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男性密友揭三毛有通灵能力《锵锵三人行》2010年1月4日,眭澔平,孟广美,窦文涛|

生前男性密友揭三毛有通灵能力《锵锵三人行》2010年1月4日,眭澔平,孟广美,窦文涛

生前男性密友揭三毛有通灵能力《锵锵三人行》2010年1月4日,眭澔平,孟广美,窦文涛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凤凰卫视1月4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广美,今天咱们请来这位一个名字里边有两个字咱们不认识的嘉宾眭澔平老师,前些天已经上过我们的节目,曾经是台湾的资深主播。但是今天特别请您来是因为有一个特别的因缘。

眭澔平:今天这个日子太特别了。

窦文涛:1月4号,我先当新闻给大家报报,1991年的1月4号。

孟广美:历史上的今天。

窦文涛:对,台湾著名女作家,也是在大陆影响很大,我觉得在今天很多人对三毛还是有一份特别的感情。

眭澔平:对。

窦文涛:三毛就在1月4号那一天,她当时在住院。

眭澔平:凌晨的时间。

窦文涛:凌晨的时间就在洗手间里,说是就在浴侧的什么挂钩上?

眭澔平:挂点滴的钩子,然后坐在马桶上,其实她这样的离开,也非常的传奇。

窦文涛:说是用一个肉色的丝袜?

眭澔平:丝袜,对。

窦文涛:就自缢,但是直到今天,我看到文章还是有人怀疑,就是说她像不像自杀?

眭澔平:因为听她家人说当时到现场,她其实很安详,然后坐在马桶上,那么也感觉没有什么特别的挣扎。到现在其实还是一个迷。

窦文涛:为什么说这个眭老师是一个特别的因缘?他是三毛生前,咱该怎么说?是红颜知己,是黑颜知己,还是至交好友,而且咱们有特别的遗物、遗迹,就是说三毛生前最后给了他一本书,就是她最后出的一本书,《滚滚红尘》。

眭澔平:应该说那个时候我们彼此都出了书,我们互相交换。然后她不但题字,她还在里面夹了一封很薄的书信。我想这是她给我最后一封信,但是当我看到的时候,其实是在她死后我才发现的。

窦文涛:你当时没有看到?而且也只是很奇怪,电话也没有接着,就是说三毛临去世前,给他打过电话,但是他没有接着。没有接着,就有了一段电话答录机上的录音,就等于差不多是三毛最后的声音,我们能听到的,是吗?

眭澔平:对。

窦文涛:所以今天节目里咱们也是带着纪念的心情,可以听一听三毛最后电话答录机上面的遗音,我们来听一下。

三毛答录机遗言

三毛:小熊如果你回台湾了,我是小姑,你如果回台湾了,请你打医院,如果回来了,小熊,你不在家,好,我跟你说我是三毛,如果你明天在台北,请你打医院,再见。眭澔平,我是三毛,你在不在家,人呢?眭澔平,你不在家,好,我是三毛。

眭澔平:就是这段声音,因为那个时候我到香港去办俄罗斯的签证,所以那个时候又没有手提,又没有BB机,所以我根本没有办法接到她的讯息。因为以前她跟我们家住的很近,大概走路十分钟,所以有时候她心情不好就打电话,你刚才听她叫我小熊,因为她每一个西方孩子都有一个Happy bear,就是一个小熊,所以她觉得给别人温暖的就是小熊,所以她就叫我小熊,所以你刚才听到她自己称她自己是小姑,小姑独处的小姑。所以我也很遗憾就是说我没有接到,但是在听到这段声音我都觉得说,好像就在眼前一样,那么这是很心疼,因为这是一个这么丰富精彩的一个朋友,而且她对人,对朋友是这么样的掏心挖肺,对人这么好。

窦文涛:她好像去世的时候应该是48岁?

眭澔平:48岁。

窦文涛:那个时候你多大岁数?

眭澔平:我比她小17岁。

窦文涛:哎呦真是,你们的这种交往,也是很有意思。而且我觉得就是说夹在书里三毛最后的那封信,不如你来给我们念一念。

眭澔平:这一段,她是讲“小熊,我走了,这一回是真的,当?

窦文涛:敦煌?

