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夫妻高潮时喊德国万岁《锵锵三人行》2010年6月14日,杨舒,许子东,窦文涛|

德国夫妻高潮时喊德国万岁《锵锵三人行》2010年6月14日,杨舒,许子东,窦文涛

德国夫妻高潮时喊德国万岁《锵锵三人行》2010年6月14日,杨舒,许子东,窦文涛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内容提示:南非世界杯6月11日开幕,本期节目窦文涛邀请嘉宾许子东,美女主持扬舒来为大家聊世界杯。其中许子东谈到中国人看足球,看世界杯不是看足球,大部分人是看世界,在某种意义上世界杯是世界观。杨舒称世界杯是男人看足球,女人看帅哥,自己就是冲着帅哥来的。

凤凰卫视6月14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世界杯绝对不是排除女人的事情

窦文涛:各位观众,现在我荣幸地宣布,古井贡酒特约之《锵锵三人行》之“凤凰卫视世界杯”特别节目之“锵锵世界杯”之《锵锵三人行》开锣啦。

杨舒:你能背得下来,真不容易。

窦文涛:我觉得现在一个恢弘的节目前缀都得长,你想他们为什么让我当这个主持人?因为我能背那个,什么广州本台第八代雅阁之世界因你而美丽之“影响世界华人盛典”。我会干这个。

许子东:新的工人罢工。

窦文涛:哎,咱们今天这个嘉宾要不说我们这个节目,现在大家知道是直播了,这个非常牛的,这个兵强马壮,我们的嘉宾阵容真是少得可怜,哎呀真是零丁洋里叹零丁啊。我们这里头,当然以后,我们还有一个军团在后面等着呢。

杨舒:对。

窦文涛:基本上都是不懂足球的。先说许老师是值得特别介绍,他是我们锵锵。

杨舒:三个人当中最专业的一个。

窦文涛:唯一的专业球迷,要不要加个准字?

许子东:伪专业。

窦文涛:伪专业球迷,至于我本人都不能说是个球迷,是个杯迷,世界杯迷。

杨舒:你不是杯具就好,我是忽然球迷,什么叫忽然球迷?就是四年一来忽然就变球迷了,世界杯一走该干嘛干嘛了,所以有一大批人和我一样,都是忽然球迷。

窦文涛:我说你能把你这俩球摘下来行吗?

杨舒:不带眼镜了。

窦文涛:咱们这个杨舒是咱们的美女嘉宾,她更代表,其实我认为世界杯绝对不是排斥女人的事情。知道嘛,一般人理解这个问题。我跟你说很多女孩,特别是中国女孩,我认为她们有一个美的,就是什么呢?其实女人是很容易被感染的。

杨舒:对。

窦文涛:她喜欢跟着男朋友的男朋友们一起玩,不是玩别的,就是比如说看见男孩子们在一起,看球很兴奋,女孩子她很高兴的。

杨舒:对,而且女孩子就是如果男孩子邀,她喜欢的男生邀请她去看球,她会非常乐意当一个伪球迷,然后也会非常配合在旁边跟着笑干嘛的。

窦文涛:没错,天地一家春嘛,你知道有一个人叫(亦朋音对)的嘛,给我们提供了一段子,就是说世界杯期间,谁说夫妻不在一起,而且感情甜蜜,老公老婆在一块看球,然后这个老婆看着看着非常甜蜜的跟老公说,老公咱们也射个门吧。老公怒了,放屁,这个时候你知道嘛,射别人的门才算赢,射自家的门就算输了。

许子东:错,英国有个调查,就是调查性爱时间,就是做爱的时间,结果调查出来最多的时间是九点多,很固定的一个时间,就是在球迷开始前的二十几分钟,你明白我这个意思了没有,就是说很多很多英国的男女,都是在球赛开始前的二十几分钟,做那个事情,然后就看球,最高境界。

窦文涛:这是,就让我想到人类的一种很另类,也不能说另类,现在变态也都当常态了是吧。要说起来不好意思,有一对夫妻观众,还曾经写信给咱们《锵锵三人行》节目,我也不知道是该感谢她还是该什么,他们夫妻两个给我写这种信,说咱们半夜11点半播,我觉得正常嘛。他说你们知道嘛,我们就是看着你们说话,你们说得越欢,我们就越欢,你说以后我做节目的时候,我正在想,这是什么,意淫的一种。

