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帮我找工作的叔叔,都要跟我上床《锵锵三人行》2010年12月9日,陈淑琬,梁文道,窦文涛|

每一个帮我找工作的叔叔,都要跟我上床《锵锵三人行》2010年12月9日,陈淑琬,梁文道,窦文涛

每一个帮我找工作的叔叔,都要跟我上床《锵锵三人行》2010年12月9日,陈淑琬,梁文道,窦文涛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核心内容:现在大学生找工作太难了,长得稍微有点姿色的女孩子难免会遇到一些不讲究的领导,这种潜规则在中国已经有了上千年的历史,这种潜规则文化也可谓博大精深了。本期节目将邀请梁文道和陈淑琬共同为您揭示中国特色的“潜规则”。

凤凰卫视12月9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你作为香港地头上的老大是吧,人家淑琬台湾的美眉,来到香港谋生不容易。

梁文道:是啊,那怎么样?

窦文涛:你照顾照顾啊。

梁文道:我从来没照顾,以前很多我们公司的同事,特别是美女同事,从北京、台湾四处过来,咱公司的有些老大出来说,文道你是香港地头蛇,你得陪一下人家,安排一下有没有住什么的,我都满嘴说好,然后回头就不见了。

窦文涛:你这还算好的了,现在道德论尚我发现不能随便照顾。前一阵我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那个女孩的爸爸就没有出席。

梁文道:为什么?

窦文涛:我这个朋友他跟这个女孩的爸爸就像咱们这样的哥们儿的关系,你明白吗文道。

梁文道:什么意思?

窦文涛:等于是我的女儿要到某一个城市去工作,那么你跟我这么好的哥们儿,我拜托你照顾我的女儿,你说干脆结婚这是最好照顾了,你说说这个,现在这人哪管那么多。当然我这朋友也是有点觉得人家女方父亲就不来,我还跟他晓以大义,我说这个你想想当年孙中山先生,对吗,他结婚的时候,好像宋庆龄的父亲也是不来,生了气了,也是这个,你看人家淑琬有碰到这个情况吗?

梁文道:什么意思啊。

陈淑琬:被照顾吗?

窦文涛:被照顾啊,尤其你是当年台湾的女政界人物。

陈淑琬:你讲到这个,大家常常把我的名字写错,这个跟我的名字有点关系,淑琬的琬字,那我问文涛哥,你记不记得我的琬是哪一个部首?

窦文涛:左边一个女子旁。

陈淑琬:看吧,其实我的琬字是个王字部首,所以这个一字之差,我爸爸常常就开我玩笑就说,早知道就把你取原本的那个女字边就好了,这样你可能稍微温柔婉约一点,对不对,照顾你的人就多了,是吧。

梁文道:你爸嫌照顾你的人不够。

陈淑琬:玩笑话,不过我觉得以前我们听那个照顾,真的是有那种好像你是真的托付人家那个照顾两个字是被用的很严肃的,但是你看我觉得现在社会上那个照顾两个字,往往好像被加上那个引号。

窦文涛:没错。

陈淑琬:对啊。

窦文涛:我作为男人说实在的,我对的同类觉得很失望,我觉得除了极少数的,如你我这样的,其他的都是什么东西,你说这个照顾,当然这事就难说了。最近我们说的成都有个女孩走秀的时候,一下就脱光了,那天我讲。那么你知道原因吗,当然网友们不相信,很多网友说这女孩你就是想出名,你脱,但是这个女孩自己声称她这个行为艺术是为了什么呢,就是抗议潜规则。她就说在她一路入选,参加过很多选拔的过程中,屡屡遭遇潜规则。

陈淑琬:怎么都是潜规则?

梁文道:那她脱了这个跟抗议潜规则有什么关系,我听不懂这个逻辑。

窦文涛:她不是挑明了吗。

陈淑琬:所以网友才会置疑说,她是不是为了想红了,潜这个潜字,潜规则其实以前在台湾的新闻用语里面,不太有这个字的。

窦文涛:是吗,台湾叫什么?

陈淑琬:台湾就是暗盘,或者我们会叫台面下的,我觉得潜规则这个字还蛮有趣的,我在看潜到哪里去,显然这个女生她潜,潜到台上来了。

窦文涛:但是这个确实是,我就觉得为什么我说我对我的一些同类觉得很失望,真的我认识的一些小妹妹,那是在找工作过程当中,就能跟我说出这种话来。她说你知道吗文涛哥,每一个帮我找工作的叔叔,都要跟我上床。

陈淑琬:直接摆明着讲?

