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飞鸿:90后结婚的物质及精神成本更高《锵锵三人行》2016年5月25日,冯唐,窦文涛|

俞飞鸿:90后结婚的物质及精神成本更高《锵锵三人行》2016年5月25日,冯唐,窦文涛

俞飞鸿:90后结婚的物质及精神成本更高《锵锵三人行》2016年5月25日,冯唐,窦文涛

  • 类型:
  • 地区: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核心提示:俞飞鸿说现在的90后她们负担更高一些,就是她会想到结婚、跟家人相处等等问题。在俞飞鸿他们那个年代还比较简单还考虑不到这些问题,她认为是现在的社会压力比以前更大,所以她们我觉得无论在物质上、精神上成本都更高,所以她们考虑的会多一些。

凤凰卫视5月25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听说今天是你们俩的发布会,是吧?

冯唐:不是,是俞老师的,不是我。

俞飞鸿:因为有小说要发布嘛。

窦文涛:说是恋情发布会嘛。

俞飞鸿:我们俩的恋情。、

俞飞鸿:单身和婚姻不是个特别困难的选择题

窦文涛:我跟你说,我发现你们俩的粉丝很多正巧都是我们节目的观众,因此呢听说于老师要来,有人就小编发了一个问题,说是你希望谁来当灯泡。我发现有的这粉丝有意思,居然说谁,说鲁豫,说为什么?说我要看大婆打小三。

俞飞鸿:你们有过这么一段。

窦文涛:但是我还是理智地,我想到了冯唐,虽然我也不乏担心风流倜傥的唐哥来了,可能我就成灯泡了,是吧?但是我仍然愿意把最好的给你,哪怕我夜里咬着枕头哭泣。

俞飞鸿:你有哭泣的时候吗?

窦文涛:为了你啊。

俞飞鸿:真的?

冯唐:灯泡是不应该说话的。

窦文涛:灯泡,灯泡,好久没到我们这儿照亮了。

冯唐:很想念你,我来之前听说这个题目,然后还请了外援,说俞飞鸿有哪些绯闻男友,然后窦文涛有哪些绯闻女友。然后,这外援,很资深的外援就说好像还真没,只看到过俞飞鸿和一个男的拍到过一起回家,但不知道那男的是谁。

窦文涛:那是我拍的,今天准备发展你。但是呢,为什么你们俩,咱们这个节目都是胸怀天下的,对吧,我看了,我们节目后边几百个基本上很多要问俞老师的问题就是那些不老。

冯唐:为什么不嫁给人。

窦文涛:不老、冻龄,什么独身,但是我一看金星姐姐基本上也问的差不多了,我们胸怀天下嘛,我们要胸怀天下。所以,我们要从俞老师个人的悲剧,个人的单身想到全世界千千万万的这个单身。

俞飞鸿:所以你认为单身就是悲剧,是吗?

窦文涛:不是,不是,是咱们俩的悲剧。你知道。

冯唐:我知道你好久没嫁人了。

窦文涛:我要跟你介绍她,就是说我觉得她是个了不起的女性,我不是当着她说,而且我觉得她是个特别好的女性。你说我们俩认识这么多年了。

冯唐:绯闻很久,哪年的事儿?

窦文涛:就是说很多年前,我这么跟你讲一个,很多年前,我一直念念不忘,很多年前我有一次失恋,我也曾经失恋过。

冯唐:拿俞老师当备胎。

窦文涛:天昏地暗哪,那就是,但是你知道每天晚上就是我们这个俞老师,她不是我绯闻女友,她是我人生导师。天天安慰我、开导我,可是我要说的是在此同时,我知道她也正在她个人的这个人生痛苦当中。你说这个女性,这是。

冯唐:两人都痛苦,然后互相安慰还没在一起。

窦文涛:不是互相,基本上都是她安慰我,我就向她求告。

俞飞鸿:我在什么痛苦之中,我怎么不记得。

窦文涛:我本来帮你隐讳一下,你想让我说说是吗?

俞飞鸿:那咱俩都说道说道吧。

窦文涛:说道说道啊。那你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一直单身到现在呢?

