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因为我是妇科大夫 不能趁火打劫《锵锵三人行》2016年5月26日。俞飞鸿,窦文涛|

冯唐:因为我是妇科大夫 不能趁火打劫《锵锵三人行》2016年5月26日。俞飞鸿,窦文涛

冯唐:因为我是妇科大夫 不能趁火打劫《锵锵三人行》2016年5月26日。俞飞鸿,窦文涛

  • 类型:
  • 地区: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核心提示:窦文涛讲到,我真的觉得就是说很多还没有结婚的女性就跟她很像,就是她们首先经济自主,她挣的钱比我多多了,然后呢各种爱好,对吧,交往的都是文人雅士,而且自己也爱读书,而且自己在家里的生活井井有条到男的没法跟她过,知道吗?

凤凰卫视5月26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冯唐:因为我是妇科大夫不能趁火打劫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我看咱们昨天是成功地把我跟俞飞鸿的绯闻聊成了跟冯唐的,是吗?

冯唐:并没有。

俞飞鸿:是你跟冯唐老师的。

冯唐:是,我们俩要宣告出轨。

窦文涛:我们可以大大方方地说,你说我是种什么心理,因为我经常特别羡慕他,他从小老考第一,你知道吗?他就流露出来的自信,当然有些人就说你自恋,但是你知道吗,我就是一个,我这种是一种受虐的心态还是什么。你比如就像俞老师,咱们当然欣赏了,对吧,但是呢我为什么有时候会觉得优秀的女人她就不该属于我,我有时候会有这种怯的慌,你能理解吗?这种人才不能理解呢。

冯唐:你跟你妈谈过这个事儿吗?

窦文涛:我妈有时候给我一些很好的人生的这个忠告,我都记在心中。比如说我妈就经常说,说相好莫提钱、提钱伤情感,这就在我一辈子无数次的我都体验到了。

冯唐:真情出人命,赌博起贼心。

窦文涛:这是你妈给你灌输的?俞老师,还想谈独身吗?

俞飞鸿:我们可以谈,但是我就是,这不是我选择的生活状态。

窦文涛:昨天你讲到的一个结尾我给你用句诗总结,有的时候就是这种这个所谓的优秀的独身女子,她会处于一种叫什么呢,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冯唐:有过?

窦文涛:付出过,都尝试过,对吧,但是呢到了一定的年龄,就是重新再跟一个人由陌生到熟悉,再好一回,是不是觉得有点没这个力气了一样的感觉?

冯唐:就是烧过的柴火再烧一遍,怪怪的,不相信每次都能烧起来。

窦文涛:对,我是老房子着火没法救,是吧?你像她的生活非常充实,我真的觉得就是说很多还没有结婚的女性就跟她很像,就是她们首先经济自主,她挣的钱比我多多了,然后呢各种爱好,对吧,交往的都是文人雅士,而且自己也爱读书,而且自己在家里的生活井井有条到男的没法跟她过,知道吗?

冯唐:养点多肉植物,养条狗,这男的就进不去了。

窦文涛:她打开个抽屉,她的每一个袜子她都卷成一卷一卷。

冯唐:你怎么知道的?

俞飞鸿:你连我的抽屉的袜子你都看到过吗?

冯唐:你确定是袜子吗?

窦文涛:我就是说她太细致了,她太细致了。

冯唐:基本都是什么颜色的?

窦文涛:都是你喜欢的那种颜色。

俞飞鸿:这个料有点大,我怎么不知道?

窦文涛:不是,是咱们另一个女朋友告诉我的。

俞飞鸿:是吗?

冯唐:你问的好细啊。

窦文涛:对。你说冯唐你也有很多优秀的妇女跟你特别好,你为什么没有跟她们就怎么着呢?

冯唐:因为我是妇科大夫,大夫,大夫你懂得。

俞飞鸿:大夫怎么了?