窦文涛:不是,明着讲,暗着讲什么什么的。

梁文道:这是什么工作?

窦文涛:我听她这么一说,文涛叔叔就把自己的要求给压抑下去了。

梁文道:我听不懂,看你这是什么工作吧。

窦文涛:不是,你知道吗,比如说一个长的稍有姿色的一个小女孩子,现在大学生找工作太难了,中国六七百万的大学毕业生找工作对吧?长的稍有姿色的女孩子可能会到这个单位见到领导,这个领导说有希望,咱们吃顿饭,哪天约出来。或者是有人帮忙,你像文道就帮过但是选美的那个谁嘛。

陈淑琬:谁啊。

窦文涛:人家文道是正派人。

梁文道:我都是写名的。

窦文涛:某些男人对性生活不太讲究

窦文涛:都是签合约的,就是说经常女孩子就碰到这个事,有的像好心,我帮你介绍工作,你能不去吃个饭吗,就去吃过饭,吃个饭能不去唱个歌,我跟你说我这有时候是妇联权益部,有的想演戏的女孩子,就跟我讲,当然我最后也是讲这个女孩子,你这个事你就说不清了,你怎么跟制片人跑到酒店房间呢。她说你看我这手,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到这个程度。

梁文道:你说到我们同类的这个问题,我常常很好奇,就因为我不知道是我的经验问题,有时候我也会遇到有些女孩子比如说要上学,写推荐信,要去工作找我帮忙的,我也会帮忙,但是问题是,我的情况相反的,比如说她们说要答谢我,一定要跟我见个面,要吃饭,我是最好一切这些事,我们就在电邮联系就搞定。因为我猜想我们的同类跟我们一样,就是很忙的人,哪有那么多工夫呢?

窦文涛:对,我也是。

梁文道:你哪来那么多空,还得出来非得要去酒店,那不是很烦吗?

窦文涛:对。

梁文道:先从时间角度来讲,你不应该有这种时间了。

窦文涛:对,我就说你其他的答谢就不用了。但是我就是说很多人就是像这个样子,像他们90后的,后来自己就当了一个网站什么的,叫什么阿紫,反正有那么一对。她们就是最后把一个告上海淀区法庭了,就是这种所谓模特公司带你去见女演员,就跟你讲90后的你要进入娱乐圈,娱乐圈天经地义的规则就是潜规则,那跟我睡觉,对吗,就是这样。

陈淑琬:我只是觉得,潜规则已经变成不是潜规则,以前我们讲潜规则,像我们刚刚说什么暗盘、台面下,就是很多东西不是数诸于那么光明正大的言语。可是如果说今天她们比较年轻的一代,她们找工作,直接人家就跟她讲说这就是潜规则,然后这个潜规则这个潜字似乎定义已经变了,他根本就是摆明这样的话,难道都没有办法去改变吗?

窦文涛:其实我现在想向某些男人发出一种呼吁,我认为他们对性生活不讲究。你知道吗,就是说我也很好色,这个咱都能理解,可是我觉得那没什么意思,对吗。我要是帮一个女孩的忙,我倡导大家是真心真意的,你要不想帮你就别帮,你帮你不要搀杂任何目的,甚至我有时候还怕人家以为我要不要什么的。那天有个小女孩不知道跟我开玩笑还是干嘛,哎呀我好想在凤凰,文涛哥要潜规则吗?

陈淑琬:潜规则像黑社会进去就出不来

梁文道:我还是不懂一个什么事,比如说像有时候我帮人家介绍去某个工作单位,或者写推荐信去念书什么的,通常做这种事,比如说全世界都有这种推荐信或者推荐人去工作,但是问题是它考验一个什么东西,它考验的是你个人的信誉,诚信的信誉。像我们这种情况,你比如说我要介绍一个女孩去什么地方念书,那为什么人家教授,比如说请她来试或者怎么样,那首先他要知道,或者他相信我写的推荐信,所以考验的我对人的判断,准不准确。比如是个女孩,她学术研究能力怎么样,她是不是一个肯勤奋的学习或者工作的一个人,那这些牵涉到我对人的判断,假如我因为别的理由,比如说这个女的跟我有个什么关系了,所以我就介绍她,那以后也许她表现不好,或怎么样的时候,那是损害到我的信誉的。