俞飞鸿:我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就是对我来说。就是单身或者是另一面婚姻嘛,我不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什么特别困难的选择题。我觉得哪个更舒适就处在哪个阶段

窦文涛:舒服,是吧?

俞飞鸿:舒适,对。

窦文涛:但是我记得,她也曾经跟我交谈过一个,就是说其实一个人单身太久了呀,就很难跟另一个人舒适了,因为你在生活里的讲究越来越多。

俞飞鸿:习惯。

冯唐:老光棍有老毛病、老习惯

俞飞鸿:对,以前我在报纸上看过一则报道,说一个老头、一个老太都丧偶之后,可能是七十多岁,然后经人介绍结婚了,然后结婚一天以后就又离婚了。就因为晚上睡觉的时候,那老头的鞋,那个鞋脚是冲里还是冲外,俩人打了一宿。很多习惯可能你待久了,很难改变。

窦文涛:那这样的话越来越没什么希望了。

俞飞鸿:也不见得啊,那也要碰到一个对鞋冲里冲外没有在乎的人,可能这就不是问题。

冯唐:还有其他问题,睡上睡下,是吧?

俞飞鸿:就是当在你这是个问题的时候,如果另一方对他不是个问题,可能也没有这个摩擦。

俞飞鸿:性对女人来说更多和情感联系在一起

窦文涛:唐哥,你说这事儿你研究的多了。

冯唐:我研究什么研究多了。

窦文涛:你那小说不整天在说这些事儿吗?

冯唐:小说就是说色情的,又不是说这个婚姻的。

窦文涛:对了,你要说色情,单身的话,你觉得和人生理需要的这个解决有冲突吗?

冯唐:在原来有冲突,原来那个时候也没互联网,然后也没什么合适的报纸、杂志。

窦文涛:也没有你写的那些小说过瘾。

冯唐:也没《不二》,《肉蒲团》也看不到,就很麻烦。慢慢地有互联网呢,它当然照片传输速度很慢,你刚刚等两小时出半张照片,一看窦文涛很着急。但现在就应该好很多,有东营爱情动作片,这个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第二,有很多用品,我是拍《搜神记》才发现作为妇科大夫真是丢人,40多岁不知道那些用品。这两个加在一起,可能很大程度上减缓了像年轻窦文涛的生理需求。

窦文涛:我本来准备把你发展成她的绯闻男友,我现在看没什么戏了,是吧?

冯唐:人家太端庄。

窦文涛:不是,端庄,你觉得你对性怎么看?女人我很想知道。

俞飞鸿:我觉得是,就是生活中跟你吃喝拉撒一样的一个需要品吧。

窦文涛:对,吃喝拉撒睡,是吧,平等。

俞飞鸿:对,但我觉得不是,我觉得这个对女性来说,其实它更多跟情感联合在一起,可能对你们男性来说它可以分离。

冯唐:你能分开吗?

俞飞鸿:他可以的。

冯唐:你怎么知道?

俞飞鸿:我觉得一般男性,只要他是男的。

窦文涛:我是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俞飞鸿:不是,我觉得从女性可能更多跟情感有关系。

俞飞鸿:精神世界足够丰富 单身不是问题

窦文涛:我觉得单身真的不是俞老师个人的问题,我们要从她个人的单身,就这将是一个世界性的潮流,而且我觉得会深刻地影响到人类的未来。比方说知道咱们要聊这个话题,今天新华社就给发了个卫星,那个作者名字就叫王卫星。王卫星先生写的。

冯唐:真名假名?

窦文涛:真名,专家,两岸关系协会理事,军事科学院外军研究部部长王卫星说,单身或导致蔡英文政治风格偏向极端化。所以,她给咱们提供这话题我觉着挺有意思的。你看,从人性的角度分析,作为单身女政客,她没有爱的情感拖累,没有家的掣肘,没有子女的牵挂,在政治上的行事风格和行事策略往往偏向情感化、个性化、极端化发展,政治权术上则在战略上考量少,战术细节上考量多,短期目标所视到极致,长期目标则较少顾及。

冯唐:不知道怎么推导。

窦文涛:对,咱别说政治了,说一般的女性,你觉得单身。过去咱们以为就是说阴阳相配,人总得有一个家庭,你觉得老一个人待着,精神正常吗?

