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镪水害苦了香港《锵锵三人行》2010年1月15日,许子东,梁文道,窦文涛|

一瓶镪水害苦了香港《锵锵三人行》2010年1月15日,许子东,梁文道,窦文涛

一瓶镪水害苦了香港《锵锵三人行》2010年1月15日,许子东,梁文道,窦文涛

电影介绍Movie Details

 

 

 

凤凰卫视1月15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香港人有法制观念 但太胆小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咱们再预告一下,不是预告了,就是咱们这个节目的重播时间不是被调整了嘛,我们跟大家再说一下,我们的首播是周一到周五每天晚上的11点半,然后重播是第二天重中午的1点钟,就是13点。

许子东:我们的节目真是13点。

窦文涛:把我们变成13点,完全是午饭后睡觉的时间。

梁文道:我们基本上这个节目也希望走向,我们今天所说的状态。

窦文涛:网络。

许子东:以后简单说就是13点之《锵锵三人行》。

窦文涛:真的,据有人跟我讲,现在《锵锵三人行》的观众,你就可以看到现在观众趋势的变化,至少有一半是在网上看我们这个节目,所以你这个电视台什么时间播出。

梁文道:并不是太重要了。

窦文涛:这个观念,真是,现在看电视的是不是都上岁数了的人?

许子东:不,你忘了,电视早上6点半还播一次。

梁文道:是吗?

许子东:对,我有一批老同事年纪大,早上起来打太极拳的,是早上6点多看的《锵锵三人行》。

梁文道:你看是老同志看电视。

许子东:那老同志,我们刚睡下,他们起来了。

梁文道:现在年轻人基本上看电视的方法,他基本上没有电视概念,他看的是视频,那个视频可以是电视,可以是网民提供,可以是来自电影,现在所有的传统媒体全打通的一个概念。

窦文涛:没错,而且你知道网上的及时反应、讨论,我跟你讲,最近香港,你还不知道?有个香港网民,其实我觉得香港人,一方面有点法制观念,一方面也胆挺小,其实挺老实的。你知道吗?最近香港又发生镪水弹了,你知道吗?就是从大楼上,往下扔镪水腐蚀性液体,那个瓶子叫通衢水,其实就是镪水,腐蚀性液体洗厕所的,往下扔,每次。

许子东:不是洗厕所,是下水管不通,扔下去东西,用它来洗就麻烦了。

窦文涛:这个事,行政首长曾荫权很气愤,很伤心,然后你知道香港网上就开始讨论,讨论,有一个网友打上这么一个帖子,就是说,他大概随便聊天,就是说旺角那档子事是我干的,你们信不信?你看香港人这个法制观念,当时一群网民就说要报警。你说的啊,而且据说已经有人打电话报警。结果这哥们吓坏了,赶快上来马上说,我说的旺角那单也,广州话说那单也就是那件事。

梁文道:那件事。

窦文涛:我说的不是扔镪水弹这件事,我说的是旺角随地吐痰的那件事是我干的,赶快解释。但是解释完了呢,自个还是心惊肉跳,还是害怕,上警察局自首去了。说我在网上发表了这个言论,警察局后来研判了一下,说尚不构成犯罪,但是提醒市民你在网上说一句话,分分钟,也可能会涉嫌违法,要注意。

许子东:香港的网有的地方管得非常严的,比方说就我知道,自杀小组,就学习自杀小组,一出来就疯,一出来就疯。因为他们实习,就真的形成了一个环境。

梁文道:在全世界都有现在。

许子东:就是说这个,凡是可能涉及到实际行动危害人身安全的这些事情,那比言论要管得紧,言论是不管的。

窦文涛:一瓶镪水害苦了香港

窦文涛:而且最近香港的警察那是压力极大啊,我给你看看几个照片,就是香港高楼,扔镪水弹,你瞧给烧的。

梁文道:太惨了。

窦文涛:好家伙,都是女孩子破相,你再看下一张,这是扔的瓶子,扔下来四溅,一下溅到人全身。再看下面,救治方法是,当时抓住了一个嫌犯,这嫌犯挺有故事,这孙子挺倒霉的。

许子东:结果其实根本不是他。

窦文涛:再看下一个,没了,这几个,这个人,怎么给抓的?好容易得着一个,但是又没事。但是为什么说他是个倒霉催的?他涉嫌通缉,涉嫌诈骗,他是被通缉的一个犯人。他住在堂楼里,结果警察发生这个事情之后,把大楼封锁,挨家挨户要查嘛。他怕这一查到他那,暴露他是通缉犯吗?