许子东:不,别误解了,不是同时,同时不行的,是在这之前。

窦文涛:许老师比较重视,咱杨舒没法说话。杨舒代表女球迷。

杨舒:对,但是我觉得世界杯其间,其实女性也可以有观战的权利,足球不应该是男人的权利嘛,对吧,然后这次网上风传有一个帖子,叫做世界杯女性手册,给你们读几个。就是说女孩子懂球的很少嘛,就是说如果你是伪球迷的话,请你千万不要在你男朋友面前说,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几十个人追一个球跑来跑去,因为你男朋友听见绝对会生气。而且接下来一段时间,你男朋友只会知道比赛的时间,球队的名字怎么、怎么样,你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问他,老公你还记得6月几号几号是什么纪念日吗?他直接而来就会打你,这个是巴西和荷兰队的比赛日,那你就失望了。

窦文涛:没错,现在不是都说这个手册不也都讲了嘛,都世界杯了,老公一说孩子是你的,床是你的,厨房是你的,电视是我的。抱着电视。而且女球迷能有特别的贡献,他们把这个照片发回来,好家伙这个照片让我想起,我最近看了一个电视剧叫《斯巴达克斯》,《斯巴达克斯》你知道就是古罗马的时候看那个角斗士,罗马人就嗜血的观众,那个时候的风俗,这个女人都是裸露上身这样狂欢,居然现在古风再重现,你看,导演给咱们看看,这不也是看球嘛,你瞧,这家伙助兴啊。

许子东:世界波。

窦文涛:而且你瞧这个,好。

杨舒:这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窦文涛:对,他们就说南非这次开幕式,没有演那个56个民族56朵花,还是有点种族歧视。

杨舒:我跟你说智利有一个女主持人,她就说了,她说如果智利赢得这次世界杯冠军的话,她将会全裸主持节目。

窦文涛:旁边站着全裸的马拉多纳。还有,我跟你说我就跟你说这个意淫,可到什么程度,我们导演给你看看,在日本的女厕所里头,每一个厕格都有日本队一个球星的名牌,等于说这个女嘉宾,她想。

许子东:非得看着他的图画,才能完成。

窦文涛:就是想入哪个球星,她就跟哪个门,你想这个女人,我跟你说女人,现在我越来越发现,实际比男人更好色,真的真的,实际比男人更好色。人家有句名言嘛就讲,为什么说女人看着好像没有什么性欲的样子呢?因为她们就是性欲本身。

杨舒:这句话可能是一个更更好色的男人说出来的话,所以他就是觉得女人比男人好色。

窦文涛:那个人写完这本书之后,一时没有得到反响,举枪自杀,奥地利的一个青年,写的一本书叫《性与性别》,大家可以看一看。咱们不说这个,说世界杯,哎许老师,这你是专业球迷得发表了,我觉得是法国队让我睡着了,可是今早德国队把我叫醒了。

许子东:到目前8场比赛,只有2场是专业水平的,就是一个是阿拉伯跟尼日利亚那一场,还有就是德国跟澳大利亚那一场,尤其是德国跟澳大利亚这一场,中国的球迷一定看得很爽。

窦文涛:为什么?

许子东:中国人看世界杯不是看足球 是看世界

许子东:第一中国人讨厌澳大利亚队,澳大利亚大洋洲挤进亚洲区来拿名额,这个澳大利亚真是讨厌。你知道中国人看足球,看世界杯不是看足球,大部分人是看世界。世界杯是世界观,在某种意义上。

窦文涛:这词说得好。

许子东:这个世界观要符合三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亚弱欧强,所以这个民族是要脱亚入欧,但是有巴西、阿根廷例外,但是你知道巴西、阿根廷的球员也都在欧洲踢球。面对亚弱欧强的局面,很复杂的心理,一方面我们非常希望第三世界的国家打好,你看这个一有球队打赢了欧洲球队,新华社就会发通讯,说你像韩国队瘦死骆驼不比马大,我们总是闹革命。但是你千万要记住,这个革命闹到最后,总是欧洲人赢的。而且中国人的心理也非常奇怪,这个世界次序不能颠覆,我记得有一年韩国队打进四强,中国的球迷都不支持,觉得它打意大利打赢了以后,我们不舒服。

窦文涛:最近我听说闹什么六九圣战有这么一说。

许子东:你看这个整个世界的次序很奇怪,开始阶段现在亚非拉大开花,但是到最后它很符合我们心中的一个世界次序,最后总是欧洲强队,当然加上巴西、阿根廷在内,要不是那样我们还不满意。