俞飞鸿:我身边很多朋友,咱们认识的很多,阿城老师、顾晓阳,我觉得他们精神世界很丰富,当然他们是男性,我觉得这个不能就是单独来把男性和女性分离开。就是女性单身就会不正常吗?

冯唐:你觉得待的时候你烦吗?

俞飞鸿:不烦哪。

冯唐:你会想到吃点东西,需要跟人聊聊天?

俞飞鸿:我觉得不需要,这是你如果自己精神世界足够富足的话,不需要通过聊天就是唯一,这是一个表达和沟通的方式。

窦文涛:比如说开一瓶酒一个人喝不完,点俩菜多,点一个菜偏少,这些东西都没感觉到?

俞飞鸿:没觉得这是个问题。

冯唐:体量大。

窦文涛:她呀我也觉得符合叫精英独身女性,她们其实怎么样实现生活也能够过得很好呢?你看你刚才都说了,第一,我的交流用不着非跟一个男性的丈夫在一起,我有很多男女朋友,只要大家是知音,对吧,就可以满足想聊天就聊天

冯唐:有闺蜜。

窦文涛:有闺蜜,想自个儿待着自个儿待着。

俞飞鸿:而且我想说,其实这个你不能给它规划成就算,你有没有觉得很多夫妻他是在一个婚姻里头,可是他们两个人根本没话讲,到后来。我觉得那种两个人在一起的那种孤独可能比一个人的孤独更悲伤吧。

冯唐:你从来没遇上过一个人你特别想跟他说完,有说不完的话?

俞飞鸿:我其实我觉得我生活中,我觉得单身你们现在讲的只是说一个有没有具体履行这个婚姻形式,跟你有没有伴侣可能讲的不是一回事。

冯唐:明确定义。

俞飞鸿:对。

窦文涛:这里边我你讲,就跟同性恋似的,现在已经分出了很多概念。一种你叫真牛,真单,就是连性都没有,你知道吗?这种以至于现在英国《卫报》有一个评论,日本将成为,已经成为独身主义的先驱。因为我的印象是,他们的调查,这个日本已经超过一半了,就是而且就是相当多的一部分人。

冯唐:没有感情生活。

窦文涛:不但没有感情生活,就甭说是独身,日本跟中国有点像,相亲会都是家长会。然后,他们的孩子你知道都变成什么呢,包括男的对女都不感兴趣了,甚至于呢就是心理学家跟他谈,你碰他身体,他都不行,他甚至不愿意你触碰他的身体。

冯唐:连自己的手都不用了。

窦文涛:这是你的绝活。

冯唐:没有,我就问问。

窦文涛:咱们去一下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俞飞鸿:90后结婚的物质及精神成本更高

冯唐:文涛兄,你看你这么大岁数,为什么一直保持着单身呢?

俞飞鸿:你为什么选择单身?

冯唐:而且绯闻曝的特别少,怎么做到的呢?

窦文涛:我有点热。

冯唐:脱一件。

俞飞鸿:你可以把外套脱了。

窦文涛:我们还是保持云山雾罩的状态,好吧?

俞飞鸿:就是你为什么选择单身呢?

冯唐:对结婚有恐惧吗?被人逼婚过没?