许子东:就逃到天台去。

窦文涛:于是他逃到天台,躲着,结果警察要找的就是躲的。

许子东:就是天台上的人。

窦文涛:天台上的人,把他给弄了。但是现在还是不知道是谁干的。

许子东:很可能是同一个人,也可能是对这个行为模仿的。这次发生在庙街,那一代我很熟悉。那代是很和平的一个地方,大家都在街上吃东西,游客都会,东西其实并不怎么好,但是熙熙攘攘,很有一些本地的特色,还有一些女孩子站在街边。

梁文道:招客。

许子东:叫一龙一凤的那个。

窦文涛:一龙一凤。

许子东:那个也是那边的一个地区特色,而上面的房子都是很破,所以一上去,他们那些大楼也没什么安全措施,也没有什么铁门,就是真是很难控制,住的人也是什么人都有,那个地方什么人都有。常常我半夜吃夜宵的时候,看到老头蹲在那里,也不知道干什么,就挺苦的地方,现在被这个东西丢了以后,把整个地区的气氛全破坏了,反社会的行为。

窦文涛:这个事情最初发生的时候,我以为,咱们从来节目里都没讲过,这是香港地方性的小新闻,但是你知道,连同前日的案件,港九四处行人专用区,已经发生7宗投掷腐蚀弹,旺角3宗,铜锣湾1宗,庙街1宗,深水埗2宗,136人受伤。我突然发现这个变成了一个国际新闻,CNN的网站头条就是这件事。然后你想这个事真是可大可小,这事现在变成大事了。

当然影响旅游业,庙街那个地方,生意已经下跌4成,然后这外国人来,你说你这个城市,大楼上纷纷扔镪水下来,这家伙,而且这个成本太大了。我就想起跟美国反恐一样,就这么一个人扔这个,你城市付出的成本代价。

许子东:这个已经成了香港有特色的恐怖主义行为。

梁文道:这个东西,如果按照我们中国习惯的思考模式来理解的话,说不定我们还可以说它是香港的旅游局,借负面新闻炒作自己。你不觉得我们现在很多思维都是这样,这也是炒作,那也是炒作。

窦文涛:越炒作人越没了。

梁文道:对。

许子东:比较大的可能就是说,有一些人对社会不满,然后有这种各种各样的奇怪的情绪,然后发现这个途径,这个方法,因为它成本很低。

梁文道:是,杀伤力很高。

许子东:随时买得到,也不是什么炸药,炸药之类的还要花很多功夫,这个百货超级市场里就能买到,你在5分钟之内就可以作案,可以在这里买了,跑到楼上,一丢,人跑掉。

窦文涛:太难破了这个。

梁文道:这种东西其实是现代的谋杀犯的逻辑推到极致,什么叫现代谋杀犯逻辑呢?就有一个很有名的说法讲侦探小说是什么时候出现,侦探小说作为一个小说类型是一个现代产品,以前哪有侦探小说,对不对?那侦探小说怎么会出现?它又有一个背景,这个背景就是这个城市开始出现一种人,你觉得他好像是无目的杀人。

窦文涛:对。

梁文道:就是以前杀人是有目的的,很明确,比如说我跟他有仇,我要抢劫,我要怎么样。但是现在都市出现一种叫开膛手杰克,最明显。我跟他不认识这个人,但我就想杀人,但只有都市做得到,为什么呢?都市人太多,每个人能够认识的人也太多。

