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字是当今中国最有权力的汉字《锵锵三人行》2010年12月29日,戴自更,崔曼莉,窦文涛|

拆”字是当今中国最有权力的汉字《锵锵三人行》2010年12月29日,戴自更,崔曼莉,窦文涛

拆”字是当今中国最有权力的汉字《锵锵三人行》2010年12月29日,戴自更,崔曼莉,窦文涛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核心提示:一起离奇而惨烈的“车祸”消息在国内多个网络论坛和微博上受到了广泛关注并频繁转发,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原“村长”钱云会遭遇车祸死亡的消息,引起众多网民的猜测和讨论。著名作家崔曼莉与新京报社长戴自更做客《锵锵三人行》讨论深层农民生活形式与状态。

凤凰卫视12月29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戴自更:温州乐清钱云会案谋杀可能性不大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给大家介绍咱们两位嘉宾。咱们先女士优先,在见着她咱们就不是“神马”都是“浮云”了。

戴自更:对。

窦文涛:“神马”都是“浮沉”。这是著名的作家,女作家崔曼莉,写《浮尘》、《琉璃时代》,终于肯到我们节目里来。本来是要聊另一个话题的,但是今天碰到一个比较突出的新闻,紧急的情况,所以还要请我们《新京报》的社长,我们戴自更,我听你这个名字跟农民利益,自耕农嘛,这很有关系。

戴自更:自力更生,不是自耕农。

窦文涛:今天要请你讲讲农民问题,其实挺不幸的一个事情。戴社长,我觉得这个新闻突然间今天那么多的人关心。这个紧急的程度以至于我都不是太清楚这个详情,所以这个资深记者戴社长你来报导一下这件乐清的把老村长碾死的新闻。

戴自更:因为这个悲惨的事情,首先这个月25号的时候早上大概9点30分,一辆挂着安徽牌照的工程车把一个当时浙江温州市乐清县蒲岐镇寨桥村的村委会主任钱云会压在了车底下。

窦文涛:你看那个照片了吗?

崔曼莉:我刚才看到了。

戴自更:很惨。

戴自更:脖子头颅快掉下来了,那个手伸向前方,后面是跪着的。

窦文涛:这像是有意压的还是无意压的?

戴自更:这个事情出来,这个照片通过微博发到网上之后,就全国舆论应该说形成了一个热潮,不仅是我们新闻人物,文化人物,各方面的人都在评价。因为存在很多的想象空间,或者是这个事情本身有好多猜测的东西,刚才像文涛讲的,这到底是谋杀还是交通事故。但是当地政府一出来的时候,就是乐清公安讲这是交通肇事案。但是钱云会这个人原来有好多的故事在前面。他为了维护当地他的村里头的农民的土地或者是农民的利益,坚持了六年,三次进监狱被关了,刚放出来,就死在这个车轮之下。所以说好多人,媒体也好,还有其他的知识界也好,这个事情觉得怎么回事呢,这么巧呢,为什么会这么巧合,这个巧合就给了很多的想象。

窦文涛:我说看见,要不咱们不明真相,你要不明真相,你要相信微博,那有的微博上的猜测,那是血乎呲啦呀,说是给一群人按住,这个老村长,给一群人按住在车轮底下,就这么压。

戴自更:对。

窦文涛:但是这个。

戴自更:我觉得那个可能性,就是我心里讲,作为新闻人实事求是,包括我的记者在前方,他们觉得可能真正的谋杀可能性不是很大。

窦文涛:不是很大。

戴自更:对。因为最后结论没出来呢,我不能在这里讲一下,不能代表一些官方的观点,但是我觉得谋杀性不是很大。

戴自更:钱云会案诸多巧合给人留下想象空间

崔曼莉:我刚才看到那个照片,而且你们的编导说,如果胆子小就不用看,但是我确实看了,我觉得非常悲惨的一张照片,看不见那个人的身体。就像戴社长说的,手是伸向前方,然后那个脸是侧着铁在那个泥土之上的。所以就是说如果是交通事故,那个车轮之巨大,完全不是我们日常看的小车轮,非常巨大的一个车轮。一个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以这样的姿势贴在那个车轮之下,如果是交通事故的话,现在有没有具体的证明。

窦文涛:这个小说家很厉害的。

戴自更:曼莉讲的话,也是因为现在怀疑的原因。现在好些,昨天温州市市委领导已经出来讲话了,就是说原来定的交通肇事案,需要进一步的认证。同时启动两套方案,一个是按刑事方面的调查,一个是按交通肇事来调查。第二,对相关的,一旦查明了之后,有责任的就严惩不贷。第三,所有调查的经过、过程向媒体公开。起码态度还是不错,大家能接受了,起码得到表态。

窦文涛:好像感觉他们那个村的村民对村长都挺有感情的。

戴自更:是。正是因为有感情,所以村长死了之后,大家就闹,也是因为这么闹,所以当地的公安把有关领头闹事的人抓了好几个,这样把事情就不断的扩大了。

窦文涛:所以你看,我觉得现在很多事,都是故事背后套故事。

崔曼莉:对。

窦文涛:而且比如说仅仅是一个交通肇事,那么就是交通肇事就是交通肇事。可是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只是个交通肇事呢,怎么会引起这么大。引起这么大又跟拆迁有关系。