窦文涛:你老忍不住从生理的角度看她。

冯唐:你不能趁火打劫嘛,你要多抚慰,总是宽慰,有时缓解。

窦文涛:人家又没找你做妇科检查。

冯唐:偶尔治愈。

冯唐:那也习惯了,我觉得很大的程度还是怕麻烦,实话讲。

窦文涛:而且很有意思,你说女性对这个性有没有兴趣,我发现他写的小说里边有很多情色的内容,我曾经认为我说女性会不会有点怕他或者老写这个。但不是,特别吸引这个女青年。

冯唐:听说女生是一边看,一边说如果把这些描写都删去,那该有多好,然后一边就看完了。我听说,多数状态是这样。

窦文涛:但是删去了,就等于没看了。

冯唐:我就不知道。

俞飞鸿:与粉丝最好的互动就是通过角色

窦文涛:咱们可以转转话题了,转一个现在。

冯唐:扑倒。

窦文涛:你看我就是今年是凤凰卫视20周年,又是俞老师演的这个剧热播,所以为了回馈观众,我基本上今年把我一个、二个绯闻女友全请出来了,对吧。所以呢我就不得不讲讲它现在这个宣传,我有时候为她的人身安全也有点担心。你听说刘亦菲了吗?

俞飞鸿:我刚刚听你说的。

窦文涛:你平常不关心这些新闻,是吧?

俞飞鸿:不会主动去关心。

窦文涛:你比较关心?

冯唐:我手机上装新闻客户端,有时候会推送。

窦文涛:你当时刘亦菲这个情况,你的判断是什么?

冯唐:应该还是粉丝疯狂、过火。

窦文涛:你不就是要抱一下吗?怎么连人带身子就摔倒在地上了?

俞飞鸿:就是你难免也会碰到一些就是疯狂的、不理性的粉丝吧。

冯唐:你没碰见过?

窦文涛:一般都是我对人家疯狂,不是对我疯狂。

冯唐:比如是跟俞老师。

窦文涛:对,俞老师你现在觉得她这性格这么内敛、沉静的人,整天现在都得宣传了。你自己觉得心里拧巴吗?

俞飞鸿:宣传其实一直有,就是每部戏配合的程度不一样,其实十几年前拍戏也宣传,只不过网络没有这么,就是不像那么发达。我倒挺怀念十几、二十年前,其实就是一部戏放,你配合的也就是首映,然后或者就是配合几个有记者的采访,你谈一谈戏,谈一谈工作就完了。但是现在因为你可能随时你点开网络,你都能看到,而且随时一个人拿着手机就能拍你,他要看到了,就可以拍你,随时可以传到网上。所以特别普及,你才会觉得好像铺天盖地都是。

窦文涛:你现在有没有很强的不安全感?

俞飞鸿:我还好,因为我还是比较有选择性的,我只选择比如说跟戏有关的访谈,说戏或者是在这个戏的期间,其他我做的很少。那我觉得我倒没有觉得有特别的不安全感,但是我觉得这种网络拉近了粉丝和演员之间的距离,那有些疯狂的可能也会存在。

窦文涛:你愿意跟粉丝发生互动吗?

俞飞鸿:我其实我自己认为对于我这个职业来说,最好的互动就是我通过角色跟他们互动,就让他们有感同身受或者你演的这个角色,人家觉得有像生活中我的部分,或者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我觉得这就是最好的互动。其他我觉得我也不太习惯吧。

窦文涛:这她还是比较习惯深受尊重的人民艺术家的这种想法。

冯唐:得到人艺演戏的。

窦文涛:对,冯唐粉丝多,你对粉丝和偶像这个现象有什么看法?