眭澔平:我看你来念吧,我念起来心情有点激动了,你来念好了。

窦文涛:当敦煌飞天的时候,澔平,我要想你。如果不是自制心太强,小熊,你也知道,我那一批375个钥匙,起码有100把要交给谁?这次我带了白色的那只小熊去了,为了亲它,我已经许久不肯擦一点点口红。它还是被我亲的有点灰扑扑的,此刻的你在火车上还是在汽车里?如果我不回来了要记住,小熊我曾经巴不得,巴不得,你不要松掉我衣袖,在一个夜雨敲窗的晚上,好,同志,我要走了,欢迎你回台湾来。爱人三毛。

眭澔平:其实这些信的文字,连广美都哭了,广美作为一个女人,其实这种心情是?

窦文涛:广美你的感受是什么?

孟广美:我首先要说起来我们这样岁数的人,应该都看三毛的作品长大,还有她后来出的一些有声书,潘越云,还有潘越云跟齐秦。

眭澔平:齐豫,唱的《梦田》那首歌。

孟广美:每个人心里一亩田一亩田,我受了很多她的影响,但我说真的,我不是她的粉丝,我从来不是她的粉丝。因为我觉得她虽然是一个充满爱的人,但是我觉得她很灰色的,可能因为我小时候家境比较穷,所以我没有时间在做梦。我没有时间跟着她一起做梦,我读不懂她文字里面要释放到底是什么样的讯息?但是就是说她的才华,她的那种感染力绝对是我们小时候都感受到的,听了很多她的故事,但是我第一次有这么锥心刺骨的那种感觉是她第二段录音,我觉得就是你要临死之前,你要临走之前,你连要打一通电话找一个朋友,人呢,哦,不在,那种自问自答,我觉得那个时候她肯定是非常非常孤独的,我觉得那种死前的恐惧,你只是要找一个人。她可能只是需要一个人抱一抱她,她可能就会改变她的想法了,但是这样子的一个人都?

眭澔平:没有办法找到。

窦文涛:你觉得会吗?如果她找到了,给你打了这个电话,会有什么变化吗?

眭澔平:我想可能就改变了,因为三毛一直都说她希望将来有钱了以后,她要做一个很大很大的小熊,在台北街头。如果任何人感觉到孤独、无助,需要一个拥抱的时候,投一个10块钱,就可以去抱一抱。其实这封信里面,如果?我讲的具体一点,每一个都好像达文西密码,都是我们这一年来,我们聊天的话题,所以我才了解什么叫做以文会友?我跟她之间的情谊是非常纯洁,我如果今天讲我们连手都没有碰过,非常纯洁的,我是尊重她像我自己的母亲一样。

窦文涛:这个我也不太明白,你比如说她在文中写的,又是爱人三毛,然后就是?

眭澔平:这个我就解释一下,她讲,好了,同志,我要走了,爱人三毛,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在聊天的时候,三毛说很希望,她爱的人又是跟她志同道合的人,我说哎,这不就符合现在罗大佑那首歌,那个年代最流行的?

窦文涛:《爱人同志》。

眭澔平:对,其实这个歌就是我们当时聊的时候,我们就要追求一个又是爱人,又是同志,这样的人我才要跟他终身厮守。里面更有趣的是你知道?她擦不擦口红,都代表她心情的状态。我们现在火车里,汽车里都有不同的境界,火车就表示你可以换车箱,她问我说你在火车里,还是在汽车里呢?当然汽车里你跟别人挤在一起,是不能改变环境,跟你讨厌的人在一个空间,你也得忍受,火车就表示你在这边你可以轻松的去不同的车厢,如果这个车厢里的人你不喜欢,换一个车厢。至于擦口红,她心情不好,她就会亲这个小熊,她一亲,她就不涂口红,所以如果我看到她今天没有涂口红,我就知道她的心情不好。但是你看到她这封信,我看了,我就那种锥心刺骨,就是她当时心情是落到谷底,她觉得已经许久不肯擦上一点口红,所以哪一句都有一个我们一年当中聊天的那些,大家共同理解的一个话题,一般人看不懂的。

窦文涛:所以你说这样的人,确实没有法活下去。

眭澔平:她就是世界太开阔了。

窦文涛:先去一下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眭老师,我觉得你的一生,实际上受三毛影响很大,因为我注意到一点,他说他到后来,三毛去过所有的地方,他都去过了,就是那几十个国家,他去过。甚至三毛生前交往的朋友?

