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与女人私下看艳照表现各不同《锵锵三人行》2010年5月21日,杨舒,梁文道,窦文涛|

男人与女人私下看艳照表现各不同《锵锵三人行》2010年5月21日,杨舒,梁文道,窦文涛

男人与女人私下看艳照表现各不同《锵锵三人行》2010年5月21日,杨舒,梁文道,窦文涛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核心提示:《非诚勿扰》在百般争议中火爆着,被指用“托”,捧红了马伊咪、马诺、朱真芳等一批美女,制造了“拜金男”“拜金女”……更是一度被怀疑这是相亲还是选秀?其单身男女的美貌程度可媲美快男快女。近日,11号嘉宾闫凤娇以其甜美可爱、收入不菲被众网友热捧,堪称“玉女”。树大招风,一批闫凤娇疑似艳照网络疯传,“浴照”之撩人程度不亚于“艳照门”。黑蕾丝内衣,大胆劈腿,也跟风玩厕所不雅照。

凤凰卫视5月21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我跟文道是人心大快。为了鼓高收视率,我们把杨舒。

杨舒:没有,我才大快人心,跟凤凰两位风度翩翩的男士,一起上节目。

梁文道:我们总算把许子东跟马家辉给撵走了,太好了,对吧。

窦文涛:没错,没错,我们是似美若渴啊。

杨舒:我就知道找我来没什么好话题。

窦文涛:你看你也配合啊,你看你穿的,就知道我们“艳照门”,对吗。

梁文道:杨舒今天是有货要提供。

杨舒:挺保守的吧,我穿的。

窦文涛:是穿的保守,但是颜色很开放嘛。

梁文道:对,而且待会儿还有照片给我们看。

窦文涛:对,我跟你说“艳照门”也没有什么羞羞答答的,现在这不能出名嘛,都说,啊,看了吗?

杨舒:那个《非城勿扰》那个女主角闫凤娇嘛,据说在节目里。

窦文涛:怎么成女主角了,好几个女的呢,她成女主角了。

杨舒:对,因为最出名的就是她嘛,最火的就是她了,她现在不是因为之前在节目当中,被塑造成一个清纯女的形象,后来不是被网上爆出了很多不雅的照片,上边下边都露的,然后结果又火了。但是我就觉得这男孩子看“艳照门”,跟女孩子看不太一样,就是这男的吧,你看他在网上怎么批她虚伪,怎么怎么样,其实私地下看得流口水,但是我作为一个女孩子我看那些“艳照门”,我就觉得挺同情她的。就不论怎么样你是一个受害者,你一个女孩子赤裸裸地被曝露在了公众的面前,接受无数男人的检阅,那种感觉我觉得基本的羞耻心还是有的。

窦文涛:我跟你说的那些男人还真不一样。

杨舒:你有道德的制高点是吗?

窦文涛:我没有什么制高点,按说我挺喜欢看这个,但是说实在的,不是,不应该看,公安局都不让看,听说是吗?

杨舒:要罚三千。

梁文道:是吗,你罚多少?

窦文涛:我没看,谁知道,我看了他们关于这个事儿的评论,我跟你讲这个东西我看了很不舒服,就是说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舒服呢?

梁文道:什么意思?

杨舒:对。

窦文涛:我就在琢磨这个事儿,就是为什么不舒服呢?而且我发现不光我一个人不舒服,很多人我看这个评论,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我跟你说这个让我想到一个,很深刻的一个精神文明这方面的问题。你知道文道我最近就是说,他们都说现在这个时代叫什么人心大坏,道德败坏,什么道德堕落到底线,什么边缘。但是最近我倒向好,我看了“艳照门”之后,我发现我们道德在进步。

杨舒:怎么说?

窦文涛:不是,你看,我是说我看关于这个事情的评论。实际上你看,过去让你觉得有点懊糟,这个网络有时候有点放大,比如说网络有可能它可能把少数人的意见,放大为全社会的意见。

梁文道:对。

杨舒:没错。

窦文涛:您以为这个社会就像这帮人吗?不一定的,其实我在看到的很多评论,我觉得最后有人把正话给说出来了,就是说这个事情不管,哪怕就是惹人怀疑,是他炒作还是他没有炒作,就是像杨舒说的一样。其实都是一个女孩子就等于说吧,哪怕咱们就退一万步讲,是她有意的,是她炒作的,那就怎么样,你糟践你自己呀,我们也同情你呀,你明白吗?