冯唐:我觉得里边有好多非理性的成分,开始可能还相对理性,说我喜欢你写的,我喜欢你演的,慢慢呢他可能会产生一些医学上叫妄想的东西,会自己给自己带进去,然后会产生一些比如说以为他是你什么什么人,以为你会对他有什么什么样的情感等等,就会有一些互动、一些幻想的东西来,其实全都在脑子里。

俞飞鸿:其实这样的人你是因为现在就是说你能知道、看到一直有存在的。

冯唐:人生需要灯塔谁都会有“偶像”

窦文涛:他们都老爱讲粉丝。我后来我琢磨他们这个心理,因为可能我也有很少的几个粉丝,我就琢磨心理,粉丝和粉丝也不同,有的粉丝呢是比较理性的,我估计像俞老师很多粉丝,你微博上看得出来,他比较成熟。

冯唐:中年成熟男人。

窦文涛:不是,有年轻的,怎么搞姐弟恋呢。你那姐弟恋是怎么回事?

俞飞鸿:啊?我演的角色。

窦文涛:我怎么那天看见一个标题,说俞老师,说俞飞鸿坦诚姐弟恋。

俞飞鸿:不知道,是戏里面吧。

窦文涛:你没公开跟媒体说过这事儿,是吗?

俞飞鸿:说什么?

窦文涛:挺好,防的挺好,下套。

冯唐:现在那个小十岁哈。

窦文涛:没有,瞎说的啊,我是说但也有些粉丝,我觉得他在人偶像身上寄托的这个感情啊你真的是不能小看。我觉得相比之下,偶像都变得非常娇弱,你知道我作为主持人有时候会被骂,好比我们说实在的,这个老人已经有点不太能够理解了我觉得。比方说我要是跟冯唐在一块聊天,那就胡一挤对着,你损我两句,我损你两句,我们觉着这很正常,没什么。但是你知道冯唐的这些个粉丝那可能就完全不干了,他会觉得我的偶像不能容得一点点的调侃、玩笑,甚至如果你让他觉得有点尴尬,有点不好意思,那你就太不是东西了。

冯唐:咱俩那几个粉丝我估计还可以,就是相对来说比较理性,比较开得起玩笑,幽默感多一点。可能那些纯明星的那种偶像粉丝可能有点问题。

窦文涛:你说,你看他有时候简直是有一种类似于,有时候是类似于母爱的情感,就是孩子,这是我的孩子。有的时候呢又类似一种,他是孩子,你是他的这个导师的这种感觉,我老觉得这个里边有人性很深刻的一种东西。就是你看人或者说相当一部分人是不是他会有一种类似于宗教一样的需要,或者说我们的人生需要崇拜。比方说咱就不妨说我有时候看看当年的那个纪录片,你说当年的很多年轻人对毛主席那种感情,那种劲头。其实,背后的心理机制你觉得类似吗?

冯唐:人需要一个灯塔,就像船在夜里边,你需要一个东西闪烁,比如说你假如说你是灯塔,我是你粉丝,我就希望呢你按照我脑子里的想法,当然是基于你一些特质,然后去说话、去表现,然后我自己呢有一个好处,相当于在这个社会上有一个定海神针,有一个灯塔,我能看到说我往那个方向去,只要他在,我心里就踏实。其实是这么一种心理,宗教也好、领袖也好、明星也好,多多少少都有一种,有一个需要一个灯塔的感觉。其实躲不开的,你小时候长大,就是我从小长大也会有所谓的带引号的偶像。

窦文涛:是谁,我想知道,你从小到大都迷恋过谁?

冯唐:邱淑贞,开玩笑。跟王晶一样的,你会希望有一个你的楷模,这个楷模在某种程度上把一些很抽象的东西具象了。他怎么说话,他怎么做事,然后他做了哪些东西,然后你会自然不自然的跟着他去走。其实在成长过程中,省了很多事情。

俞飞鸿:其实是一种情感寄托吧,我觉得。

冯唐:你做演员也会有楷模,是吧,也会有自己在某种阶段比较崇拜的人。

俞飞鸿:这有喜欢的人物。

俞飞鸿:小姑娘的爱情里可能会有崇拜成分

窦文涛:我问你,他们说女人的爱情里一定要有崇拜,你觉得是吗?