俞飞鸿:对。

窦文涛:我就是没有被人逼婚过,但是我当年我有一个很真实的,很真切的记忆,干吗?你刚刚想干吗?你知道这个男人他害怕的时候,人家没逼你,但是欠人家太多了,我曾经有过那样的时候,实在觉着于情于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男人怎么能不给人家一个交代呢?你知道我平生只有一次跟一个人就说,说咱们结婚吧,我一点不夸张地跟你说,我就发现我说完了,说的时候两个牙关打颤,我说咱们结婚吧,都能到这个。

冯唐:你现在都在哆嗦。

窦文涛:然后说完了就后悔。就是但是我要说的咱们老了,咱们无所谓了,对吧,咱们要关心年轻人。你看听说你要来,我们组的这些小妹妹们、编导都是90后的,我就发现她们就特别想知道,就是说她们在一起,她说找不到一个结婚的理由。就是父母老跟她们说要结婚,要结婚,可是她们老想单身,就甚至后来我跟她们探讨,我说为什么一定要单身呢?我感觉有一点我能理解,就是咱说俗气点就是,我觉着这事儿麻烦。恋爱很容易,一结婚好麻烦哪,就是你比如说像她们90后的说也很现实,说我现在就养我父母亲俩人,我要跟一个人结了婚,再管他父母亲,还得这个关系的相处,想起来都觉得麻烦。你要说生孩子,她说我觉得我都是孩子呢,我根本承担不了,也养不活,不知道怎么弄一个孩子。你对这个有感触吗?

俞飞鸿:我肯定感触不了90后的心理。

窦文涛:但你也是从那时候过来的呀。

俞飞鸿:没有,可能我觉得现在的她们的这个叫什么,就是负担更高一些,就是她会想到这些问题。可能我在20多岁的年龄的时候,还考虑不到这些问题,就是说是我们那年代可能更简单一些。我觉得现在的社会压力比以前更大了,所以就是说外界对她们的,还有她们的工作,还有就是她们每个家庭都是一个孩子,它们加在一起,可能就是变成两对父母。所以,她们我觉得无论在物质上、精神上成本都更高,所以她们考虑的会多一些。

窦文涛:你有没有预设过,就是你比如说20多岁的时候,你觉着憧憬过将来的婚姻、将来的丈夫和将来的孩子。

冯唐:礼服。

俞飞鸿:就白色婚礼,我觉得我可能26岁以后我就不憧憬了。

窦文涛:是碰了什么打击了?

俞飞鸿:也不是,就是以前你看的可能都是电影啊、小说啊灌输给你的,后来我觉得这个完全是别人设计的一个不真实的。我现在觉得婚礼都是办给别人看的,我觉得很麻烦,我倒是觉得就是你如果真是要给父母什么一个交代,大家坐在一起吃顿饭就好了。就是你真要有个婚礼,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头痛的事儿,特别麻烦的事儿,那么一大堆事儿。

窦文涛:那要没有婚礼了,结婚就变成一登记了。

俞飞鸿:那是你们俩自己愿意,你们愿意受到法律承认,你也可以说我们不在乎法律承认。

窦文涛:那你呢?

俞飞鸿:我觉得我就随心,我觉得这个纸只是对我们,自己感觉我觉得我们很好,我们现在可以去拿张纸,我们也可以说现在拿不拿纸对我们无所谓。

冯唐:结婚可使有些手续没那么麻烦

窦文涛:冯唐兄,你看你这学问也挺大,而且听说你这方面经历,我也不知道你是属于已婚、未婚、不婚、离婚的。但是,我们组有个小姑娘想问问你,因为她们小孩在一起就老在玩儿一个就是说,我觉得到今天人们开始谈这问题了。就是说父母讲了那么多,但是你能说出一个结婚的好处吗?你能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吗?就一百个结婚不好,结婚有什么好处你能说得出来吗?

冯唐:比较难说实际上,就是我觉得其实我自己个人经历呢,好多结婚的有点像刚才你说的,是已经欠人家很多了,人家又想结婚,那就结呗,是这么一种心态。你说结婚有什么好处,有一个好处,就相对来说有些手续没那么麻烦。

俞飞鸿:还有你有孩子的时候。

冯唐:对,有孩子、有父母可能相对来讲别人会认为结婚是一种比较正常的社会形态。小孩也好,你父母也好,觉得说你不是一个特别大的另类,我已经内心很另类了,如果外表再另类,可能父母有点过不去。