眭澔平:变成我的好朋友。

窦文涛:都变成他的好朋友。

眭澔平:对。

窦文涛:就好象你有点像我们说的继承三毛的路,走三毛的路似的。

眭澔平:现在很微妙,我记得我到西班牙加那利的时候,她的西班牙邻居甘娜蒂,那个女士,还有她中国饭店的那些张青曲张伯歌,她的女儿张南诗等等,你知道现在我去,简直像自己的家人一样,他们说当时三毛没有实现的愿望,讲究把鱼翅当面条吃,把冰淇淋当饭吃,我都帮她做到了,你去想这种情谊是延续的,其实你知道我原来做新闻主播,我跑新闻什么都要努力,第一名。得到,我觉得她是第一个让我感觉到,就是说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女性柔软的心灵的角落,也停下脚步看一朵花。

窦文涛:她这个著名的恋情,就是跟荷西,跟这个恋情,也有一些人怀疑,这其中有一部分是不是她想象的?甚至还有人说,说她到后来又要见贾平凹,又要见王洛宾,好像我觉得有一个很奇怪的说法,就是说但是不管她交往了,见到了什么样的男性知己或者朋友,什么都无法抹平荷西之死在她心里留下的伤痕?

眭澔平:我想这是给我一个机会,好好来帮三毛讲一句话,三毛是一个充满热情的人。当然她跟荷西之间感情,我如果没有到西班牙,没有到撒哈拉,没有到加那利群岛的话,我真的只能用想象,或者读她的书里面,但是真的到那边,你听她的邻居,那一位西班牙的妇女讲,他们真的是非常的好,而且像当地的华侨说,他们平常比如说两个人,华侨的聚会讲话,他们俩个人就手牵着,这样靠着。这些装不出来的,他们俩太相爱了,所以我觉得他们是一种生活上的爱,一般的人不要用举案齐眉、相敬如宾那种,非常虚伪僵化的爱情方式,或者夫妻的相处方式来看。再来她对朋友之间,像她欣赏贾平凹的才华,她跟我讲,她对王洛宾,是非常心疼,这样一个对民谣有贡献的老人,却那么孤独的生活在那边。但是你知道她会想去照顾王洛宾先生,就像她在台湾有一个很有名的画家叫习得净,还有一位就是很有名的作家,就是我们新闻人前辈叫王大空,这两位你们知道他们在过世前,在同样的荣民总医院病院、病房,说实在快僵死的人,很多人都不愿意去看。三毛不是,三毛是过去说,我来了,我帮你按摩。你如果把这样的一种纯真,像贾宝玉那样的纯真,这种就是我们中国文人传统开阔气质里面最可贵一个纯真性,你把它用一种世俗的角度去扭曲的话,我觉得真的误会了。

孟广美:眭老师,我其实也是最大的问号,一个这么充满大爱,一个有这么大心的一个人,她怎么会抑郁症,她怎么会自杀呢?

眭澔平:我到今天才比较了解你相信吗?在当时我也无法理解,因为其实我1月2号,我在跟她聊天,甚至贾平凹那封信还是我帮她寄的,你知道吗?当时我们在聊天的时候,她还告诉我,她新的一年有什么样新的计划,她也告诉我她有几个剧本要出来了,然后好几个国家翻译她的文章,她的记事本?

窦文涛:都规划好了明年的行程?

眭澔平:但是三毛她其实是?我们我们讲一句,希望大家不要害怕,她真的是有一点通灵的能力。我是曾经跟她聊天的时候,《风萧萧》的作者,就是徐訏老先生,生前是她的干爸爸,真的就附在她的手上写字。但是我无意去强调这个方面,而就是说三毛她确实有点奇特的感应,这种感应即使她积极的在面对她新的1991年的生活,可是她内在有一种强烈的第六感,好像意在告诉她,她的生命可能到一个尽头,所以当时其实你知道1月2号我们聊的是什么?她我跟聊了一大堆,你现在赶快多出一点书,将来你才能够平衡自己的生活,去支持你自己的旅行,还有你知道临界,你知道读哪几本书,文学方面,剧本方面怎么写,她好像在交代,你知道吗?一个关心我,一个文坛后辈,告诉我这个你要处理,怎么维生,怎么写作,怎么旅行。一大堆我都想问你干吗急着现在跟我讲?现在觉得她好像冥冥?