杨舒:怪不得我看韩国打败希腊的那一场,很多中国球迷心里面特别不是滋味,那会儿中国不是把三十年不败的韩国给打输了嘛,这个“思密达”终于败在我们脚下了,结果赢了希腊这是什么感觉,我看网上好多球迷不是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许老师懂。

许子东:希腊那场是打得差,不去讲它了。

窦文涛:希腊现在主要是。

许子东:经济不好。

窦文涛:经济不好。

许子东:没钱。

窦文涛:生活方式受到威胁,不能逃税了,不能一顿饭吃三个钟头了,这个就活不下去。一个月前有个记者说,那个记者说我亲身证明,希腊队当然打败,他说我一个月前去他们集训基地采访,那个程度比中国队差远了,所以就看出败来了嘛。所以相比之下,希腊是被谁逼的?德国逼他们最狠,就是希腊这种闹罢工,德国老是说,你们不能这么懒,老让我们支援。

许子东:不能永远让我们借钱给你。

窦文涛:说你得学我们的这种方式,你就看足球你看出来没有?

许子东:真漂亮。

窦文涛:德国我发现这就是个进攻机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零件呀,你让这帮人,这帮人到富士康流水线上肯定没事,你知道嘛,中国人不一样,你发现了吗?

杨舒:对,德国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球队,就是你发现它球队当中,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大牌或者是顶尖的名牌,但它组合在一起就战无不胜。

窦文涛:克洛泽,克洛泽,我还听一个解说管阿根廷一个9号叫玉观音、玉观音。

窦文涛:这回世界杯说实在的,一开始咱们是满腔热情,但是前几天真是有点昏昏,我看那微博郑渊洁一个评论说得好,他说刚看完阿尔及利亚和斯洛文尼亚的比赛,感觉像是老子和庄子在比赛。

许子东:那场比赛我真的睡着了,我从来没有看足球睡着的。

窦文涛:我是看法国队跟谁那一场。

许子东:乌拉圭也是着了。

窦文涛:也是睡着了。

杨舒:统计一下前七场比赛只进了九个球,这是低于往年的这样一个入球率的,只有到德国那场非常精彩。

许子东:但是阿根廷那场球虽然进球少,但是非常精彩,全因为。

窦文涛:许老师给我发短信,说好看呐,好看呐。

许子东:对,你看差不多有十来个球,由梅西主导的进攻,德国队是机械化部队,阿根廷的进攻是水银泻地,无所不在,这次以后,你还会看到西班牙队,也是这样的踢法,巴西队也是这样的踢法。

杨舒:我觉得这就是专球迷和伪球迷的区别,比如说伪球迷我就觉得名声再大的球员,你不进球都会让球迷很失望,但对你们这种专业球迷来说他不进球,只要踢得好就觉得好。

许子东:你看梅西站在那里都漂亮。

窦文涛:许老师这是有点同性意淫吧,都说梅西现在还没有打出他真正的状态嘛。

许子东:对,那是因为我们平常看巴塞罗那。你看就是因为有了他,阿根廷现在都像巴塞罗那了,以前我每次都不支持阿根廷,因为它老跟英国较劲,我每次都帮英格兰,这次我有点对阿根廷有点另眼相看,主要就是因为梅西。

窦文涛:我觉得我主要不是因为梅西,我觉得最好看的是马拉多纳,这马拉多纳穿西装。

杨舒:太可爱了。

窦文涛:网上可有人说了,马拉多纳穿西装那叫横看像洪金宝,侧看像帕瓦罗蒂。

许子东:有点像,主要是那胡子。

杨舒:他这儿有点白。

窦文涛:他纯粹是我觉得脚底下痒痒,他想下场你知道嘛。

许子东:他们裁判员有一块区域给他划出来了,他在那个区里捡球,捡得最多。

窦文涛:没错,我就觉得他是唯一穿西装的巡边员,在那儿还指,还指,到这儿一看球赶快扔过去,梅西一个球没进,他就在场外开跑,他就跑,人家说他整场跑动得有上千米之多,就是这个。

许子东:在那么小的一圈里面。

杨舒:而且听说他平时戴两块手表,就是左边一个是当地时间,右边一个是阿根廷时间,戴两块手表,而且他穿西装上半场扣上面那个扣子,下半场扣下面那个扣子也挺特别的。

窦文涛:要是到了淘汰赛呢?