梁文道:不是,你能不能先给我形容一下,就是我没看过,她那个照片是怎么个艳照法呢?

窦文涛:形容是可以的,咱们不能给大家看,我也是听别人形容的。

梁文道:你没看。

窦文涛:我也是听别人形容的,就是光着。

梁文道:光着那又怎么样呢?

杨舒:就是她在厕所里面被人拍了一组,有穿内心的还有不穿内衣的,就是那个大胆的尺度,可以和当年张柏芝的那个相比。

窦文涛:比那个还清楚高清。

梁文道:不是,这就更奇怪了。

窦文涛:我跟你说私处大特写。

梁文道:每个人都有很多面

梁文道:不是,这就更奇怪了,我就说如果一个女孩子,比如说大家说她在电视上很清纯,原来也有这一面,这不是傻话吗?哪个女人没这一面,每个男人都有这一面,你再帅的帅哥,也会去大便,你再美的美女也有呕吐的时候啊,这一面被人拍到了,然后你拿出来说,然后对照说你看她上镜那么清纯,这不是很傻的话吗?你懂的意思吗?

窦文涛:我懂你的意思。

梁文道: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任何人,难道你想象一个清纯女孩子,原来她清纯到没私处,这是怪物吗。

窦文涛:你说这个意思,就让我想起当年说这个阿娇,我就说人们对于所谓天真、清纯,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个概念。

梁文道:对,这是什么意思?

窦文涛:难道说她那个什么,她要是跟人发生性关系,就不天真了吗?我觉得个三四十岁的女人,也可以很天真对吗?性格的天真跟她是不是性行为,没有多大关系吧。

杨舒:没有,但是我觉得很多男生他不可思议的就是,因为这个电视节目给很多电视节目造成的印象就是,她真的太清纯了,我心中的梦中情人,然后突然看到她很淫荡拍了那些照片。

梁文道:很淫荡的那个照片?

杨舒:对,而且是。

梁文道:因为她是。

杨舒:用男人的话来说,好像只有日本AV女优能拍出来的这种姿势,根本不是像她自己形容的,是受害者被强迫拍摄的。

窦文涛:她自己声明就说,她当年被胁迫。

梁文道:因为她有一个表演,大概在镜头前,而且比如说搔首弄姿,摆一些姿态。

杨舒:对。

窦文涛:表演嘛,也没那么夸张。

梁文道:比如说对着她男朋友,那有什么不对呢?如果是。

杨舒:这不是对着她男朋友,就是经过一系列网友的分析调查,就觉得她好像是故意拍出来,这样一些照片的,但不知道她最后的目的是为何。她当时说她当时想进模特行业,然后被一个台湾的商人带到了一个房间里,被迫拍下了这些照片,而且说你如果报警的话,我就要把这些照片抛上网,然后后来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了。

窦文涛:反正这个事儿还关联到,它不是那个《非城勿扰》最近那个节目还挺火的嘛,就是因为好像这个人。你看得多是吧?

杨舒:我没有看,我就看了一些视频,但是我就觉得现在这些征婚节目吧,越来越假,我记得十年前,七八年前,最早是台湾兴起这种征婚节目,当时是胡瓜和姓高的一位小姐。

窦文涛:《非常男女》嘛。

杨舒:对对对,那会儿感觉是很多男的,真的想去节目里面找女朋友的,但是现在这个节目,感觉完全变味了,据说这个节目好好多都是爆出来,已婚女士去当女嘉宾,还有模特去当,就已经变成一个职业了,就给人感觉很没诚意。

窦文涛:他们说《非城勿扰》这个节目挺有意思,这个很有意思,这个你发现没有?因为人的心理很好玩儿,你发现。这个所有的娱乐,本质上是一个骗局,对吧?你好比说电影,大家都知道是假的嘛,是一个骗局。可是我发现呢,观众的心理是什么?你不能让我看出你是个骗局。

杨舒:对对对。

杨舒:我把征婚节目当乐子看

窦文涛:你要让我看出来你就没劲,对吧,但是实际上,它一个电视台当然是为了,它这个一个秀嘛,一个娱乐节目嘛。

梁文道:这个我觉得还不太一样,为什么呢?因为像这种征婚节目,或者是那种比如说真人秀,它卖的就是我告诉你这是真的,那些电影还不同,电影我明明是假的,我纪录片造假是不行的。对不对?

窦文涛:我假设一下,杨舒我问你,假如索性这个片方就说,告诉大家我们这个节目,就是一个综艺节目,我们就是演员,大家看怎么演得好。

梁文道:那就没人看了。

窦文涛:你觉得你还喜欢看吗?