窦文涛:交代后事?

眭澔平:又好像知道,尤其她讲的那一封信,她又这么的仔细夹在《滚滚红尘》第66场戏,如果翻开第66场戏是谁?就是林青霞和秦汉抱在码头生离死别那一刻那一章节。而且她告诉我,她这一生最恨就是六这个数字,为什么?她跟荷西相识、相恋六年才结婚。但是他们又是经过六年的爱情,但是却突然荷西过世,然后接着过了两个六年,就是十二年后,三毛自己也走了,她就夹在第66场戏里面,非常薄一张纸,这一些其实她的心思细密,还是她就是一种直觉的感应。至于说忧郁症,我看到她早期吃的药,后来来对照,像接受《时报周刊》李涛的访问,那时候讲到她吃什么药什么药,现在都知道那就是忧郁症的美国最新的药,其实她一直有这个问题。但是她这个问题主要是荷西突然过世之后,她说她严重失眠,然后她需要吃很重的安眠药,每天要脸对着门才能睡着。

孟广美:没有安全感。

眭澔平:你知道一个寡妇她中没有安全感,那种心情,我觉得大家应该要走入一个作家内心世界,不是用一个高标准要求,她说她从来不觉得她是一个作家,她就是一个小女人,只希望跟一个爱的人,生一大堆孩子好好过一生。可是连这么简单的心愿都没有办法实现了。

孟广美:眭老师其实你跟三毛交情只有一年多的时间。

眭澔平:整整一年的时间。

孟广美:像她一个这么大爱的人我相信她身边一定有很多很多爱她的人?

眭澔平:非常多。

孟广美:其实她身边?对,就是你所知的她身边的难道就没有,再其他亲密的朋友了吗?

眭澔平:有,其实她那个时候就告诉我说,她想要嫁给已经等了她好多年德国的男朋友,然后她当时告诉我,她想要新疆,想到王洛宾那边照顾他的生活,因为她觉得她一个人太孤单。但是三毛那一年也是她最后的一年,所以我相信会有很多这样的朋友。但是很多所谓的英文字timing,时机上大家没有对到一起,就是像最后我没有机会接到她那一通电话一样。

窦文涛:照你这么说,你猜测就是到最后,因为我们也看到有的解释,你比如像刘墉,他说这个他觉得三毛也是有点可能忧郁症的倾向,就是说要求又很完美主义,经常会对自己的表现感到不满意,就是比较苛求自己。所以她就觉得人们没有留意,就是好像她在高中的时候,就曾经因为忧郁症,是退过学,还是?

眭澔平:是初中。

窦文涛:初中的时候?

眭澔平:她没有念到高中,她初中就是因为她就是数学考试的时候,她那次想到好好考,没有想到考了一个满分,数学老师就认为她作弊,结果就羞辱她,就拿着毛笔在她脸上画。画了以后叫她到全部的北一女,台湾最好的初中,那个时候去走一圈,你说她怎么承受得了?然后她第二天就没有办法上学了,她说当时坐在门口要穿鞋,一穿鞋就晕倒,她不是故意不上学,她没有办法承受,心理、生理都没有办法承受。就在家里足足关了七年,所以你看到《滚滚红尘》里面女主角林青霞演的角色,其实是她另外一种自我的象征,被关在一个阁楼,其实她是自我关。然后接着她的一个姐姐,两个弟弟放学回来本来都一块回来吃晚饭,他们在讲今天学校谁打我,我考第一名,她连听这个都不能听,最后直接关在房间里,连饭都不出去吃。爸妈把饭送到房间,这样子足足关了7年,自修,请老师来教。

窦文涛:你有没有想过,就是她最后那一刻,就是1月4号那一天,她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象过她是怎么想的?

眭澔平:其实你知道?

窦文涛:就是当时精神失常了,还是说?