窦文涛:现在保假制度的,你这都有点。

梁文道:不是,本来就是这样。

窦文涛:是。

梁文道:你推荐任何人工作、念书,考验的都是你在这个社会里面,人家对你的信任感,你的判断力,你如果总是因为这种潜规则去给人家介绍这个,搞那个搞这个的话,到最后受伤害的一定是你自己。

陈淑琬:我觉得讲这个我有一点心情,就是说我们一些朋友们私底下也会讨论,比如说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有些同学找工作大家各行各业,有些会遇到,我们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呢大多数有些行业人,他们就是不会遇到这种,就是从来就没有人跟她讲过潜规则这种东西,但为什么会遇到潜规则的就是总是某种特定的人呢?所以我说很奇怪,一旦进入了潜规则游戏,会不会很像那个遁入黑道还是什么样,出不来了。

梁文道:就是头上刻了一个字潜。

陈淑琬:好像你就一直会在这个地方里面,在那边有一种跳不出来,我觉得这个也是要谨戒跟小心的,对不对?当你一旦碰触到了这样子所谓的潜规则,你是不就习惯了那样的游戏,不需要潜规则还真的发慌,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窦文涛:这玩意儿自己还上瘾,怎么到这工作都半年了,也没潜呢?

窦文涛:中国的潜规则文化博大精深

窦文涛:文道刚才很难理解,说你要是介绍一个女孩子。

梁文道:对,比如说我介绍一个演员,女演员去给某个导演演戏,结果这个女演员根本不能演戏除了床戏,让你以后演什么呢?到最后不就我负责介绍这个人,我吃亏吗?

窦文涛:你介绍人的信誉,对吧?

梁文道:对啊。

窦文涛:也就是说你根本不想走后门,你不想介绍一个就是不能胜任的人,不想搞这个。

梁文道:我们讲人是利益计算的动物,不理性,比如说今天的这个女孩很好、很漂亮,跟她上床,你也许短期得到了一次满足,但是长期而言,你是会受伤,对不对?

所以从利益计算的角度来讲,这种行为都不好,我就因为中国有意思的是什么呢?就是中国人我们老说太实际了、太功利了,其实不是,是大家太过注过眼前短线的利益。

窦文涛:对,就是短期行为吗?都是这一下,比如演一个戏,咱么讲究的是,我们的成功学叫一炮而红,像郭德纲哪一炮红的,我是?就是一夜而红,一炮而红,就是演一个戏,哗一下就出来,而且现在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情况。

说实在的有些单位,你和什么另一个女的站在一起,说实在是要她也可以,要她也没太大两样。那么在很大程度上,而且我跟你说这还有中国文化,我觉得咱们国家,你得还得承认它还是个发展中国家,包括在文明、教养、修养、素质方面也是一个发展中。

有些单位你可不知道,那个经理、那个负责人都不是,我觉得有流氓的性质,本身包括你看他对待下属,尤其是喝醉了酒,对于下属简直就是能够当成脚底的泥,你知道吗?他就是这么一种人际关系。

我给你看一个照片,咱们有图有真相,最近在重庆街头,看到了吗?四个西装革履的男的,这是讲男大学生,醉卧街头,两个人是相拥而眠,另外一个人还抱着一树在喃喃自语,喃喃自语什么呢?他喝醉了,他还在背英语的简历。

陈淑婉:压力。

窦文涛:结果是怎么回事呢?这四个大学生去到一个公司,这个公司让他参加第二次面试,可能还觉得有点希望,完了之后老板说,行,四个都陪我吃饭,女学生演床戏,男学生要表现的是什么?大概做公关、销售你得能喝酒,所以这几个男学生都搏了命的在酒桌上跟老板表现,三个人灌下了三瓶白酒,四个人灌了三瓶白酒,以至于到最后在街上成了被人围观。

在网上有11万多人点击这个事儿,引起很多大学生的共鸣,现在我们找工作。

梁文道:四个人喝了三瓶白酒就这样,那酒量也确实不怎么样。

陈淑婉:不过,我到觉得这个问题其实越讨论越谈其实还真的觉得越重要,值得关心。我们说其实找工作也会冤冤相报的,你看他们这些年轻人,如果非得要经过这样的方式有办法进入就业市场,哪一天未来他们总是会接棒的嘛,当他们成为老板的时候,如果他们也习惯了,用这样的心态再去对后面的人怎么办?