所以任何一个人遇害,你要追查那个源头、线索很困难,所以你开始能够对付一个陌生人,纯粹发泄自己那种很阴暗的欲望,或者仇恨,那么这叫做现代都市。那现在都市有了这种现代罪案,才有现代侦探小说,而这种东西,别说他扔这个东西,下去伤害的人都是他不认识的。

窦文涛:对,行人嘛。

梁文道:而且他到处跑,他不用担心自己会不会容易被抓到,很可能还抓不到,对不对?所以纯粹就是一个集体的谋杀案的人士那种逻辑。

窦文涛:就说这种事,我觉得为什么香港警察现在被人诟病,就是说,但是也太难抓了。

许子东:太难抓。

窦文涛:而且我觉得关键在于香港高楼大厦太多太密,那么多楼,你把油尖旺区给搜查了,他跑到别处去了。

许子东:他丢的地方都是一些比较穷的地方,人很多,但是住的那些房子都是比较旧。

梁文道:铜锣湾那还好,他去的地方其实都是人口,街上行人最多的地方。

许子东:杀伤力可能最大。

梁文道:杀伤力最大,而你说的这些地方穷,是因为都是老堂楼,那种地方好进好躲,你比如说像中环那种,全都是。

许子东:进都进不去。

梁文道:对,进都进不去。

窦文涛:而且你说镪水炸弹,现在香港就叫镪水炸弹,但是我前两天看香港报纸,深圳都有真炸弹了,这是犯罪。一个小富婆,不是小富婆,也可能是老富婆,闹不清岁数。反正是一个富婆,开着一辆七人坐的车,到好像是龙岗商场买东西。

大家要小心,有一个男子在停车场,在她的车头装了炸弹,另一个男子在她逛商场的时候给她递纸条,纸条上写着你的车里装了炸弹,给我几十万,要不给,遥控的还是,遥控引爆。结果这个富婆看到之后,大惊失色就报警,警察还没赶到停车场里面那辆车就炸了,车头都炸飞了。

梁文道:但这个富婆没事?

窦文涛:没事,她人在逛商场。

许子东:这个匪徒有点笨。

梁文道:有点太笨了吧。

许子东:你要炸人才有价值,你炸一个车有什么意思,车还有保险呢。

梁文道:他等于现在勒索这个富婆。

窦文涛:勒索。

许子东:谁肯为了几十万救一个车啊。

窦文涛:这个勒索很笨。

许子东:你想想,你稍微改进一下嘛,你让她到了车里边,坐在车里的时候,你手机短信发进去,收到这么一个信息,那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

窦文涛:许老师你又在辅导吗?

梁文道:这叫封杀言论。

许子东:这个太弱智了。香港这两天一件更大的事情,比这个镪水的案更引人注意,我今天一到学校,就看到一批学生跪在地上爬。

梁文道:对,苦刑。

许子东:这是为了高铁的争论。

梁文道:对。

许子东:整个社会撕裂的很厉害,文道是有点支持他们学生的。

梁文道:我绝对支持,我当然支持。

许子东:但是我不太明白他们这个反高铁的目的是什么呢?

梁文道:我就说嘛,整个主流媒体跟香港政府还有这些既得利益的建制派,把整个事扭曲掉了。第一没有人反对兴建高铁,但是他们是怀疑政府方案,香港政府。

许子东:香港反高铁的人其实被忽悠了

许子东:就说你这个方案不好。

梁文道:高铁现在不是到处都在通了吗?武广也通了。那么这个高铁带来几个问题,香港高铁带来其中的一个问题就是,政府现在提出一个方案,造价非常高,600多亿港币,从香港到广州而已。那么但是它为什么要那么贵呢?现在大家觉得政府给出的理由不够。