眭澔平:忧郁症的人,她就是会有一种无法克制的强制行为,因为我自己也是心理谘商师,所以我们在做很多谘商的时候会发现,他们有一种不断的刷卡花钱,有很多人,其实是种忧郁症的表现,他并不是说真的好像败家的。

窦文涛:强迫的行为。

眭澔平:强迫的行为,另外还有一种像包括张国荣跟三毛,我觉得都是一种忧郁症。因为照理讲他们的声名、地位都是非常被尊敬、崇拜,好像没有找到任何自杀的因素在里面。所以我觉得在当时我觉得可能是她平常有吃安眠药的习惯,她的安眠药给一个朋友叫张拓无一个残障的作家,她才给他半颗,那个作家就睡了几天。

窦文涛:好家伙。

眭澔平:你就说那个药性已经很强了,你知道吗?再加上当天她又因为她妇科的疾病,她开刀非常顺利,又打了麻药,又有点让她的精神上有一点受到干扰,只能这样子讲,她让妈妈说你回去,我好好睡觉,明天就要出院了,大家都不要吵她,没有想到就这样走了,所以我觉得诸多因素,那么当然看起来这就是三毛传奇的一生吧。

窦文涛:咱们现在再来怀念一下,这个眭老师在三毛生前两个人另一段对话,也是三毛当年的声音。

三毛生前录音

三毛:我跟你说啊,我很久没有跟一个人说话,说到你这个程度了。但是我每天都跟人说话,我顶喜欢一种朋友啊,就是短兵相接的朋友,我觉得程度差太多的啊,不好玩。

窦文涛:我对三毛,其实跟广美有点像,就是我不知道当年三毛在台湾和在大陆造成的影响,在大陆就算过刮过一阵旋风似的,所以我对她其实进入从来就不深,看过她的一些东西。因此她给我的印象,就像橄榄树那个歌词,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确实她给我就是这么个印象?

孟广美: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窦文涛:我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然后为什么流浪,也弄不太清楚。好象有的女作家,像朱天心曾经说过,她大概意思就是说,她就是一个想探求生命真谛的人,但是最后会不会是探求到走火入魔,我听到过种种对她的意见,看法。

眭澔平:其实她在寻找的是一种人与人,超越语言文化,人种的心灵上的真切。而这是在她的文章里,你看到像《哭泣的骆驼》里面哑奴那篇文章,是最有代表性的,那么至于说一般的人,当然只能片断的去了解三毛,去了解你我。

窦文涛:比如她不考虑她的挣钱,她的旅费,钱的问题,谋生的问题?

眭澔平:她说她可以用橡皮筋绑着破掉的鞋子,然后用胶带一束腰她就可以这样生活了,是非常随遇而安的。对于物质上的东西,不如她精神上的追求,所以其实在我们之间的谈话过程当中,其实我们在聊的是,我们想去走郑和下西洋的路线,走文成公主到西藏的路线。

窦文涛:好家伙。

眭澔平:走这个什么成吉思汗西征的路线,走马可波罗东来中国的路线,我们是想这些,你可以说,我们都在做梦。但是说实在的,有梦的人生才美吧。

窦文涛:广美你有这个梦吗?其实我得说,我有这个梦,但是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个梦是我配享受的。就是说要走玄奘走过的路,是吧?前段时间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讲,很有成就的人,对我很有触动,他是在四十几岁,他说我要退休了,我说你为什么退休?他说我想想这辈子我真想去的地方,我还没有去过几个,现在再不退休,没有时间,到老了走不动了。

眭澔平:好像一部电影,《一路玩到挂》。

窦文涛:对啊。

眭澔平:所以你知道三毛她希望我做的事,如果她死了,她没有做,她希望我这样,能够帮她抱到老虎,因为她属羊的,羊入虎口,我属猪的,所以扮猪吃老虎,然后她希望我抱一只真正的熊,因为她最喜欢小熊,而这些我都帮她实现了。但是你说这些的确是不食人家烟火,可是你说人到底追求是什么呢?可是这种价值,就是在人与人之间的真情很美。而这种真情和美,有的时候就变成好的文章,让世世代代流传下去。

窦文涛:广美,你看他是继承了三毛的遗志,你?

孟广美:你希望我继承你的?

窦文涛:遗志?

眭澔平:谁活的长还不知道呢。

窦文涛:跟我后面继续做节目,这就是咱们小凡夫俗子的命运了。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