窦文涛:你看,说了半天都是社会。

俞飞鸿:我听你们俩在聊天,我有一个特别不理解的地方,就是为什么从你们男人的角度,结婚都是觉得对女人是一种施舍呢?就是我刚刚听,哎呀,我觉得我欠人家很多,我怎么办呢?我只能以结婚来。

冯唐:这个多说两句,你这个感觉是对的,但实际上不是施舍,而是说有些比如说结婚这件事儿,有一个人一方特别想要,一方呢说不是说绝对不要,这是常见的一种状态,不见得是男的是女的,转化也有可能的。有些女生实在是,当然女生可能想结的比例高一点,在我观察,我附近的朋友、同学。

俞飞鸿:但我从来没有听一个女的说过,她付出那么多,那我就跟他结婚吧,算了,以结婚来报答他。

冯唐:你肯定有很多男生使劲追过你,肯定有很多男生使劲追过你,你应该有类似说哎呀,他追我这么久。

窦文涛:有啊,有啊,就那个把你感动了嘛,你不记得吗,你跟我说的,感动了吗?

俞飞鸿:不是这么回事。

窦文涛:驱车两千公里、五百公里把你感动了,但是感动了,你也凶狠地把人家拒绝了,是吗?

俞飞鸿:所以我不会,女性不会感动说感动了,然后我就拿这个做报答,然后说跟你结婚。但是男的通常会有,就像你刚才说的。

窦文涛:不是,我觉得你讲的这个可能,就我自己感觉,我心里可能是不是我觉得我有一点弱,就是你比方说,你看俞老师这么优秀的女性,对吧。咱不说什么绯不绯闻的,你说难道我就没对她有过想法吗?是吧?但是,你知道吗,就觉得。

冯唐:对哪块有想法?

窦文涛:我发现这个绯闻女友往往在跟我交往之后,她们都非常明确地,就是非常智慧地选择了要做朋友,不做情人。我觉得这本身就说明了她们的聪明,你知道吗?就是我的感觉是。

俞飞鸿:不是,其实是。

窦文涛:她太优秀了,你知道吗?你说这样对男人,我跟你老实讲就有压力,而且她就是说,我觉得就是你不是写诗,我跟你请教一下,我曾经为她写过一首诗,是吧。

冯唐:开头是。

窦文涛:不是,就两句,叫做,一般人都觉着俞老师美,但是我跟你说,我看出她的另一面来,就是说什么呢,我写了这两句诗叫“你的眼睛一闪含光,迷乱我的软弱心肠”,你知道吗?

冯唐:这是真事儿吗?

窦文涛:她非常聪明,她非常明察秋毫,这可能一个中国男人会不会觉得跟她这么优秀的。

冯唐:你让人说句话。

俞飞鸿:其实他说半天,归根到底我总结一句话就是其实我不是他的菜,你知道吗?你明白他(的意思)。

冯唐:是,要不然他早就扑倒了。

俞飞鸿:是,我知道他喜欢哪款的。

窦文涛:谁说的?

俞飞鸿:所以他就是一般比较客气,就是尽量夸你。

窦文涛:你当然是我的菜了,但是我只能看。

俞飞鸿:不是。

窦文涛:去广告,去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俞飞鸿:我不是独身主义者 只是没那么着急

窦文涛:你看,她讲这个,就是说其实我后来,就是跳舞的女孩也是有各种各样的,但是我跟你说,她有的时候。

冯唐:有跳肚皮舞的,有跳拉丁舞。

窦文涛:你常去埃及,是吗?不是,我是说这个你看,她的这个成长环境,对有些好像男性就是对跳舞的比较感兴趣。我首先就说,跳舞的往往到中学的时候,她就上艺校了,她不是在正常的小学、中学、大学,而且它是个相对封闭的环境。所以你说到这儿,你可能就把我们内心一些阴暗的东西挖掘出来了,就是说。

冯唐:那是光明的吧。

窦文涛:是不是中国男性喜欢这种小荷才露尖尖角这样的一种直男癌的这种,这是值得批判的,是吗?