第二呢,它这个路线,是最后到了西九龙总站,市中心,民间有些人就指出这个方案应该把这个车站挪到像广州一样,放到番禺,向外头,在外面另建市中心,反正很多这种意见。还有现在政府这个方案要拆迁一整个农村,很多年轻人就特别反对的是这个。所以我们要注意这几个反对声音,他不是反对兴建高铁,他只是反对政府方案,但是大家就说他们反高铁。兴建高铁被等同于是支持发展,所以你反对兴建高铁,你就是反发展,你就是保守,你就是落后生产力,等于是这样一个问题,妖魔化的一个东西。

窦文涛:而且我发现因为这个事,香港还开始聊起了一个大陆近些年的议题,80后,过去香港没聊什么80后,但是这次因为80后的一些抗议手段比较引人注意,也开始聊起80后登上舞台,80后表达意见了。

许子东:还有一个港大女生。

梁文道:陈巧文。

许子东:被警察抓去,因为她在元旦游行的时候,据说跟警察有冲突。但陈巧文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她说其实80后是你们误会的一个概念。

梁文道:没错。

许子东:其实所有出来抗议的人都是自愿的,很多都是网友,其实各个年龄层都有。

梁文道:没错。

许子东:只是因为香港人社会有偏见,就认为,所谓80后就是20多岁的,20多岁的人政治很冷感,这次他们就出来很热情。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是第一次,我是真的第一次,我以前一直很同情香港的所有抗议运动,也比较同情民主派这些抗议的事情。但是只有这次我就觉得他们基本上被忽悠我觉得,包括我们这些学生。

梁文道:为什么呢?

许子东:因为他们整个这个反的这个,怎么来说,这个道理是很不足的,因为你想一想非常简单的事情,这个铁路要是修到锦上的话,那么它有什么价值?谁都会判断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我现在的问题是。

窦文涛:什么是锦上路?

梁文道:元朗,在元朗。

许子东:如果我们打一个内地的听众能够理解的问题,就好像现在要修一条路,要从天津修到北京,特别快,十几分钟。一个方案就从天津的市中心出发,修到北京的市中心西单,600亿。

第二个方案呢,从天津市中心出发,修到丰台,300亿。现在反对的人就是持后一个方案。锦上路我太熟悉了,那个地方,今天的报纸上有一个英国人在说,他说你叫中国大陆的那些,他们提出的论据也是,他说千里迢迢跑到香港,火车一下来到了一个比深圳更。

窦文涛:农村的地方。

许子东:更农村的一个地方。

梁文道:这个道理很简单。

许子东:你干吗呢?

梁文道:我跟你解释一下子东。上海啊,你们去上海,去杭州的动车的那个站在哪?在上海南站,南站在哪?在闵行。这整个站周围是前不搭村后不搭店的,对不对?

许子东:南站跟上海市中心的距离远比锦上路跟香港的关系要密切。

梁文道:但是为什么这个站会跟市中心距离会比较近呢?是因为它后来修了东西。所以现在整个逻辑是这样,就是说呢,香港,我们这一帮人,一直以来主张的一个理论是什么?就是说香港的市中心,过度密集在维多利亚港两岸。那就引致整个城市有很不均衡的状态,就这个地方人口太密集。

窦文涛:没错,房子太贵了。

梁文道:房子太贵,所以我们一直有个主张是什么,就是香港的市区应该要扩展。就比如说把原来新建,像锦上路,元朗,原来发展为第二都心。然后这个地方正好处在深圳跟香港之间,那么将来所谓港深融合才是一整片都会再慢慢出现,那能够让香港的地价也稍微缓解。这是我们多年来的主张,包括让香港政府迁离中环,但是香港现在这个做法就是等于再次地巩固维多利亚港中心的地位,这个地方楼价还要再升将来。那是用这样的逻辑来看,那么其实世界上很多大城市,它这个主要的交通工具的高铁站,它并不直接建在中心,理由就是它想开发第二中心,那是对交通也有好处。

许子东:这是完全不可能,你要是在锦上路开发第二中心的话,现实情况来说,这是第一是不大可能。

梁文道:为什么?