杨舒:就不扣了。

窦文涛:他就裸了对吗?好家伙马拉多纳要裸了,得是个什么身材,我的天呐。

许子东:没有参加世界杯的国家里 看球最多的就属中国了

许子东:阿根廷国内也有很多人看球赛,不过国内人支持最多是韩国队,韩国有上百万的球迷在。没有参加世界杯的国家里,看球最多的就属咱们中国了。这是世界文明一大奇观,很多人都不理解,你们没有球队在里边比赛呀?我四年前在意大利,意大利比赛的时候大家都看,别的国家比赛意大利人才不看呢。现在是咱们中国不参加,我刚才讲中国看世界杯是看世界嘛,看世界是背后有一个潜意识的意淫,那自虐式的意淫,你知道是什么?我们中国的位置在哪里,就整个这么一个。中央台起的名字很好叫“豪门盛宴”,两个用俗了的字拼在一起,倒有心意。不过我的联想是“豪门盛宴”咱们是什么?咱们是一个带着嫉妒眼光的旁观者,我们这个宴会是吃到的,看到有些人着新做的西装进去,咱们是羡慕的,我们在外面坐什么?后来杨舒提醒我,里边的菜都是我们提供原料是不是?

杨舒:没有,世界杯期间很多纪念品,包括这些小喇叭,小球,全都是中国制造的。

窦文涛:球是中国女工一个月拿不到两千块钱的工资,一手一脚做出来的,当然不用脚了,一手一手做的。大家看看,这是什么?

许子东:这是豪门盛宴的用料。

窦文涛:一个是德国队的用球,一个是比赛用球。

许子东:这个是比赛用球。

窦文涛:当然是儿童版了,这是儿童版,然后这个喇叭,就别提这个喇叭,我就跟你说,这次大家强烈建议要讲一个事儿,民间反响很强烈,就是说我的普世价值观是,你民族是有民族特色,可不能什么毛病都惯着,这是全世界文明的舒适性。为什么一开头,你知道,我现在研究为什么一开头进球数那么少啊?跟这个南非唢呐这有关系,咱这唢呐还是有个腔的,它这个唢呐就是个无调性啊,你知道,很轻松就能超过一百分贝。你知道一百分贝是个什么概念?有个人写了个看球笔记,他说体育界著名的莎拉波娃,在打球的时候发出的叫床,不是叫床了,就是尖叫的声音。

杨舒:叫狮吼。

窦文涛:狮吼达到一百分贝,一百倍。

许子东:他们那个能达到莎拉波娃那个?

窦文涛:没错。被人称为孕妇生产的叫声,你想想,八万个南非唢呐,就是八万个孕妇。

许子东:没没,不是八万个一起吹吧,我们听到声音很响,但是你看看没多少人吹,我一直好奇到底有多少人在吹。

窦文涛:不是,它那个声音我是真觉得,我跟你说最近不是看守所里又出来个洗脸死的,又什么什么,人家怀疑是还在有刑讯逼供嘛。你知道一种文明而残酷的刑讯逼供是什么?用这南非唢呐就行,你就给他这么吹,一个人在他两耳边,吹九十分钟,什么都招了。

杨舒:黄健翔比喻说。

许子东:文强判刑,判吹刑。

窦文涛:所以我就说,那帮人完全的方向感失控,但是你知道这有阴谋吧,你一到非洲这个神秘的科目全出来了,你有没有见场边,那个一些巫师带几个马仔,呼的一圈一圈转,干什么?南非的队员,我现在考证出来有的球衣上抹了牛血,要不说墨西哥弄不过呢,你知道嘛。

许子东:抹牛血有什么用?

窦文涛:都是巫术做法嘛,然后就是这个莎拉波娃,不是莎拉波娃,就是这个南非唢呐,我倒不知道叫什么,就是南非唢呐有用。南非唢呐你看完了之后吧,全世界人民都觉得受不了,可是南非的门将抱怨,说球迷们还是吹得不够,吹得不够他们适应,你知道嘛别人不行。所以要不说还得说德国人呐,德国人这种钢铁般的神经,你看才能发挥时常,别的人那找个门都找不着啊,是吧。

杨舒:是不是上面吹得越欢,他们表现越好?还是说如果吹得太响了,会影响球员的表现?