俞飞鸿:看年龄段了,我觉得小姑娘是,小姑娘的时候。

窦文涛:你现在呢?就得是鄙视,是吗?

冯唐:你现在就有怜爱。

俞飞鸿:平视。

窦文涛:你现在就得平视。

俞飞鸿:对啊。

窦文涛:但是你能理解小姑娘吗?

俞飞鸿:我能理解。

窦文涛: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因为我很难领会。

俞飞鸿:小姑娘都会有过,我小时候也会有过。

窦文涛:崇拜到什么程度?

俞飞鸿:就是肯定是人家的经历、人家的知识面是你在这个岁数还根本没有机会去接触的或者是你了解到了,然后你就会觉得那么了不起,就会有一种崇拜的感觉。

窦文涛:那是爱吗?

俞飞鸿:那种崇拜会激发你那种爱吧,那是不是成熟的爱,那可能不见得,那这种崇拜又能维持多久也跟着这个女孩子。男人的成长,比如说这女孩子成长很快,那男人还在这,等她到可以平视的时候,她就觉得只不过这样。如果她成长还超过你了,那可能就觉得那些都是。

窦文涛:所有的男人最后都会现原形的。

冯唐:所以你才会有恐惧,是吧?

俞飞鸿:所以我觉得两个人的关系最重要的是相互成长。

窦文涛:相互成长。

俞飞鸿:对。

窦文涛:共同进步。

俞飞鸿:对。

冯唐:所以你当时如果跟俞老师,你会进步的更快,因为你总有担心被俞老师平视或者鄙视。

窦文涛:这样你看,对有些像我这样的亚洲男人来说可能就有压力,他也许。

俞飞鸿:平视都有压力,一定要人家仰视你,是吧?

窦文涛:有的男人与女孩在一起希望得到休息

窦文涛:不一定是仰视,你说我有一种想法,我觉得是不是咱们这个生活质量较低的表现,我接触的,也不一定是我,有些男的他实际找女人的想法是很有问题的。

俞飞鸿:比如你,是吧?

窦文涛:不,比如冯唐吧。

冯唐:只找胸大的。

窦文涛:你知道他的注意力都放在比如说男人拼杀的战场或者放在他的作品上,于是呢当他跟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其实他希望得到休息,而不是。你还跟他想,咱得共同成长,好家伙,这家伙。

俞飞鸿:这个我觉得不是说你设定一个机关,设定一个概念,我老在那想,其实这是个自然的过程。我知道你刚才说特别代表你的想法,但就算你找了一个仰视的人,你也得跟她共同成长,因为小姑娘总会长大的。