许子东:那你要投入的成本要巨大,无数个菜园村被拆掉。

梁文道:不,而且你这样子的话,将来呢,香港才有第二次发展机会嘛,你懂我意思吧。这就是你说的现实上不可能,所谓人对现实的理解,是受制于你的意识形态,你这个意识就是香港主流社会的现在这帮人的意识形态。

窦文涛:子东就是建制派。

梁文道:我们现在要颠覆你们,我们站在年轻人这边。

许子东:对于香港来说,它面临一个很重大的选择,你要修这个路,现在非常的奇怪。所有的人提的,都是讲可以连到国内的高铁网络,政府也好,反对派也好,强调的都是一点,就是这条路能够跟中国的大城市相连接。

其实这条路还有另外一个功能,大家都忽略,我不知道是有意忽略呢,还是故意不谈。就是说这条路如果像现在计划的要修的话,香港市中心到深圳是14分钟。你知道现在在香港市中心啊,你到深圳不管你走火车。

梁文道:一个多小时。

许子东:巴士,甚至你两地车牌,都要一个多小时。一个14分钟跟深圳的距离代表什么?代表这个城市跟后面1000多万人口的城市整体格局有一个整合。

梁文道:这叫做同城化。

许子东:而现在呢,香港很多人它私下说,他说,他们不想要这样做,你知道吗?因为他们觉得这么近距离地跟深圳拉近,它的楼价会受影响等等。

梁文道:地产金融让香港面临深层次矛盾

窦文涛:你看我作为大陆人的角度,我跟我们香港同事一聊,我都问他们,就是说你觉得香港现在这个怎么样啊,这些年?但是一般的反应都是越来越差,越来越不好。但是你看我们大陆人,我很有兴趣,我就说,那你觉得是大陆北京那边不好呢,还是香港自己的问题呢?但是我发现10个有9个跟我讲,都是香港人自己找来衰的,就是说是香港人自己搞坏的。就好像?那么为什么,我记得我刚刚,当年刚刚到香港的时候,我觉得香港确实给我的感觉,好啊那个旺啊,我觉得有人气,怎么这两年,说实在,我也没觉得怎么差,但是好像香港本地人往往都发牢骚。

梁文道:这是一个,就是温家宝总理说的香港的深层次矛盾。这深层次矛盾是什么呢?其实就是因为,就是香港比较跟以前不同的地方,是现在它的前途看不到在哪里。怎么讲呢?因为这样的,香港逐渐回归以来啊,一直延续着港英的某种的经济的倾向,而且甚至是越来越厉害。就发展金融跟地产,但是这两个行业都不是那种能够制造大量就业机会给一般人的行业。而且甚至地产业的发达甚至意味着别的产业的完蛋,对不对?你地价贵嘛。那么所以呢,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由于这两个行业当道,这个社会上贫富差距就会厉害,大陆今天就会,我觉得看香港就看到未来大陆会怎么样?

许子东:大陆要走香港模式,将来很危险。

梁文道:现在已经快了,房地产你看。

许子东:今天香港的情况,像他刚才讲的,因为你金融、地产,其实700万人里边,在推动这个经济的可能只有10万、20万人,香港有70%的人是不用交税的。换句话说他们处在相对贫困的状况下,所以整个社会就是发展非常非常的不平衡。

窦文涛:玩钱啊。

梁文道:所以你要知道香港以这个,过去港英时代也贫富差距很大,但是那时候的贫富差距呢,一般人会有个感觉,说我虽然穷,但我有机会,我能爬得上去。你知道吗?现在因为这个产业的这两种产业的当道,一般人这个差距拉大,你开始觉得你上不去,你今天感觉是我穷,我还上不去。

窦文涛:没错。

梁文道:就等于今天在大陆我们说《蜗居》里头的那种,比如说小白领,你就觉得你一辈子买不起房。

窦文涛:永无出头之日啊。

梁文道:对,就这种感觉。

窦文涛:完全,我觉得在香港。

 

猜您还喜欢以下电影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 © mibt All Rights Reserved. | THEME DESIGN BY  蓝色早晨