戴自更:对。

窦文涛:你看这个后头。就是说这个人生气,他不是偶然的。

崔曼莉:而且讲到用六年的时候,三次进监狱,而且这次又刚刚放出来,就遇到这个事故,所以确实我觉得。

戴自更:就好多的想象空间在里头,我不是说想象空间,就是好多怀疑在中间,但是有关部门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挑的,个别别有用心的人挑动了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就这样子的话,一下子把群众的东西,情绪给煽动起来了。

崔曼莉:“拆”字是当今中国最有权力的汉字

窦文涛:我看你刚才在说看了一篇《新华时评》。

戴自更:对。都讲到了,就是不简单的,不明真相的,就告诉群众真相是什么不就可以了吗。包括这个真相背后像你刚才文涛讲的这个拆迁,到底是什么原因,因为一个电厂有他900亩土地,村民捍卫他们土地的利益。原因的可能是在这个地方。拆迁。

窦文涛:咱们曼莉很有才的女作家,能写书法,我上次听她讲一个事,讲一个字,我就挺有感触,就是说这个新闻,你看我听了前半截我还挺受吸引,我觉得哎呦这是一个什么,但是你一说到“拆”好像是个中国人就全明白了。

崔曼莉:对。

窦文涛:好像都无须多问,是吗?

崔曼莉:对,我是因为要参加一个书法展,这个书法展它是讲说汉字的书写和今天中国的关系,所以当时我就提出写一个“拆”,为什么要写这个字,一个这是唯一一个真的用毛笔在反复被书写的一个汉字。

窦文涛:这是中国书法现在写的最多的一个字。

崔曼莉:写的最多的一个字。

窦文涛:而且是壁画的形式,都写在墙上。

崔曼莉:对。第二个就是全国人民一看这个字,全部都能理解。就是这个地方马上要面临着旧的要拆掉,新的要被重建。就是说我觉得它是今天中国最有权力的一个字,也是和传统艺术最紧密相关的一个字。

窦文涛:你把这个艺术,就是落后现代艺术,跟艺术都有关系。

戴自更:现在你们可能也都知道,现在国务院在征求第二款《拆迁管理条例》,这个问题大家也有很大的议论。拆迁原来网上有人讲,没有拆迁就没有新中国。比如说没有我们这么拆迁,你们执政者吃什么呢,就是于建嵘说。就关于拆迁现在关心的比较大。包括我们现在搞的所谓的拆迁的即使好的典型也有问题。就是你把一个农民,拆迁走了以后,放到一个10公里以外的地方,让他住上了楼房,也洗脚离田。但是他还要特地跑回去十几里路坐公共车去种地,这样的事情还是有。我觉得那就是土地拆迁的问题,可能下一节中国,特别是农村核心的问题。

窦文涛:你刚才讲到于建嵘,算是一个公共的知识分子吧。今年《新周刊》还给他颁了一个奖,颁奖的时候,这个易中天,我引用他一句话,他上去去领奖,他说因为于建嵘引起的那个事,就是有人质问他,就是没有拆迁,你们这帮知识分子吃什么。然后易中天说我想了又想,我最后明白,我们知识分子吃的是纳税人的。

崔曼莉:强逼农民改变生活形式违背人性

窦文涛:曼莉,你是老写这个顾职场小说。我不知道你对农村的情况了解比较少?

崔曼莉:我确实,因为我身在城市,长在城市。我对农村确实是没有具体的生活经验,但是我也觉得其实农村跟我们这个城市的关系非常紧密。比如说现在大量的农民因为拆迁或者怎么样来到城市当中,你日常当中也会接触到他们。所以有的时候你也觉得好像我们身在城市,但其实和乡村又紧密相关,包括我们的文学作品,我们的电影,也有大量反映这种乡村题材的。

窦文涛:咱们这个电影、小说,我很少见到有反映这个拆迁题材的,有吗?

崔曼莉:几乎没有。

戴自更:电影《苹果》不就是拍的农民工进城嘛。

崔曼莉:对。现在还有一个农民工文学,就是农民进城打工开始写小说,写得也很好,还有一些这样的他们的杂志,也是销量非常之大。所以我就觉得这种生活其实到最后,就是人的生活,我们不要把它割裂开来看是农民进城,或者是城市人的生活,最后就是人的生活。人的生活也一些基本的层面是相通的。

窦文涛:怎么讲?

崔曼莉:比方说我们要面对法律,要面对每个人生存的所谓的经济条件,最后要面对一个精神生活。最后还有面对我们是否活得符合我们自然的一些东西。像戴社长刚才说一个人把脚上的泥洗干净了,住在十公里之外的洋楼里,然后要坐公交车回去种地,我觉得他其实违背一个自然的生活习惯,最后就会违背什么,违背人性。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