窦文涛:我改了行吗?我改了,我早就改了,不要老拿老眼光看我。

冯唐:戒了。

窦文涛:我现在可以跟你共同出发了。

冯唐:他就属于那种上次有个话题就是,我现在理解为什么大家认为你是直男癌呢?因为你总是。

窦文涛:就像大家认为你是直男癌一样。

冯唐:不愿跟人做交流,总是小姑娘说,肉体挺好的什么之类的。然后就不愿意跟人分享说你平常日常厮杀的这个心路历程,跟人聊聊正经事儿,总是把人当成小姑娘。

俞飞鸿:对,他就是这样,他确实聊正经事都是跟男性,跟他的这个就是身边的女性他其实,他喜欢那种比较简单,不需要他多聊,比较好安抚。

冯唐:像植物型的女生。

窦文涛:也许这是我的过去,但是从今年,我早已经年初就宣布了,今年是我的女权年,我要为女性说话。而且,我就要认识到就是说我一定要尊重女性,于是今年我就想到俞老师的时候比较多,我们俩这个交流。我就又说到这个地方,冯老师,就是说你看有些粉丝,我也有个别的了,就说,我老是回复他们,我说咱要开玩笑这么说说就这么说说,可是要较真的话,我烦这个词,就是说什么粉丝。这是一个什么意思呢?就是我就跟他说,我说中文更有意思,你看中国古人讲什么,我喜欢那种,也可以叫粉丝。中国古人讲知音,也许我讲的很老土,但什么叫知音。我更喜欢那样的人,就是咱们是平等的嘛,什么叫知音,你看有一个很著名的一个成语叫周郎顾曲,曲有误,周郎顾,这周郎在这儿喝酒,旁边一个音乐家在弹奏,弹错了一个音,啪,周郎看一眼,这个音乐家知道他懂,只有他懂,连我的一个小破绽他都知道。中国人讲这个高山流水觅知音,就是你可以,甚至你是真正了解我,你不是说崇拜我,而是说你真正懂我说的话,你怎么乐成这样?

冯唐:他忽然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从桌子底下一下跳到桌子上边,我有点不适应,有点不适应。

窦文涛:从武大郎变成西门庆了,是吗?

俞飞鸿:我一点儿都不怀念二十多岁的时光

俞飞鸿:其实刚刚咱们不是说到两个人男女关系中共同成长的问题吗?咱们俩其实有一个共同认识的朋友,他之前娶的那个太太好像也是18岁就跟他,他年纪比她大十几、二十可能,那个女孩子也是崇拜,很喜欢,然后有恋情,对吧。但是,可能十几年了吧,听说现在也是离婚了,对不对?我就觉得女孩子可能在,也在成长,从你刚才说的比如说崇拜这个过程,她从18岁长到30(岁),她在成长。

窦文涛:对,所以你现在的这个说法我也就觉得,像你看我们周围平常碰见很多小女孩,90后的跟我们谈独身主义,谈这个婚姻。还有一种女孩子是怕老,所以她们为什么特别崇拜你呢,就觉得,我才学会一个词叫冻龄,说你连年龄冻住了,是吗?

俞飞鸿:年龄没有冻住。

窦文涛:脸冻住了。

俞飞鸿:每年都在长。

窦文涛:脸冻住了,就是说她怎么都不老,所以她们会觉得,还有一种想法就是说我要不赶快嫁人,过了30岁怎么办?我要老了,回头率也没有了,我到时候怎么办?那个时候,我讲的就表现出你说的这种成熟了。我就说我的亲身体会是什么,我说你的想法会变的,人是会变的,而且据我的观察,就咱们身边的这个女性,据我的观察很奇怪,就是说等你到了40岁的时候,你就不是你20岁的想法,而且甚至于我观察到,在我身边年龄较大的女性好像她活的比她年轻的时候还更快活一些,就是状态更好一些。因此,那种怕老的担心实际上是一种年轻时候的虚妄,就是你是站在你这个时候想将来怎么怎么着,可是就像我们一样,20多岁的时候想象到将来,最后十年之后你回头再想你今天的想法,你就会觉得,因为人就变了,你的品位也变了,是吧?能这么理解吗?导师。

冯唐:导师。

窦文涛:她是我的人生导师。

俞飞鸿:我在慢慢体会你刚才讲的一番话,我得消化一下。

窦文涛:你觉得你是刚电影学院毕业的时候,风华正茂,那个时候你觉得你更快活,还是今天的你?

俞飞鸿:我肯定现在更快乐。

窦文涛:不同在哪里?

俞飞鸿:20多岁的时候,你会有迷茫,因为很多你没经历过,你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没有答案,很多你没看到过,没经历过。现在是这段是你根本无所谓后面是什么了,你明白那意思吗?

冯唐:曾经沧海了,无所谓了。

俞飞鸿:不是,你后面是什么,就是你现在这个状态比较,怎么讲,我们南方人讲比较笃定吧,对。就是是什么也无所谓,又能怎样呢,好坏都挺好的,你来了什么就是什么嘛。你年轻的时候,其实我20岁的时候我记得,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我特别希望自己快到30岁,我那个时候就是特别,不知道那个词应该怎么形容,是崇拜还是迷恋那个女人到30(岁)。

冯唐:轻熟那种感觉?