像以前台湾,台湾的男生遇到他,从他们大学毕业开始当兵,一直到老,他们男人在一起,我们说(门斯投克音对),他们总是会讨论年轻的时候。

窦文涛:什么叫(门斯投克音对)?

陈淑婉:就是男人之间要聊的,他们总是讨论他们当兵时候的事情,但后来我们慢慢理解才发觉,那个对他们来讲真的是毕生的、刻在骨头上面的印迹。因为他们在当兵的时候都会历经菜鸟训练,就是学长怎么会欺负学弟。

他们都会讲自己如何被操、被操,结果有一天,当他们好不容易当了一年,第二年了,稍微老鸟一点了,新进来的他们也莫名其妙,你们明明当年批评的要死,但是你现在自己身上也集中,你也会用那样的方式去操对方,所以你看像这样子一个大学生,我们回到刚刚那几个里面。

窦文涛:操?

梁文道:操练的操,台湾话,被操练是那个意思。

陈淑婉:我们又学到两岸的语词“很操”,就是很辛苦,很磨人的意思。所以你看像这样的情况,我为这些年轻人感到很痛心,他们可能某种程度反映他们不得以的现象,可是如果久了,跳脱不出来,这个市场依旧是这样,我们的希望在哪里?

以前在台湾,我们小学课本常常考中国文化如何如何,博大精深如何如何骄傲,我们未来如果总是告诉人家潜规则就是这些,那怎么办?

窦文涛:中国文化的潜规则有几千年的历史。

梁文道:今天有很多学者喜欢讲中国模式,说我们中国什么都很好,不用学人家,我们就是厉害、就是很牛,大概就包括了这些女孩去潜规则,男孩去喝酒。

窦文涛:这是极个别的,但是我说的,就是确实很多学生在找工作的时候感觉到这种人生的甘苦,咱们就说个别的。因为我跟你讲文道,肯定不是大多数,要是大多数的话,那家伙国将不国了,不可能的。我就说个别的,你看我是武汉大学的,我收到过一封武汉大学女生给我写的信。

因为是我们母校的女生,我就比较愤怒,她就说我去面试,你知道怎么面试吗?她说老板和部门经理坐在长条桌子上,让我们女学生像模特一样在桌上走过去给他们看。

这当然是个别现象,可能这个别现象是反映了什么啊?而且我跟你讲有些事,咱们就说学生在学校里,中国社会的某些角落里是什么样?

窦文涛:某些领导对待下属有流氓的性质

窦文涛:刚才淑婉的判断,将来的比例。

陈淑婉:男生比较多,人数,人口比例,人数比较多。

窦文涛:到我们的下一代男人彻底完蛋。

陈淑婉:抢不到老婆了。

窦文涛:抢不到老婆。

梁文道:我觉得有意思,刚刚你讲“个别”,这个字眼我们常常日常使用,个别事件,这是个别事件。每一次我发现我们出现一些不太好的现象,我们就说这只是个别的,主流或大部分不是这样,我们这么讲的时候,我们试图让那个个别事件显得不太重要,大家不要太注意它,不要以为它具有普遍说明事实的能力。

可是我们再看全世界,我们做新闻的人都晓得,每一件新闻基本上都是个别的。比如美国有时候发生什么校园枪击案、谋杀案的,那个事件真的是个别事件,但为什么大家那么注意它呢?就是因为个别事件恰恰能够显示出,我们这个世界看起来好像很好、很平安,但其实它是有某些缺陷的,这个缺陷就像河体一样,黄河的体一样。

窦文涛:所谓个别现象是社会河堤的蚁穴

窦文涛: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梁文道:它就有一个小洞就够了,所以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这些个别事件,恰恰要好好盯着它、要堵住它,不让它溃烂。

窦文涛:说的好,而且特别是我觉得个别的事件就像一个窗口,你可以窥见那些平常你在正常社会里不大感觉到的东西,另一种真相。

中国的有些中学里,像咱们搞的那个重点中学,那么有些不重点的,就是那个比较差的学生,或者说是家里的父母就算是弱势群体,是失业的工人,爸爸是保安,这些孩子们他们聚班里。你就会发现他也有一种聪明社会,你看都是个别情节,可是你又觉得有种人性的真实在里面,这是很个别的现象。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