,所以有没有必要让他们知道昨天?后来网上就有人就骂我,说人家没昨天,没昨天怕什么,你老家伙你都没明天呢。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