俞飞鸿:不是这方面,我是老觉得,因为我在20岁的时候,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做主,就并不是说人家给你安排什么。

冯唐:没有信心。

俞飞鸿:对,你没有这个是我的人生,你就特别盼望快到那个时候,老觉得30岁的女人可以什么都自己掌握,对。其实我是特别,好像我没有那个阶段说马上要老了,还是我们因为那个时代不一样。所以,我有这个心理这个阶段,我特别清楚地记得,我特别希望自己快到30岁。

窦文涛:那到现在真的冻住了,那么你想将来老了呢,养老怎么办?或者孩子的想法也是随缘。

俞飞鸿:随缘我觉得大不了,你有孩子,有和没有,有了我也不希望躺在孩子身上,给他压力,他必须来照顾我。我觉得我是个不愿意给任何人带来麻烦的人,就算我有孩子,我觉得到了年龄动不了了,就自己进养老院,有专门的医疗、护士这种,是不是?我觉得这很好,你也不要给孩子带麻烦。

窦文涛:莆田系的。

冯唐:到时我再做回妇科大夫,再去看俞老师。

俞飞鸿:我是这样的观念,对,就是你要不然你把自己,好,我生你我养你,我就是为了老了你来照顾我,我觉得这种特别。

冯唐:太实用主义了。

窦文涛:这个交易很没劲。

俞飞鸿:很没劲,对。

冯唐:那你期待50岁吗,期待60岁吗,期待70岁吗?

俞飞鸿:那倒也不是这种期待了,不像20岁期待那个30岁那种。

冯唐:太疯狂了。

俞飞鸿:这个没什么可期待的了,这个就是自然会来到,你就慢慢。

冯唐:小女生的时候比,当然你现在还是小女生了,你会不会觉得太多已经经过了,太多已经明白了,对未来少了一些期待,会觉得是种失落吗?

俞飞鸿:不失落,我觉得很舒服。就是小时候你期待你有未知你想知道的那种,其实是特别忐忑的,你会自己不是一个,我一点都不怀念就是二十多、十几岁的时候。

窦文涛:我也是。

俞飞鸿:我一点都不想,如果说人家说你重返什么20岁什么,我一点都不想重返,我一丁点都不想,说实话。

窦文涛:没错,对,我觉得我就是活在现在,我觉得什么过去什么初恋,什么美好年轻,我觉得那就是个傻X,我,不是别人。我觉得我现在越活越会活。

冯唐:你是初恋遇上一个寡妇了。

俞飞鸿:其实对我来说,我也不至于认为,我觉得那些经历都挺好的,但是我不想再,就是因为我不可能在20岁的时候有我这样的心智,这是不可能对等的。

窦文涛:对,所以这些女孩其实不用担心,我就是说它好像人生会随着你的见识越来越丰盛的。冯哥,你对这事儿怎么看?

冯唐:我觉着人这一辈子其实就是上山、下山和四季轮回,这些东西每个时代都有它好的、不好的地方,还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囤吧,有什么办法。你根本你想变也变不了,所以这个讨论其实来讲,对年龄的担心,对年龄的讨论实际上是没意义的,你只能接受。

俞飞鸿:他们现在不是有发那个V2吗?它给你那个是直观的,比你可能碰到真人更好的体验,所以越来越人不愿意去。就是情感的代价太高,我还得去熟悉你、了解你喜欢什么,它这个他得到的感官刺激是。

窦文涛:想谁就是谁,就完全是,这人其实是不是越来越自私了呢,越来越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似的。

冯唐:自我越来越大。

窦文涛:自我越来越大,所以越来越难跟人苟且、将就。

冯唐:对,你看原来小孩你还不具有行动能力的时候,实际上整个社会培养了你是自我,对吧?你是世界的中心,你是爹妈的中心,你是爷爷奶奶的中心,慢慢你到了上学之后,就大嘴巴扇你,长得跟猪八戒二姨似的,凭什么你是中心。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