杨舒:我觉得是这样,如果它的那个情节设计得非常刺激、非常耸动,我就当乐子看,我也不去追究它的真假。问题是真的有人相信,它是用真心实意地去找对象,去怎么样,它就觉得被欺骗了,那些人情感上受不了。

梁文道:真有人这么去报名的?

杨舒:对,我觉得同情那些。

窦文涛:报名火,现在在多个城市那个报名点,就挤破头。

梁文道:有这么多人是希望用这样方法来?

窦文涛:所以你都弄不清,现在她到底是来征婚呢,还是要来出名,你也弄不明白。包括现在这个选秀,你知道最近这个花花事儿可多了,我跟你说还有个什么,现在有个地叫“伪娘”现象,你知道吗,有一个人叫什么。

杨舒:“著姐”。

窦文涛:这个男孩子啊。

杨舒:道长。

窦文涛:道长咱们研究过这个问题,这充分证明我的一个理论,我说我看了一本书叫《性与性别》,就是说男人和女人,其实就像是那个光谱,比如说从蓝到红两端是极端,其实男性和女性没有绝对的分界。

梁文道:对,没错。

窦文涛:它是一个过程,这是现在学术的观点。

梁文道:没有什么太本质的区别。

窦文涛:没有本质的区别,咱们俩其实也是姐妹,你知道嘛。

杨舒:越说越玄乎了。

梁文道:又是兄弟。

窦文涛:我和你都是一种男女之间的中间状态,只不过我稍微偏他那边一点,偏和尚一点,你稍微偏你那边一点,咱们这个东西,你说能差多少呢,你说其实是吗?

杨舒:但是那个“著姐”他很有意思的就是,他的外形还有声音,真的就是一个女性,然后评委就怀疑他说,你肯定是改性别了,他说我完全没有,该有的地方都有,所以就是非常不可思议。

窦文涛:很多粉丝就是他唱歌,这是女生。

梁文道:“著姐”是哪来的?

窦文涛:就是也是一个。

梁文道:选秀节目?

杨舒:对。

窦文涛:也是咱们的卫视一个选秀,他参加。

杨舒:就像《快乐女生》什么的那种。

窦文涛:他就说,他从小好像就是喜欢穿女孩子的衣服。

梁文道:有异装癖是吧?

窦文涛:不光是异装癖,他是不是说,他是同性恋吗?

杨舒:好像也不是。

中国的道德底线是否在倒退?

梁文道:他反正是想当女孩是吧?

杨舒:就是他很喜欢女孩子的打扮,从衣着,但是他很奇怪的是,他的声音也很女性化,他唱起歌来,你蒙住他的脸部看,完全就觉得是一个女孩子在那儿唱歌。

梁文道:有不少人是这样,其实。

窦文涛:但是我看一个评论说了,说他虽然现在这么火,但是他要是想进入总决赛,因为我们的一些要求吧,他得学会穿裤子。就是那意思真要是电视台敢让他上总决赛的时候,那意思就是他得换男装,这其实啊,就是个挺有意思的,要不说我就说我们社会道德在进步呢。

窦文涛:你看啊,就说这个社会老说倒退到道德底线,我最近有个新观点,我觉得在道德底线不是什么错的,为什么?就尤其是中国变化太快了。

杨舒:对。

窦文涛:太快了。你看这么快,很多道德不可能不变的,你就说一二百年前,像你这样的就沉塘了,你都不缠小脚,那是最不道德的,对吗?但是你看现在变了嘛,所以呢,尤其是现在这种,有些人接受了一些新的,有些人还愿意活在旧的,就会出现咱们经常说的道德多元化的这种切断。那么我为什么说在这个混乱的年代,道德往往倒退到底线实际是正常的,为什么呢?因为你如果是一个按照不变的道德,你按照它高要求的话。你比如说按照天主教这个道德系统,如果咱聊到高要求你跟别人就有争议了。