俞飞鸿:亚洲的男性过度地注意年轻这回事,文章上看到有一个谁就说小时候在国外长大,觉得外国人很少谈论老了、老了这个词。但是,尤其现在网络社会,就是这个望眼去,很多都会说老女人、老了呀什么什么,就是这个会特别多

冯唐:对,90后的老女人。

俞飞鸿:对,那跟你们男人,亚洲男性或者是亚洲文化里头有你刚才说的那些有没有关系。就是它带来的这个欣赏标准老是在幼龄层,就过多喜爱。

冯唐:说说你为什么这么龌龊,思想是怎么获得的?

窦文涛:我很反对的,就是我们要反对对女性有些污名化,比如说像圣女、小三,这都是对女性的一种。

俞飞鸿:这些词好像在外语里面都没有。

冯唐:外语里只有寡妇widow。

窦文涛:英语有寡妇这个词?

冯唐:当然。

俞飞鸿:就守寡它是陈述一个,并不是描述,陈述一个事实,男人也叫,我们叫鳏夫,它也叫widow,就是都是一个词。

窦文涛:其实我这么说吧,就是说有些男人是大男子主义,是直男癌或者是什么,但是呢就是说,好比说我对你这样的女性还真的不是。

冯唐:因为她一直显得年轻。

窦文涛:不是,我在你这样的女性,我觉得太优秀了,我会觉得不自信,我会觉得就很自卑,你知道吗?就是不敢想,真的说要跟你好,觉得你很优秀,就是是不是咱们。

冯唐:说点当时的实话。

窦文涛:我解剖的可以吗?你别这样看着我,行吗?我怎么了?

俞飞鸿:我就觉得,其实各种词说明,就是说我还是不是你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性。

窦文涛:是是是,我真的是,哎呀。

冯唐:我看出来了,我这灯泡当的实在是很别扭。

窦文涛:不是,你可以给我们解答一下我们青年人的问题。

冯唐:能感觉到俞老师呢肯定对你还是心里有些涟漪的,你呢一直不能,不敢伸出你罪恶的双手,但是心里肯定也有波澜,大概是这么一个状态。但是俞老师这样的身份,她也没法向你伸出罪恶的双手,然后当时就可能没有最后。

窦文涛:我觉得她非常善良,真的,她对谁都特别善。我现在就是说咱们从俞老师的这个事儿就说到。

俞飞鸿:我哪个事儿?

冯唐:像那个诗里说的,他说你不会不知道我是个坏人吧,但这个坏人今生打算放过你

窦文涛:是,你说为了咱们那点事儿,你也不值当的独身到现在,开玩笑。

冯唐:伤得这么重。

窦文涛:我就说很多人人家关心的不是我,人家关心的是你,就是说比如说父母,你跟你的父母现在在这个问题上是不是已经达成谅解了?

俞飞鸿:我们没有相左的意见现在。

窦文涛:对,这就是他们有些人说,说这女的要准备独身,扛。

俞飞鸿:我觉得首先我不是,就是咱们这个有点偏,首先我不是独身主义者,我也不是不婚主义者。然后呢,我觉得我的状态只不过我没结婚,不代表我没有一个就是固定的生活。所以就是说我觉得呢就是咱们这是两个概念,我只是说我并没有那么着急去选择说我到什么年龄我就必须要有一个实际的婚姻。

窦文涛:但是现在这个独身呢我觉得真的就成了一个趋势,你觉得是不是跟害怕负责任有关系?

冯唐:很有可能是不知道怎么开始,有时候其实我们那个时候呢,小时候长大的时候没有太多好玩的东西,那就是班上有点女生觉得还挺好玩的,然后也没这种各种其他的东西,那觉得逼着自己好奇,开始一下。现在好多好玩的,那谁还,对吧,女神一搁到那儿,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不知道说啥,不知道先从哪儿摸起,那怎么弄。

窦文涛:我跟你说,520他们对九千万中国会员调查,超八成的独身男女有恋爱恐惧症,一半以上的人因为糟糕的恋爱阅历导致恐恋,就很多人怕失败

俞飞鸿:对,我觉得就是像说的感情成本太高。比如说你认识一个人,然后去交往。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