许子东:没关系,你仔细去看塞尔维亚跟加纳那场比赛,场面很紧张的时候,上面照样在跳舞玩人浪,他根本不在看,你们要去过现场你就知道,现场是看球效果最差的,它基本上参加一个PARTY,下面球非常紧张时候,那边还在那儿巡逻呢,还在跳舞呢,没关系。

窦文涛:所以要不我说,还是这老德国他这个意志的胜利,他能不受周围环境的干扰,自己就。他们有人说,我跟你讲他们有人说这个德国人当年,就是夫妻生活做爱的时候,都能不望高举右臂,高高潮的时候都喊德国万岁,你知道嘛,这是意志的胜利。。

杨舒:世界杯是男人看足球 女人看帅哥

窦文涛:哎,咱们也让杨舒满足一下,我们给你找齐了一帮猛男帅哥,我们给大家看看。

杨舒:天呐,真的,我跟你说世界杯是男人看足球,女人看帅哥,我们都是冲着帅哥来的。

窦文涛:你瞧这什么小贝,现在德国女球迷最火的是这位,这位应该是巴拉圭的前锋,你瞧他有点像《越狱》里的那个什么的。

许子东:还没出场呢。

窦文涛:你再看下面,这还没出场,这个C罗,你看叫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绯闻不断,场上太坏。然后再看下面,这个梅西,人家说新。

杨舒:他是一个邻家大男孩的那种感觉,特别腼腆。

窦文涛:对,草原刚刚被晒醒的那个小男孩,睁开了眼界。

许子东:他的形象跟卡卡,这两个人真是非常精彩。

窦文涛:而且真的训练的时候,往往叼一个棒棒糖。你看卡卡人家说有一种优雅的男孩的锋范。

许子东:肖邦王子。

窦文涛:哎呦,肖邦这一口牙,然后再看下面,这个人被认为是富二代,这是谁?

杨舒:这我不知道,但我跟你们说。

许子东:德罗巴。

窦文涛:外号叫魔兽,杨舒你喜欢这种?

杨舒:没有,不喜欢这种类型,还是喜欢贝克汉姆这种类型的。

窦文涛:哎呦,这是韩国的,韩国女球迷的偶像啊,我跟你说这次你瞧瞧韩国。

许子东:朴智星。

窦文涛:韩国没别的,就是一个跑啊,这,好家伙,你知道为什么叫柳三肺吗?

许子东:他有三个肺,跑得快。

杨舒:但是我跟你们说,我在现场看过这些球星,我就有一个感觉,如果球星他不在球场的时候,真的没有那么大的魅力。我在2003年采访皇家马德里队来昆明集训的时候,一众巨星,罗纳尔多、劳尔、贝克汉姆还有齐达内,全部都在我面前。特别是那贝克汉姆,我期待了多长时间见到他,他一张嘴讲话,倍儿失望。

窦文涛:一口东北味,不是。

杨舒:公鸭嗓,他是典型的公鸭嗓,嗓子特别不好,而且他不善言词,你让他发表一篇演讲,比踢一场球还难。

许子东:他KISS的本领多过说话的本领。

杨舒:然后罗纳尔多也是,看起来比较笨,就是一个大板牙,然后只会挥手,笑。所以我就觉得这些球星,如果他不在球场上,如果没有那么多镜头对着他的话,真就普通人一个。

窦文涛:没错,基本上咱们这不运动的,就看他们在场上替咱们运动运动,对吧,你真正要找个可心的,你还得在那种读书比较多,戴眼镜的这个人里找。是吧。

杨舒:比如说这样戴眼镜的。

许子东:不过像梅西这样,真的很精彩,他踢的这么好,又长得这么正,真是太难得,真是天赋啊。

窦文涛:好像有一个照片,导演放一下,马拉多纳跟梅西之间的一种,他们说这种关系反映了一种象征性的。

杨舒:传承。

窦文涛:你瞧见没有,这老马。

杨舒:这非常经典的动作。

许子东:这两个还有一个共通点,都特别矮。

窦文涛:而且许老师你觉得没有,我在这个里面,我那天听他们解说,就在讲说是阿根廷队这个劲儿,我发现踢球就是个拧巴,伟大的艺术都是拧巴。说又要在小组赛赢球,又不能现在太早太兴奋,要拿捏这个劲。包括你看昨天不是罚下一个红牌嘛,骂那个粗口的,你知道现在不能随便骂粗口,裁判学了二十国语言的骂人话,一听就知道,所以你看我也是个,足球是个肾上腺素高度分泌的,但是呢它又让你。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