比如说按照天主教的道德,打开你就是不道德的,流产你做人流就不道德对吗,那两部分人信天主教的和不信天主教的,该怎么,谁胜谁负呢,对吧。所以呢你看往往在多元化的时候,咱们退到底线上,反倒大家有交流。你比如说在某种保守的眼光,我很理解现在很多人,看着现在大陆的电视就是乌烟瘴气,看到一些什么“伪娘”看到一些什么凤姐,觉得生理上都不舒适,有些人会,道学先生嘛会觉得特别不舒服,我很能理解,这是因为他习惯那一套受到了振动。但是你看未尝,现在有些西方北欧国家咱都看到,未尝几十年之后街上流行的,那就是各种各样,什么中性人什么什么人,它就是人的多元化,大概会得到某种的宽容吧。就是你看在底线上讲,你就会觉得各有各的不同,也说明我们这个社会能有这个人出现,也有一定的宽容。

梁文道:等一下,我觉得我们不要把两样事情搞混在一起,道德跟你讲的某种的社会开放程度是两码事。北欧这个国家它很开放,北欧这几个国家,它可以比如说它的色情电影产业很发达,对不对,向来有名,我们小时候都爱看,叫北欧艺术电影嘛。但是另一方面它是个很道德的社会,比如说它的交通秩序非常良好,警察从不贪污,每年做全世界的清廉调查,北欧的那几个国家排名全世界前几位,你能说它不道德吗?它非常到底但是它很宽容,今天中国的情况是什么呢?

窦文涛:很不宽容。

梁文道:我们很不宽容同时也很不道德。

窦文涛:对,就是那个没什么关系的事儿,整天人家生了个孩子,或者说是人家谁跟谁上了个床,哎呦,全世界的眼睛盯在那儿,真正的一些非常不道德。比如说出卖朋友,这个出卖自己的信仰这种,什么这种事儿反倒大家觉得无所谓。

梁文道:没错。

窦文涛:我觉得这是有点颠倒。

梁文道:比如说像刚才说那位“著姐”是吧,像“著姐”情况我也想不通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他一个男孩子喜欢扮女装,就不能够上总决赛?那难道男的一定得穿裤子才能上总决赛吗?比如说像Lady GaGa很多人不是还说她其实是个男的嘛,她声音也不完全像女的,那又怎么样呢。

杨舒:但是我觉得现在中国其实越来越包容了,它其实能把这些人拿出来去讨论,我觉得本身就是一种包容的现象。它以前是根本不能被社会所接受的,比如说以前,同性恋在中国是犯法的,你被公开了自己的性取向,是要被抓去坐牢的,但是我们现在看见中国有同性恋选美,应该怎么说呢,就是男性的同性恋选美先生大赛,然后还有很多人建立了自己的网站,然后也非常公开的,去表达自己的性取向,我觉得这就是社会进步的一种现象。

窦文涛:对,可是要不说从来没那么简单,就是比如说可以让他存在,人家愿意当男的,当女的,跟咱们没关系对吧。可是呢媒体它会把一个东西放大,而且呢因为大家的好奇心惊异感,所以他了最火的人,于是乎呢你明白那意思吗?就好像我说上次就说那个教授换妻,那个李银河就说,我认为男女之间的性行为符合成人、私密,没有强迫的原则,你不应该干涉。可是问题在于,你这个媒体一弄,它确实成了一个全社会很关注的事儿。

我看到有一个评论就讲凤姐,那天给人扔个鸡蛋,吧叽一下,就在电视上。这个凤姐吧,要不说,我就觉得从人家个人来说,也没有什么不对,你可以说人家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但是人家想出名,人家当然也可以报名。所以有些人恨什么,就是背后操作的人,就是说你们,中国现在有句话很多事儿,我觉得尤其是咱们干媒体的最清楚,那真叫一个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你打心眼里明白,你是利用人家的某些生理上的特点,或者利用这个人想成名的心理,为你自己催高收视率吧,就跟我请杨舒来一样。可是呢,你还站在那儿装得自个儿挺正派,你明白吗,最后都有媒体在忽悠。

杨舒:推波助澜。

窦文涛:也不一定是媒体,甚至有人怀疑,某些个挺怪异的现象,背后是有一个操作的团队的。

梁文道:可是我觉得这事儿还有一个,除了你刚才说它背后操作,比如说像凤姐这种事儿,可能有人操作怎么样之外,还有一个现象我觉得更可恨,就是我们这几天,老说我们有一些人怎么去残杀小孩,欺负弱者。

杨舒:对。

梁文道:但是我常常觉得,我们整个中国社会就喜欢集体欺负弱者嘛,某个意义上凤姐也是弱者,当然凤姐她求出名什么活该,比如说你朝她砸鸡蛋,大家在网上辱骂她、笑她,像我们这么去对付一个人,觉得她很坏,很恶心怎么样。但是问题是我很少见到,有人敢比如说去怎么,对付一些摆明做很不道德事儿的人。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前一阵子汶川地震两周年,不是有一些家长,回到一些学校的遗址,然后在那边要拜祭自己的孩子,结果被人围殴。

窦文涛:围殴啊。

鼓吹走捷径 媒体价值观应否被质疑?

梁文道:对,那这个事儿大家就觉得无所谓,也不讨论也没人管,一个家长悼纪自己的孩子,会被人围殴这样的事情,我们觉得没什么,然后一起去欺负凤姐,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欺负弱者。

窦文涛:一句话娱乐嘛。

窦文涛:你看有人问我对这些挺火的相亲、选秀节目,这些个看法,我得说我不是典型的电视观众,但是我觉得我的看法很值得介绍。就是说我觉得从电视节目制作来说,你比如像什么《非城勿扰》,我觉得那是投钱了,对吗,比咱们这张桌子,人家那个房子大对吗?灯光、镜头也讲究,老实将现在比规模上比香港、台湾的都超过了,就是说看得出来,从我们制作的角度我觉得很讲究了。

但是呢我个人的角度看,我觉得大家伙一般观众看着,确实是个消遣时间的,挺有趣味的。但是从我个人看这种不禁看。为什么不禁看呢?我跟你讲,因为我的时间是用来学习的,学习就是我的娱乐。你这个东西你好比是我欣赏的,你要是对话太容易了不行,你比如说我当中骂他一顿,大家就爱看。行,我看一次我觉得拍案惊奇。你二次你还是在这个智力水平上骂,或者说你说我今天脱衣服给你看看,那第二集你还这招,对我来说就浪费时间了对吗。

杨舒:但是,我觉得不同观众的需求就不一样,比如说有些芒果台、水果台,它本身就是走娱乐精神这条路的,有些人就是不喜欢看咱们凤凰高端的节目,他就喜欢看一些娱乐节目。

窦文涛:我充分理解,所以我说我不是典型的电视观众,但是老实讲我就看人家吴宗宪,那个宪哥,包括那个康康我都有所学习。那个反应,你知道吗,他这个对话当中的反应,他是不是低智商的,你要说黄也是够黄的,那天侯佩岑讲了一个,但是我觉得康康这个反应。

梁文道:康康是?

窦文涛:跟吴宗宪一起主持综艺的嘛,侯佩岑在旁边说了一句,说,哎呀康康哥有的时候,女性也会被男性的细心和温柔,所深深地打动啊。你可以说它很低俗,那是人家的风土人情,但是我欣赏这种这个反应。就是说呀,你比如说我搞怪,我给你吐一个,对吧,大家喜欢。可是你要是老是这种水平上的,对我这种观众来说就不够,就不够。我喜欢这种对话当中我见过,人家这个。

梁文道:机智。

窦文涛:表现出嘉宾或者是来相亲的人,你表现出他的内涵,不是一种,就好像说咱拍喜剧片很简单,我拿一蛋糕弄你脸上,你也是一乐,可是老是这个,有什么劲呢?接下来就是有点伍迪·艾伦那个劲,咱对话当中,显示出咱们个人的这个。

杨舒:内涵、高水平。

窦文涛:水准,对吗?

杨舒:对。

窦文涛:我得到了这种娱乐我觉得会更高。

杨舒:而且我觉得现在的媒体,好像摧毁了我们传统的爱情观和价值观。你看那些选秀节目一天到晚就鼓吹钱钱钱,就觉得好像爱情已经不存在了,你看那些嘉宾上去就是说,我宁愿在宝马里面哭,然后就是我的男朋友一定不要年薪20万,要月薪20万,怎么怎么样,就被媒体无限地放大。

梁文道:现在这种相亲节目会说这种话,我宁愿在宝马里面哭。

杨舒:对,我宁愿在宝马里面哭,所以我就觉得就把现在年轻人搞得特别想走捷径,因为媒体无限地放大这些例子,好像现在社会上太多这种一夜报复,一夜成名。就让年轻人忘了怎么去踏踏实实地去奋斗,去这样,我觉得媒体有一定的责任。

窦文涛:咱们那天说广州女大学生,不是搞了个调查嘛,说六成以上要嫁“富二代”嘛。但最近又搞了一个调查,说不要侮辱我们女大学士,六成女大学生都会选择叫“潜力股”,就是说等着他将来,就是说我可以等有潜力的。可是我心里想,你说到根上你还是想要那个蓝筹股啊,你还是个想要啊。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